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红歌退出中国之日,就是中国融入世界之时
(博讯2011年07月06日发表)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只是在经济有了长足的进步,便以为融入世界了。我不禁要问,我们真的融入世界了吗?换一句话说,融入世界的唯一标准,就是吃得好一些,穿得暖一些,住得宽畅一些么?如果仅凭如此,我可以说,早先的伊拉克,如今的伊朗、利比亚,早就捷足先登了,还轮不到我们在这儿吹,毕竟我们的人均收入差得远着呢。
     (博讯 boxun.com)

     我们从未讳言过曾经的闭关自守,为打破这种长期的封闭状态,不遗余力地鼓励和支持解放思想。解放思想,改变观念,使我们从计划经济快速进入市埸经济,而这给中国的经济带来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但是,仅仅是经济水平的发展和提高,就表明我们融入了世界么?我以为,还远远不够,它还需要普世价值来支撑。
    
     普世价值是人类文明的共有价值观,它泛指那些不分畛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任何一个文明社会,只要本于良知与理性皆认同之价值、理念。简言之,普世价值就是人类创造的、千百年来经过沉淀扬弃而升华的、全世界普遍适用的、造福于人类社会的、最好的价值,大体指人权、自由、民主和法制。
    
     如果我们以为,经济上的融入能够以偏盖全,取普世价值而代之,就未免太天真,太一厢情愿了。因为放眼世界,几乎所有经济发达的国家,都以普世价值为立国之本,公平正义之保障。跛足的成功,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世界潮流,大势所趋,也是我们能不能够融入世界的试金石。可贵的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和国家一直没有放弃这方面的努力,我们在民主和法制上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我们不能不遗憾地看到,党和政府的努力时不时地受到极左势力各种形式的干扰。红歌,特定年代的特定产物,更多地充斥着极左年代个人崇拜,是一种愚昧落后的极端表现,它不但与中国改革开放的进步社会格格不入,更与普世价值日益深入人心的世界文明相冲突。
    
     红歌的可笑而又可怕之处就在于,它是由权力的手来操作、以国家财政作填充、用运动的形式相推动的、极有可能波及全国的一埸闹剧。在这埸闹剧中,江青的革命样板戏,大跃进时期的歌,文革时期的歌,一时纷至沓来,你方唱罢我登埸,煞是热闹。一边是文明世界的普世价值,一边是大海航行靠舵手、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一边是神圣庄严人权、民主自由和法制,一边是改扮成救星的帝王将相。难道我们就以这个去融入世界?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党和政府主流的声音对全世界宣布:中国永远不折腾!别了,极左年代的红歌,别了,个人崇拜的红歌。没有党和政府的支持,没有人民的支持,封建的余毒是难以泛滥成灾的。我有信心说,这是极左思潮的最后一次表演,表演结束了,红歌便被打上烙印,作永远的封存,只在凭吊时提起。红歌退出中国之日,就是中国融入世界之时。大家看吧,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肯定不是一句空话。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7/2011070617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