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太监共和国/李焕明
(博讯2011年08月10日发表)

    
     在乡村,你常常可以见到名字里带着“富”、“贵”、“豪”、“华”、“强”等等字眼的人,他们的名字里,无不包含着长辈或本人对美好人生的期望。然而,命运往往和名字是反着来的,它往往让以“富”、“贵”命名的人困苦、贫贱。另有一些以“仁”、“善”、“道”、“义”命名的人,却往往为非作歹、行恶多端,也许是个真正的奸徒。
     (博讯 boxun.com)

     国名也有类似的情况,举世近200个国名中,就有那么几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鼎鼎大名,大言不惭的屹立于国家之林中。挂羊头卖狗肉也好啊,狗肉也是肉啊,可惜这些大言不惭者往往连狗肉也不卖,只将一堆骨头、棍棒、镣铐、枪弹扔给国民。这几个鼎鼎大名,举世皆知、耳熟能详,大致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大阿拉伯利比亚社会主义民众国、缅甸联邦共和国、古巴共和国……等等。已经被删除到历史垃圾箱里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民主德国、也门民主共和国、民主柬埔寨、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等等,大致也是这类的情况。这些国家,贴着民主的标签,行着专制之实,打着人民的旗号,干着独裁的古老活计,号称共和之国,却是充斥着压制、欺诈与暴虐的人间牢狱。
    
     譬如为首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举世皆知、童叟无欺,其真真实实既非人民的国家,亦非共和的国家。共和的精神实质是人民当家作主,是享有充分民权的国民的契约之和。但我们家中的家长是一位天生龙种,是一个不需要选举与被选举的天然领导,它是在“领导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中”由天而定,盖了玉帝的大印的永不下台的太阳。人民永远也做不了主,人民永远也无法享有充分民权,更别提什么契约之和。如此的共和国,自然是被阉割了命根子的假共和国。旧时宫中活生生被阉了命根子的男子,史称太监,今日如此“屹立”于东方的“共和国”,自然也可称之为太监共和国。没了命根子,它如何地“挺立”、“屹立”、“昂立”,皆是欺世假象,皆是旨在证明它并非太监。但这当然都是徒劳,太监就是太监,如何证明它的行,终究都是不行的,终究它是虚假的。
    
     在我们的“共和国”里,也有一本名叫“宪法”的册子,但在这本册子里,“圣上”已自命为“天子”,已“依法”朕即国家,宪法实是“王法”和“党法”,哪里还有“宪政”的血脉。失了宪政命根子的宪法,你可以看到,它实是一部太监宪法。
    
     这个“共和国”里,也有议会,并且似乎也是两院。可是两大院子里坐的元老们,皆被安装了发声过滤装置,被废了肺腑真声,他们得应声而声、上云亦云,舌头是被上了镣铐的。至多,党会允许他们在一些无关痛痒的鸡毛蒜皮的婆妈小事上,放放风,动动嘴皮子,小尝一点“参政议政”的滋味。议员的命根子是代民而言、为民请命。被阉了这条命根子的元老们,纵使皇皇数千大员,坐满了两大院子,也只不过是两大院子太监而已。
    
     奇迹一般,这个“共和国”里居然也有民主党派,并且还是不老少的八大员!若看这个数字,坐在台面上的所谓的“党”,比美国还要多,然而民主的成分,竟比“中华鳖精”药汤里的鳖精含量还要稀少。政党的生命力在于推广、实现自己的政治理念,在于争取民众,在于参选竞选,但这八位贵宾,党员数量被计划、政党机构被统战、政治理念被领导、领导人名单须钦定,它们没了喉舌、没了头脑、没了身板、没了生殖能力,仅仅只剩下了一张苍白的面孔,张贴在政治协商会议的大墙上,其实就是一张早没了性命的照片,或是一个套在木偶项上的面具。说这八位贵宾是太监党还是抬举了它们,它们其实连太监还不如,比太监还惨,怎么说,人家太监还能说能走呢,它们连说都不能说。
    
     这个“共和国”里也有选举,但真正有点竞争味道的,仅限于村级。也就是说,只让老百姓在幼儿园这个级别里玩玩选举这个儿戏。由于缺乏真选举的大环境、大氛围,在大专制的体制之下,村级选举真如儿戏,被玩成了贿选、黑选或暴力选举,以及家族势力的比拼。无论真玩还是假玩,玩黑玩白,村级选举并不干中共老子政权何事,因而对这个大国家而言,村级选举真如儿戏。再上些级别的选举,将干系中共老子政权,控制就十分显著了,复杂的选举操作程序、严苛的候选人资格审查、超过八成的钦定人选的掺杂,以及票箱和计票的绝对控制,确保不会有反党、反专制、反独裁这样的怪胎登堂入室。甚至别谈登堂入室,在这样的假选举机制中,这般怪胎连出生都没可能,何言成长、壮大。所以,你看,这个选举也是太监性质的。
    
     当然,这个“共和国”里还有法院、传媒、大学、出版社等等如民主国家一样的公共机构,可是,由于唯党是听、唯党是从,由于禁言、禁声、禁思想、禁辩论,它们都成了被阉割的太监机构。司法不能独立,战战兢兢、唯唯诺诺,传媒不讲真话,在真相面前哆哆嗦嗦,须请示、须汇报,大学被抽走了“自由之思想”和“独立之精神”,创造乏力、大而无当,形如僵尸……
    
     如此之多的太监机构、太监机制和太监名堂,构成了一个超级庞大的太监共和国,领导它的团队自然也是太监团队了,形如大明强人魏忠贤领导的那个魔影团队。则端坐于其上的领导者,因其并非人民选举而出的共和国领导人,亦可称之为太监共和国之太监领导人。如果某朝某日,其敢勇面潮流、勇开先河,真经人民选举而出,则可去掉“太监”这顶帽子,成为真金白银的共和国领导人。
    
     (作者李焕明 一民主志愿者,现逃亡泰国 电话 +66 0860600218)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8/2011081004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