[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欧债危机看社会主义的祸害/谢选骏
(博讯2011年11月08日发表)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博讯 boxun.com)

    
    社会主义、平权措施、福利救济、政府干预……这些美好的名词,直接导致了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
    
    而官员们却正话反说,例如胡宇《从欧债危机看中国经济》(2011年9月6日深圳特区报)一文就声称,“本轮欧债危机的爆发,只是过去若干次西方资本主义危机的一个缩影和重现。因为爆发逻辑非常清晰欧元区多数国家通过超额负债制造虚假的消费繁荣,这不仅助长了欧洲人的惰性,更将欧元区整体经济拖入主权债务危机。正如‘世上不存在永动机’一样,借债消费的模式,本质上也是建立在孱弱的实体经济之上的病态消费模式。”
    
    该文南辕北辙,说“过去100年以来欧洲的福利社会模式让多数人淡忘了资本主义的原罪。然而,一旦资本主义危机周期重来,过去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昂贵的社会福利制度就难以为继了。随之而来的是政府赤字的大幅削减,社会矛盾的急剧上升。上个月,伦敦爆发的骚乱便是贫富分化问题的集中体现。”因为,不论“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还是“昂贵的社会福利制度”都是社会主义的,而非资本主义的。
    
    该文作者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说法无法自圆其说,于是又说“因此,要避免欧债危机的进一步扩大,需要减少低效的救市政策,让理性的市场本身来恢复主导权。果如是,最终市场选择的优秀公司会脱颖而出。当然,这种经济的自我修复过程需要时间,短则五年,长则二三十年。”大家知道,所谓“低效的救市政策”,是社会主义的干涉;而“理性的市场”才是资本主义的自我修复:“最终市场选择的优秀公司会脱颖而出。”该文作者这样说,不是在谴责资本主义,而是在谴责社会主义。
    
    类似的文章还有,例如杨斌《从美债危机看美国的民主模式危机》,谴责的实际上是美国政治里的社会主义倾向。
    
    社会主义倾向破坏了美国的企业家精神,让贪官污吏与金融骗子肆意横行,终于酿成了金融危机。
    
    2011年9月底《时代》(Time)杂志网站刊出《懒惰的美国人》报导,认为美国人与其抱怨中国的不公平竞争造成美国的衰退,不如反求诸己, 看到美国人的懒惰已成国家向前发展的阻力。该杂志专栏作家柯莱恩(Joe Klein)在报导中说,过去人们谈到美国衰落的原因时,多数人都说是来自中国的竞争、失去制造业工作和国家福利增加。但现在很多人开始认识到真正的原因在美国人自己,“懒惰”是最常听到的一种说法。文章引述在密西西比河滨奥赛奥拉(Osceola)行医的怀蒂兹(Warren Whitis)说:“它就像罗马。我对内部崩溃担心得要死,吸毒文化正在失控。很多人找到我,请求给他们开止痛药处方。”
    
    怀蒂兹说:“我们美国就像昔日的英国。我们很懒惰。我们有了所有东西,我们成为一个消费国家。即使最穷的人也有空调和电视,人们没有理由再那么努力工作,不像我们的父辈。”在华盛顿大学修读政治学的珊妮梅塔(Sunny Mehta)说,“我担心我们的教育制度。我们真的在下滑。我们在世界上有些像17世纪。”该校另一名学生弗雅吉多西(Viraj Doshi)说:“自满”是美国衰落的原因。她说,她中学在北卡一家私立学校上学,很多同学都认为他们不用太费力气,就能上大学,找个好工作,毕业后能挣很多钱。他们说,他们家什么事都能解决。他们中超过半数都不用功,每晚都要花两个多小时在“脸书”(Facebook)上。
    
    这些看法都有道理,但都太表面化,实际上,所有这些缺陷都是社会主义思潮和福利懒汉制度造成的。
    
    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前队员格瑞亭斯(Eric Greitens)说,事实上人生的幸福有三种。一种是简单享受消费型:吃个冰淇淋就觉得幸福。另一种是回顾感恩型:回头看看所做的事情,认为对一切都应当感恩。第三种幸福来自个人受苦牺牲型:那是来自追求卓越,而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做了有意义的事情之后所得到的满足感。
    
    显然,第三种幸福是与社会福利培育的懒汉制度完全绝缘的。
    
    社会主义的最大祸害,就是培育了懒汉、导致了人性的进一步堕落。
    
    “懒惰”是社会主义的结果。
    
    “懒惰”导致金权政治与社会的全面腐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1/2011110813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