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医院和病人,哪个更该吃药?/郎咸平
(博讯2011年04月25日发表)

    
    根据医疗卫生领域急需解决问题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受调查者中,首先是有64.3%的人认为看病贵,大病重病看不起。其次是有42%的人说医院看病的流程很不合理,不以人为本。到医院看个小病都得楼上楼下跑,来回折腾好几趟。有人调侃说,医院之所以让我们跑来跑去,那是因为爱护我们。你想啊,去医院看病的人很多是得个感冒什么的,正是因为医院的不以人为本,挂号到五楼,看病到二楼,小便到七楼,我们这样来回一跑,弄不好病就好了。所以说,我们中国人去医院看病,很多不是医生治好的,而是拖好的,我们还得感谢这么糟糕的医院,阴差阳错治好了不少感冒病,省了不少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多数百姓都不满意的,那就是药价太贵。我们的噩梦还不仅仅是药价贵这么简单,知不知道到药店买药有多难?就算买个头孢拉定还得先让医生开处方。要知道,对百姓来说,如果有一点小病都要找医生开药的话,那我们要多花多少钱啊?
     (博讯 boxun.com)

    现在好了吗?我给大家看一段话,哎哟,通胀都波及到了药价。发改委前几天说,12月份17大类药品要降低最高零售价,调整后的价格平均低了19%,一年可减轻百姓负担20亿。地方也是如此,说从12月开始北京二级以上医院统一药价了,百姓可以放心开药。北京集中招标来的药品价格平均低了16%,一年能向百姓让利30亿,完了又如何如何。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呢?一个是行政干预,一个是统一招标,于是呢药价低了,百姓乐了。可问题是,我们真的找到关键了吗?
    
    我是位轻言微。我早说过,我们根本就不了解医改的本质,也不了解我们的医改到底要改什么。可是,有人听吗?我问你,医改的重点到底在哪里?我在《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里就说过我的建议。下面的文章就来自该书的摘选。
    
    中国医疗卫生领域的问题特怪异,和美国的药厂与保险公司挂钩不同,中国的问题是药厂跟医生挂钩。我们的药厂找了一堆销售员,天天往医生那里跑。我们的保险公司是不成气候的,而且保险公司的目录药都是便宜的药,但是由于药厂和医生挂钩,医生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就不愿意开保险目录里的药,因为都太便宜了嘛,我们的医生喜欢用药厂生产的价钱贵的药,这样医院才有高额收益,医生才能从中拿回扣。没办法,这些医院和医生认为他们也要创收嘛。而我们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又犯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老毛病。听到我们老百姓抱怨药价高了,政府就直接强迫药品降价。2009年10月份,发改委对基本药品的零售价实行限价,与当时政府规定的零售指导价相比,有45%的药品降价,有49%的药品价格没有做调整,有6%的短缺药品价格有所提高,从总体上看药价下降了25%,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老百姓去医院看病,医生本来只给你开一种药的,现在却开十种药,也就是说,药价虽然降了,但我们的负担反而更重。为什么这样?这就是因为我们完全没有搞清楚问题的本质,只要不把药厂跟医生挂钩的问题解决掉的话,医改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
    
    但是如果政府要想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就必须要知道究竟有多少利益牵扯在里面。我们都知道,中国医生群体的回扣完全来自于药厂,所以要想成功地推动医改,就不能让医生和药厂挂钩,这跟美国的情况不一样,美国是保险公司与药厂挂钩的。我们中国正是由于医生和药厂挂钩,医生给病人开贵点的药就可以按比例抽成,这个抽成是会摊到药的成本中去的,所以药越来越贵,医生却越来越爽,药厂也不会做亏本生意,到最后买单的肯定又是老百姓了,其实这是个恶性循环,搞得现在老百姓抱怨看病难、看病贵,大病重病看不起。
    
    我看到一个新闻,感觉挺悲哀。一个癌症病人去医院看病,医院的各个科室都忙坏了,忙什么呢?忙着抢病人啊,连小儿科、泌尿科、妇产科都在抢这个肝癌病人。道理很简单,因为得了重病的病人都愿意花大钱看病的,这对医院来讲有很大油水的,所以,每个科室都要抢,哪个科室抢着这个大肥羊,哪个科室就能多创效益,医生就能多拿回扣。真搞不懂,现在这些医生的医德都跑到哪里去了。
    
    其实,我们也有来自像粤西山区高州医院这样的经验。高州医院最大的亮点就是在不小心的情况下,让医生和药厂脱了钩。医院效益不好,医生的薪水自然就低,医院为了不让医生的日子过得太难,就决定将医院的利润分一部分给医生,也就是在医院的收入里扣掉成本之后的利润,医生可以分个大概百分之三四十。这样的话,医生自然就希望医院能有更好的效益。那如何才能使医院的效益更好呢?自然是能有更多的病人来医院看病,那如何才能让病人选择来这家医院看病呢?医院就想办法了,他们在门口立出了个“少花钱、治好病、治大病”的招牌。对高州医院的医生来说,如果按照招牌说的做呢,就会有很多病人来看病,那医院的效益就好了,医生也因此能分到更多的利润。而如果药价上去了呢,来看病的人就少了,利润空间就小了,医生分成也就少了,所以医生自己就不愿意让药品价格上去,他们自主地就把成本压下来了,所以他们一般不用进口药,2009年高州医院开出的全部西药当中进口的只占4.5%,40元以下的针剂占总针剂量的83%,他们的采购简直比深圳的代工厂还专业。他们对成本的控制,包括库存能力的控制都非常强,高州医院的库存总额为购进总额的0.015%,保持这样的数据简直比丰田的零库存管理还要厉害,为什么他们的成本这么低?就是因为他们透过医生分成利润,而不小心地切割了医生和药厂的勾结。在高州医院,如果医生用昂贵的药,那你就是与所有其他医生为敌,而在其他医院,情况正好相反,如果你这个医生用便宜的药,那就是与所有其他医生为敌。但是高州经验推动下来的结果竟然是提高了医生的收入。我们的数据显示,高州医院医生的年收入大概是10万到20万,这种小地方能有10万到20万的年收入,已经算很不错了。此外,高州人民医院2009年的利润也高达6.1%。最后是医生赚钱了,医院也赚钱了。
    
    高州医院用一套有创意的方法让药厂和医生分开,不但让双方都没有什么损失,反而能让双方都受益。这当然不仅仅是制度上的一个创新,更是因为他们严格地执行了,还进行了有效监督,这才是精髓。切割不是最终目的。老祖宗说过,要视民如伤,就是说要像呵护自己的伤口一样来呵护子民,所以,医改的核心说到底是要让老百姓得到实惠。
    
    横向看看美国的医改。美国的医疗出了重大危机,美国基本上一年要花2.4万亿美元在公共医疗卫生上,但仍然还有近8 000万人没有常规的医疗保险,差不多占了美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原因是什么?因为美国的医疗保险实在太贵了。为什么贵?因为美国的药厂和保险公司是挂钩的。美国医生要开药的话,保险公司有个目录,在这个目录里明确地规定如果感冒的话,就只能开哪两个药,肝病的话能开哪几个药,还有其他什么病开什么药,而且什么牌子、什么成分、价格多少都讲得非常清楚。什么意思呢?就是要由保险公司来监管医生,医生开药不能够超出保险公司的目录。
    
    美国药厂的财力非常雄厚,有很大的政治力量,每当这些药厂推出新药或者推出一些新的医疗设备的时候,就会想办法透过国会等立法部门,把这些药和医疗设备纳入保险公司的承保范围。比如说一种药本来是卖5块钱的,现在发明了一种新药卖100块,这些药厂就可以透过他的政治游说,或者政治力量,让保险公司把这个新药放在目录里面,从而形成了药厂和保险公司挂钩的局面。按照这个新的目录,医生就可以开贵的药,没有保险的病人就遭殃了,因为医生给他们开这种药的话,他们就得付更多的钱。对于有保险的病人来说,因为他们的保险是由企业来缴的,药价一增长,企业就必须向保险公司缴纳更高的保费。
    
    那奥巴马怎么改革呢?奥巴马真正干的事情就是切断保险公司跟药厂之间的挂钩。他往里加入了一个创意因素,叫做“富人”。奥巴马提出了一个医改税,也就是说除了薪水之外的奖金、花红、期权、股息等,全部都要缴税。问题就在这里,这些要缴税的奖金、花红、期权、股息一般都是有钱人持有的,这样做实质上是通过向富人征税来补贴穷人的医疗保险。这让富人感觉不爽。如果这些病人多看病,多用贵的药,就需要更多的保险费,富人就要因此缴更多的税,那富人当然就更不爽了。那么富人为了少缴税会干什么呢?他们会找保险公司算账,不准保险公司把贵的药放进目录中。富人的力量非常强大,他们在国会有非常强大的议价能力,因此富人也像药厂一样透过国会等机构,逼迫保险公司不准把价格贵的药放进目录,因此最后的结果就是由富人来监管保险公司,从而让保险公司把价格贵的药全部剔除,这样保险公司的目录里就都是便宜药了。因此医生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开的都是便宜药,不但个人的负担减轻了,企业的负担也跟着减轻了,保费自然降低了,富人就能少缴纳医改税,富人爽了以后,就会更想尽各种办法让药厂研发更便宜的药。
    
    本文来源:郎咸平搜狐博客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4/2011042502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