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内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陈维健
(博讯2011年05月28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日前,中国内蒙爆发30年来最大的抗议示威,事件源于锡林郭勒盟西乌旗牧场在煤矿开采后整个草原被破坏,轰隆隆的运煤大卡车在碎石铺就的路上,把大草原变成黑色的泥泞。为了保护人与牲口最基本的生存环境,莫日根与其他牧民起来阻止破坏牧场的煤车经过家园,在拦截过程中发生了争执,一辆煤车不顾拦在车头前的莫日根向他身上碾了过去,整整拖了150米当场身亡。其残暴血腥与乐清钱云会之死几乎如出一辙,如果说钱云会之死还有扑朔迷离之处,那么莫日根之死,就是光天华日之下的公然虐杀。
     (博讯 boxun.com)

    莫日根被碾死后,群情激昂,更让蒙族人愤恨难当的是,肇事者竟然满不在乎地说,轧死一个蒙族人最多也就赔个40万就了事了,我们老板有的是钱。在中共专制政权民族压迫下,长久以来忍气吞声的蒙族人,此时再也忍无可忍,他们走上街头,举行了空前未有的抗议活动,要求政府尊重蒙古族人自治权益与民族尊严,停止毁坏蒙族人赖以生存的草原。莫日根事件发生后,中共惊慌失措,他们没有想到早已为他们斩草除根的蒙古民族问题,一夕间暴发了出来。他们习惯性地进行镇压,在看到抗议规模越来越大,正在成为全民族的维权运动时,深感事态严重,搞不好触一发而动全身,只得放下身段向学生与牧民代表承诺法办肇事者与经济上赔偿死者家属,但怒火已经燃烧起来的蒙族人持续抗议,示威中四名蒙族女学生在警车冲撞中重伤,还有十多人被打成伤。引发了更大的示威抗议,成千上万的蒙族人赶往旗所在地集结。
    
    从莫日根事件让我们想到不久前的钱云会事件。钱云会事件是中国数以万计的维权事件中,一起震惊海内外的事件,当时地方政府也是畏于铺天盖地的民情,放下了身段,表示将对此事作妥善的处理,但是一当事过境迁,立即凶相毕露,不但坚称事件为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并将目击证人以妨碍公务罪判刑入监,还将到当地调查的异见人士关押审查。知钱云会事件的后果,即能知莫日根事件的结局,秋后算账是中共永远的不二法门。中共必然会比镇压钱云会案件的同情者,更残酷镇压莫日根事件中的抗议者。中共在民族问题上历来了斩尽杀绝,不留余地。但是中共的愚蠢在于,不明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有生”的道理。在民族问题上中共会承认西藏问题、新疆问题,但他们不会承认蒙族问题,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蒙族早已没有了问题,在大量的汉人移民内蒙后,在大片草原沙化后蒙族人已没有了自己的面貌,不但穿汉装,讲汉话,写汉字,连自己的蒙族姓氏也在消失。但是这一切仍然改变不了作为草原民族流淌在他们身上的血液。这次莫日根事件,就是这个民族沉睡多年后的觉醒。而这个民族曾经有过成吉思汗这样风驰电掣,叱咤风云于世界的骄傲。
    
    中共这些年来面对世界最牛逼哄哄的就是经济发展,但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却是建立在毁坏自然环境的基础上的,同时也是建立在对弱势群体的剥夺与虐杀基础上的。中共的经济之果,是用中国弱势群体的泪与血灌溉出来的。少数民族是中国弱势群体中最弱势的一个族群,中共利益集团对他们予取予夺到了肆无忌惮的步地,对少数民族地区进行掠夺性的开采,独吞利益成果。从莫日根事件中我们不妨来看看内蒙古的另一半外蒙古,这个已经民主化的前社会主义国家,最近将国营“古塔温陶盖勒煤矿”的股权的一部分,分给了全体蒙古人民,兑现在二年时间内以现金和其它方式将国资利益回馈给人民的承诺。蒙古政府认为国家的资源是属于每一个公民的,因此,每一个公民都有权拥有国有资产的股权与享受利润。如果中共当政者也作如是观,将当地开采煤矿的股权或利润分给那些世世代代居于斯 ,长于斯 的蒙族人,就不可能发生莫日根这样的事件了。中共政权是一个具有强烈大一统情结的政府,但大一统的前提是民族平等与和谐,靠 的是怀柔政策,象现在这样掠夺性地开采少数民族地区的资源,剥夺少数民族自治权利,是在为将来国家的分裂种下祸根。莫日根事件使莫日根成为蒙族人保家护园的民族英雄,无论这个事件发展到那一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蒙族人的民族情绪,在中共利益集团的残酷压迫之下已经被激发起来,使中共政权在西藏、新疆之后又多了一个民族的反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5/2011052807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