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武汉常务副市长回应被实名举报:“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
(博讯2011年09月05日发表)

    
     “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当事人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对本报记者表示,“东星航空已经破产,其资产被国航收购,有法可依。(兰世立)控告的所有内容纯属无中生有,对我的名誉是一种极大的损害,我已经将这些材料递交给武汉市纪委部门,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由于举报材料属于诬陷,现在不方便回应。”袁善腊表示,对于东星航空破产的详细过程,会让其秘书组织材料给予回应。 (博讯 boxun.com)

      “从来没有听说袁市长有情妇,也没有听说他放高利贷。” 武汉市法制办副主任彭国元对本报称,举报材料中的“武汉长江大酒店的女老板”、“中国民生银行的马经理”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兰世立举报袁副市长,在于东星航空破产之后他的一种愤懑,这是一种诽谤行为。”
      “我以人格担保,袁善腊绝对没有问题。”彭国元对本报表示,兰世立的材料纯属虚构。袁市长生活作风很严谨,对部下要求很严格,从来没有听说他贪污受贿。“我与袁副市长共事三四年,对他的为人很了解。”
     老百姓的心里已经形成了无官不贪的理念,而兰世立举报的对象,又是一个手握重权的官员,因而给老百姓留下了太多的想像空间。而副市长的只说自己清白又不肯对细节进行回应,说是由法制办副主任回应,而副主任则称:““我以人格担保,袁善腊绝对没有问题。”这当然是不能说服公众的。
       与老百姓的无官不贪理念相比,在官场内确形成了一种思想:“中国腐败分子是极少数!不到万分之一!几乎等于零!... ”,如何看待这两种理念的大PK呢?贪官,贪和官是连在一起的,你不能把贪官的数量放到党员的数量上稀释,那样对那些普通党员也很不公平,我曾见到两个党员,一个是89年曾参加戒严的退伍老兵,另外一个则是高中读完就来打工的学生,他们曾经我的同事,都是为了生存而挣扎的人。他们能贪什么东西?
       所以贪和官要连在一起,如陈良宇成了贪官,陈希同成了贪官,你要把他们和相同级别的官员作对比,同样部极官员成了贪官只能在部级官员数量上做对比,绝不能把这些贪官的数量放到全体党员数量上去稀释,这样才可以得出一个正确的比例,贪官到底占了多大比例,自然而然就可以得出结论。
       在老百姓无官不贪的理念盛行的情况下,这次事件完全可以开展一场危机公关,教育人民,官员并不是他们想像的那个样:“官员没有贪不贪的问题,只有查不查的问题”,袁副市长应该对好多的细节作出回应“如多次索贿”,甚至有没有儿子,儿子有没有去法国看女朋友,有没有带女朋友周游列国等等,可他没有回应,而是说:“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让法制办副主任回应,而副主任则称:“我以人格担保,袁善腊绝对没有问题。”
       你们这样做如何说服公众,莫非你们自己真的不经查?官方的三个回应途径惊人的一致:省纪委:证据不足,袁副市长:“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法制办副主任:“我以人格担保,袁善腊绝对没有问题。”
       你们到底想玩到什么时候?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9/2011090510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