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姚小远
(博讯2011年05月03日发表)

     作者:姚小远
    
     如果有一天,我被精神病了。请不要忘记告诉大家,在这个国家,我从来就没有正常过。 (博讯 boxun.com)

     ——作者手记
     二十多年前,还是露天电影院时代,看过一部日本电影《追捕》,老帅哥高仓健主演的。从那部电影我第一次知道,人是可以被精神病的——当然,都是好人被坏人陷害成精神病,哪有坏人被好人陷害成精神病的(请原谅,当时我们接受二元思维的教育背景下,人被分成两种,一是好人,一是坏人。)?
     二十年时光的洪流将一切原来自以为是的价值观冲得东倒西歪。耳闻目睹被精神病的人逐渐多起来,最能颠覆过去好人、坏人价值观的是,现实里往往是一些弱势群体被强大的警察机构强行关进精神病院的例子。
     就近地说,杨佳的妈妈王亚梅是被警察强行关进精神病院的。这种关押令人看扁警察的智商。如果王亚梅是精神病,那么,从家族血亲遗传的角度,应该给杨佳做精神鉴定。如果杨佳确实是精神病,那么,杀一千个警察都是白杀。可惜的是,警察既没有给杨佳做精神鉴定,又没有王亚梅有精神病的确凿证据。人也关了,人也杀了,警察就这样把自己搞得破绽百出,还好意思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人民警察,让人民怎么相信你们啊!
     另一个例子我们现在还能看见背影,就是去年一位被精神病的父亲的儿子为了救父冒充貌美女子以身相许救父事件。这个事件发生在湖北十堰市,一位体制内的工作人员因为不断上访,竟然被精神病十四年之久,若不是网络上沸沸扬扬的卖身救父事件,现在可能还在神经病院被精神病呢。
     就在眼前的被精神病事件发生在湖北武汉市。武钢集团前消防队员徐武,因为不满工资待遇的不公不断上访,被精神病四年之久。受电影情节启示,徐武用床单成功“越狱”,上演了一出现代中国版的“飞越疯人院”大戏,逃到广州。徐武逃到广州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在广州的中立、权威神经病院(机构)做检验,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二是让公众知道这个事情,并获得支持,脱离被精神病的梦魇。结果,徐武飞跃疯人院八天之后,在广州的南方电视台院子里,徐武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掳走。电视台报警并且将现场一位参与虏人的移送警方,才知道不明身份的人来自武汉警方。而徐武被不明身份的警方人员掳走后数天,武汉警方回应说,掳走徐武是因为其“涉嫌危害社会安全”,面对家属和社会对其下落不明的质疑,武汉警方终于开金口说,徐武正在医院接受继续治疗。但是,按照法律规定,即使徐武是精神病人,精神病人不是在逃罪犯,警察无权采取强制措施。有权将徐武这个精神病人带回武汉的,只有医院和徐武的家属。
     有关律师针对这个事件说,医院发现住院的精神病人跑了,可以来人把他抓回去进行治疗,但警察没有这个权力,因为对方不是犯罪嫌疑人。即使医院发现病人丢了,委托警方帮忙将人带回也不行。因为公安机关行使的是公权力,医院行使的是私权力,即使是医院委托警方,警察也不能接受医院的委托前来抓人,最多只能协助医院把人带回去。
     如果警方要抓捕这个人,首先必须证明他不是精神病。先要对他进行精神鉴定,鉴定他不是精神病人,在有证据证明他不是精神病人、且他所从事的行为可能涉嫌犯罪的情况下,警方才能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在没有重新进行精神病鉴定之前,徐武在法律意义上还是精神病人,警方就不能对他采取强制措施,但是,医院可以抓他回去治疗,或者重新鉴定。医院抓他回去重新鉴定之后,有病则继续治疗,没病则应该放出来。
     如果在进行鉴定之后,有证据证明他从来就没有精神病,那么,就需要追究当时是谁把他“变成”精神病了,里面是否存在交易。搞清这些之后,警方才有权对他之前的行为进行追究,如果有涉嫌犯罪的才能进行追诉。
     一个“精神病患者”从医院跑出来、身无分文,不是“刑事案件”,也不是“涉及国家安全稳定”的大案要案,是否需要动用警力,劳师动众、急匆匆把人抓回去?
     法律界人士表示,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动用警力,人失踪了,医院和家属到警方报警了,警方可以协助医院和家属把人找回来,但最多也只能是“协助”。
     实际上,这回武汉警方明显没有获得家属的请托,医院有没有请求他们协助也无从得知。
     再者,徐武是在南方台大院内、在准备来新快报的路上被劫走的,他在广州并没有做出任何违法行为、也不具有攻击性。一个处于众记者严密监控下的人,可以说是行踪完全透明的,根本不算“失踪”,在记者陪同下,也不可能再度“失踪”。
     情况并“不紧急”,为何不能亮出证件、说明来意?一见记者的镜头就躲,一见记者离开,就冲上去抓人?更离奇的是,现场有一男子曾对徐武的朋友江一拍说,“你们这回闯大祸了!” 闯下“大祸”,最直接的推测则是一句老话——这个精神病“知道的太多了”。
     武汉警方的解释和做法是破绽百出的,武汉警方的过分介入、类于绑架的强行虏人、掩耳盗铃的解释,无不在说明一个问题:徐武是一个被精神病人,而制造徐武精神病的罪魁祸首,就是武汉警方甚至官方的一些人,他们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封住徐武的口,掩饰他们的罪恶。而接下来,更可怕是,他们有可能灭口,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度,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呢?
     于是,对我们每一个知道这个事件的人来说,如果不发出自己的声音和怒吼,徐武的命运就会岌岌可危。而当徐武终于成为受害者之后,肆无忌惮的权力,会将我们每一个敢于坚持自己,发出声音的人都当做精神病人关起来甚至杀人灭口的!
     两起臭名昭著的被精神病事件都发生在湖北,只说明一个问题:权力在湖北已经肆无忌惮和丧心病狂到一种多么猖獗的程度。如果,整个人类都在追求普世价值的今天,中国式和谐社会还不能保证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那么,这个政权和社会制度所有的合法性与合理性都将被彻底颠覆——因为,一旦人民明白他们都存在着被精神病的危险性的时刻,即使傻子和羔羊都会起来抗议、抗争、反抗甚至杀人放火的!
    
     小远2011年5月1日星期日 10:44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5/2011050323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