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赖昌星算不算是一条”好汉”/淳于雁
(博讯2011年08月06日发表)

     1999年逃亡加拿大的中国福建厦门“远华走私大案”主犯赖昌星,经过长达12年中国和加拿大政府旷日持久的交涉,终于将其遣返引渡回国接受审判,在7月23日押抵北京国际机场,移交中国警方正式逮捕。
    
     回顾当年赖昌星的“远华案”曾轰动一时,至今犹有印象。据中国官方媒体报导,此案涉及走私金额高达时值人民币530亿元, 偷逃税额300亿元, 堪称中共建国以来最大的经济犯罪案件。1999年初根据举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下令调兵遣将组成“420专案组”,内查外调展开侦办此一重大案件;查出173起涉及案件,被告政府部门单位28个,从厦门地方、省会福州、直至中央的各级官员被告人279人。其中包括国家公安部分管掌握打击走私大权的副部长李纪周,竟然成为赖昌星大规模走私贩私“保驾护航”的靠山,真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讽刺意味。李某后来在结案时被判“死缓”。其时,赖某本人正在香港,中央专案组策划采取行动拘捕他;时任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庄如顺,紧急将此机密情报及时向他通风报信,使他得于1999年8月14日逃往加拿大。庄某后来在结案时也被判”死缓”., (博讯 boxun.com)

    
     有小道消息传闻, 朱镕基亲自抓这宗“官商勾结”的特大走私案件,因为当时曾在福建主政的省委书记贾庆林和夫人林幼芳,涉嫌与赖昌星及其“远华案”有牵连。贾庆林是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手下的爱将,虽然案件事发时,他已被江某调来北京取代被赶下台的陈希同当市委书记,但是他老婆和赖昌星的“生意”来往很密切,盘根错节,难于摆脱。为此,贾某曾一度扬言要和妻子离婚,撇清自己和赖昌星的关系。江泽民恐怕一旦贾庆林被“远华案”卷进去,对他极为不利; 为了保护贾某便不惜采取断然措施,派其“大内总管”曾庆红火速赶赴厦门,抢先下手封存接管“远华集团公司”有关贾、林夫妇的可疑档案。此举阻止了朱镕基的“420专案组”,查到贾某涉案的什么蛛丝马迹,为江泽民其后加倍重用贾庆林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出任“全国政协”主席,扫清了障碍。难怪当年以古代商鞅自励,“准备好一百口棺材,其中一口留给自己”的朱镕基十分沮丧,徒呼奈何。中共司法当局,为了向公众交代,也要把一部分涉案知情官员“灭口”,采取速判速决的过堂程序,一气儿枪毙了8个涉案而后台不够硬的“替死鬼”;反而让阿昌星在人道主义废除死刑的加拿大找到借口,一“赖”就长达12年,逍遥法外,悠哉游哉地住下来。
    
     这次加拿大同意遣返赖昌星回国受审的条件,据说是中方保证不会处死他。而人在温哥华,却不时私下和中共官方有所接触的赖某,不排除得到类似的“保命”承诺,所以他在两名加拿大皇家骑警押送,搭机飞抵北京的途中,一路自我感觉良好,神态自若, 表现轻松,似乎没有精神上的压力和惊恐之状。有关赖昌星被遣返北京的评论连篇累牍、不一而足。最耐人寻味的是赖某不早不晚,恰巧在中共临近举行“十八大”之际,把他送回来。这里面就大有文章。有些人担心赖昌星的死活问题,认为中方会背弃对加方的承诺把他宣判死刑;也有些人认为他会成为中共“十八大”权力斗争中各方争取的“筹码”。诸如此类,议论纷纭。
    
     可以看到的是,把赖昌星在此时此刻遣返回国受审,令人猜疑和党代会“换届”的内部争权夺利,有“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联系。据有关分析资料,在当前的权力斗争中,胡锦涛领导的“团派”一方,要赖某提供贾庆林涉及“远华案”的直接与间接的一系列证据,以打击江泽民“上海帮”的势力和嚣张气焰;同时让江某隔代推荐的“接班人”、“太子党”出身的习近平受挫。江泽民为总后台的“上海帮”一方,要赖某绝口否认贾庆林卷入“远华案”的任何证据,证明贾某是“一尘不染,两袖清风”的大清官,还击“团派”的图谋。而以习近平为“王储”的“太子党”一方,则要赖某证明习氏在厦门和福州主事多年期间,跟赖某本人及“远华案”压根儿没有任何关系;却未必在乎贾庆林会不会被“揪出来”,以便“坐山观虎斗”,等待别人两败俱伤而收拾残局。下一步,就看阿昌星如何“站队”,如何“下赌注”的精彩表演了。看来,在“十八大”前后,中共高层各派,都要留赖某做个可以利用的“活口”,而不至于草率采取“灭口”的处置。
    
     说起来, 赖昌星发迹的传奇经历颇不简单, 显示其精明能干,不愧是毛泽东所说的“人才难得”。一个闽南晋江烧厝村普通农民家庭的孩子,家境贫寒只读过3年小学的青年,能靠个人打拼,利用“官商勾结”,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厦门和香港建立起他的“远华帝国”;竟然能总结施展“七子”,即票子(金钱)、女子(色诱)、位子(买升官)、房子(给住宅)、车子(送轿车)、本子(弄护照)、孩子(安排子女留学)等手段,拉拢、腐蚀大批党政军干部官员,为他效劳,让他发达;以致至今虽为囚犯,还能影响到中共党代会的趋势,真把个极权专制庞然大物的共产党都“玩残”了。你说,他的能量有多大!算不算也是“好汉”一条啊。
    
     类似赖昌星的“官商勾结”现象,是中国大陆“党天下”政权体制和社会制度本身的必然产物。网文评论提到,有个知名不具的上将老军头也曾慕名到厦门“视察”,受到赖昌星在他的“红楼”一应全套的盛情款待。因为此公练好一手书法,赖某便请他赐写“红楼”二字题匾;“墨宝”费每个字索取人民币50万元,两个字给了100万元。这就是毛泽东“打土豪,分田地”农民革命培养出来的“英雄本色”。惜哉赖昌星生不逢时,如果他生在毛泽东发动“秋收起义”那个时代,他这个胆大妄为的“农村流氓无产阶级”,追随毛某“闹革命”,说不定他今天也能混个上将当一当呢。
    
     (2011年8月6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8/2011080614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