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南海真的不知道吗?——“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不是挡箭牌/牟传珩
(博讯2011年09月07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来源:[http://www.guancha.org]《观察》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2月以来,由突尼斯公民正当性抗争演化成一场席卷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2011年的初春,互联网上出现了中国“茉莉花微笑”散步呼吁;2011年3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其主持的例行记者会上,被追问警察违法打记者时,姜瑜毫不隐讳地说“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赤裸裸地显出一种“中国特色我怕谁的”的劲头。姜瑜此论一出,立即轰动了中外舆论,“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随即成为当下中国网络最“牛”官府用语。今天,公众终于弄明白了:在中国,法律不是挡箭牌,“特色社会主义”才是挡箭牌。
    
    
    最符合利比亚国情特色的政权形式
    
    无独有偶,今天法律不是挡箭牌的“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正在北非“茉莉花革命”冲击下谢幕。记得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的维护者曾声称,“没有卡扎菲就没有新利比亚”,这个新利比亚也在“特色社会主义”的招牌下,早就让法律“飞”了。利比亚统治者“高举社会主义大旗”,给国家冠以“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在这个国家,除了“革命统一战线”组织外,禁止一切政党活动。1977年3月2日,卡扎菲发表《人民权力宣言》,宣布利比亚进入“人民直接掌握政权的民众时代”,“取消各阶级政府,建立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委员会。”同时,宣布实行公有制,国进民退。中国有革命领袖红宝书为“最高指示”,利比亚则有卡扎菲的绿宝书为“最高指示”。卡扎菲认为,迄今为止人类创造的所有的政权形式,无论是一党制还是多党制都不是民主的,西方的议会民主是虚伪的独裁。卡扎菲与当今中国“唱红”派有着共同的主张,即西方的议会制度下的“公民投票”是欺骗;宪法是少数人制定的法律,是骗局。卡扎菲认为,只有他领导创建的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委员会制度才是最优越的、最符合利比亚国情特色的政权形式;只有在他领导下的人民才能真正享有权利,才能保证人人平等地参加国家管理和监督。他们的官方舆论也一直在宣传,历史事实表明,利比亚42年来的发展道路是“人民的选择”;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利比亚;利比亚人民一直在坚定不移地走有利比亚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在“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招牌下
    
    坚持“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卡扎菲,以世界伊斯兰革命的领袖自居,在利比亚的公共场所,机场、商店、广场,到处悬挂巨型卡扎菲戎装像,大搞个人崇拜。他始终紧握两杆子:枪杆子和笔杆子。他不仅强化军事力量,并牢牢控制在家族手里,并利用警察、监狱对社会保持高压状态;同时大搞意识形态封杀,让全社会仅仅供奉他的三本《绿皮书》。卡扎菲在《绿皮书》中提出“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的“需求理论”:一个人如果占有多于自身需求的财富,就是“偷盗者”,就应该把他(她)的多余财富实行国有化。
    
    正是在如此“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的招牌下,卡扎菲早就“让法律飞”了。他利用在位42年的机会,在对“多余财富实行国有化”的特色谎言掩护下,不允许民众“占有多于自身需求的财富”,而自己及子女、亲信却大肆贪污腐败,大量搜刮民脂民膏。据海外媒体揭发,卡扎菲家族的财富,约有1000亿美元,还有黄金144吨。卡扎菲在人大会上忽悠国民不要去银行兑换美元,自己却私下里秘密把卖石油的钱存入外国银行的私人帐户。这次国际社会制裁卡扎菲,仅被美国和英国冻结的资产就有数百亿美元。像毛泽东在全国有多处豪华行宫一样,卡扎菲及家人的豪华别墅、私人飞机等奢侈堕落生活都已被媒体曝光。卡扎菲的五儿子穆塔西姆•卡扎菲的前荷兰模特女友塔莉莎,日前向英国《每日电讯报》透露,穆塔西姆生活非常奢侈,一个月就要花掉约200万美元。《星期日泰晤士报》日前报道: 最近,卡扎菲曾经的五名贴身女保镖向一名心理学家投诉称,她们都曾遭受卡扎菲和他儿子的强奸,之后又被送给政府军的其他高级官员“享用”。
    
    
    谁“被利比亚人民骗了”
    
    如今,面对北非民众终于觉醒的“茉莉花革命”,利比亚负隅顽抗的独裁者卡扎菲为了维持个人专制与家族利益,毫不手软地对民众抗议大开杀戒,竟然还借“中国特色”的“六四”镇压为自己辩护。卡扎菲说,当年北京用坦克镇压天安门运动,说明国家统一重于天安门广场的民众。卡扎菲的讲话,顿时令世界舆论为之哗然。然而,今天的利比亚终于不再相信“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的挡箭牌而愤然起义了,无惧卡扎菲的大屠杀,并在国际文明社会正义之师的帮助下,“让卡扎菲飞了”。
    
    北非中东“茉莉花革命”以来,北京因担心再度被国际社会孤立,沦为卡扎菲同类恶名,不得不对联合国1973号决议投弃权票,以确保国际人权干预行动顺利通过。但不久,北京又发出非议北约的杂音,却被国际社会边缘化,仅仅因为自己站在国际文明潮流的反面,背对世界,反观历史,倒映现实,抵制“人权高于主权”的人类普遍价值观,而今沦为国际社会的另类,处境十分尴尬。
    
    “我被利比亚人民骗了”,这是中国御用军事评论家,草包教授在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占领首都黎波里,人民在“绿色广场”狂欢后对自己的错误判断发出颠倒黑白的言论。他说“我过于相信利比亚人民对卡扎菲的拥护,过于相信利比亚人民在镜头前的表情”。其实,在任何专制社会生活下的人民,都没有真实表达思想观点的自由,任何与当局不同的意思表达都会受到严厉的镇压。人们只好在恐惧之下委曲求全,或顺应权势保身得利,所以不得不作出拥护、忠于政权虚假表现。中国建国后所有官方发动的群众运动,都不乏捧场做戏者就是例证。打倒刘少奇他们上街游行,平反刘少奇他们也上街游行。由此可见,万众媚颂,没有反对声音,这并不是和谐的表现,更不是兴旺发达的象征。100%的赞称,是100%的假象。这正是今日的朝鲜、古巴、叙利亚、前伊拉克、前埃及、前利比亚独裁统治者一手制造的欺骗,但他们最终都要为禁绝反对声音的沉重代价买单。昨天的齐奥塞斯库、米洛索维奇、萨达姆,今天的穆巴拉克、阿萨德、卡扎菲都在为这种“100%赞称”假象的悲剧性谢幕做出诠释。
    
    
    国家统治为什么要用“社会主义”挡箭牌
    
    从1955年至1990年,非洲先后有34个国家宣称要搞社会主义非洲的社会主义可以分为四种类型:自称是“阿拉伯社会主义”,有北非的埃及、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苏丹等国;自称搞“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有埃塞俄比亚、贝宁、刚果、莫桑比克、安哥拉、津巴布韦等国;明确宣布是“非洲社会主义”或曰“村社社会主义”,曾宣布过要搞这一类社会主义的国家有:马里、几内亚、加纳、坦桑尼亚、赞比亚、马达加斯加、索马里、几内亚比绍、肯尼亚、佛得角、塞舌尔、扎伊尔、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等国;宣布搞“民主社会主义”,这类国家较早的有毛里求斯、塞内加尔,突尼斯在1979宣布搞“民主社会主义”,1989年后莫桑比克、刚果、安哥拉等也宣布改行“民主社会主义”。这些国家大多都看中了借“社会主义”挡箭牌,可以搞一党专政,“让法律飞”来维持稳定,以便于无视人权,贪污腐败而不受制度制约。他们与世界上所有以“社会主义”为招牌的国家一样,治国一靠军队,二靠欺骗宣传。因而,这些国家如今都共同面临着世界民主化浪潮的洗礼。
    
    当今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坚持“特色社会主义”挡箭牌的当政者,在人类民主化大潮冲击下,仍困守在继续借助强调“党性”、“阶级性”要人民“被代表”与“被解放”谎言治理的孤岛上,誓言“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依旧坚守分裂人类共同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阶级价值体系,这在本质上是反人类,反普世价值的。如此伪价值体系所塑造的政治运动,就是以“肯定——否定”敌对思维为动机,以争夺经济利益为轴心,以从事阶级斗争为手段,以永远占据“绝对领导”地位为目的,以在制度上生产颠覆社会平等的“零和”对策为特色。在这种特色制度中,一部分人永远享有绝对领导权,另一部分人却要永远被剥夺权利,不给公民选票,不允许政党轮选,不允许宪政变革。
    
    
    “新两个凡是”已成为众矢之的
    
    人是世界的核心。人权是一切社会权力之母。今天人类“类”意识的成熟,正在于它在价值判断上已经完成了“国际法高于国家法,人类意识高于民族意识、普遍价值高于特殊价值”的共识,即对人的普遍价值的尊重,已经超越了国家的、民族的、阶级的立场,形成了全球无疆界的主流思潮——“特色社会主义”不是贪污腐败,侵犯人权的挡箭牌。
    
    当今中国网络言论,无论是各大门户网站、论坛、博客或者微薄,任何涉及政府、官员、权贵势的议题之下,都有海潮泛滥般的愤怒留言,任何具有客观、清醒头脑的人,都不难做出中国当政者犹如坐在一座等待喷发的火山口的判断。中南海至今仍对满足人民“一人一票”决定国家领导人的宪政改革无动于衷,是不是也“被利比亚人民骗了”。卡扎菲轰然垮台的事实,再次验证了那些一贯高喊万岁,大唱赞歌的所谓“拥护”场面,都不过是五彩缤纷的肥皂泡而已。北京的当政者们面对如此浩浩荡荡的时代民主潮流与汹涌澎湃的中华民意,真得不知道,维护场面上的“100%赞称,是100%的假象”吗?真得不懂共产红色“假大空”言论早已无人再信了吗?真得不知道“特色社会主义”不是让法律“飞”的挡箭牌吗?真得不知道制造当今时代“新两个凡是”的“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正成为全民抨击的众矢之的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9/2011090710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