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艾未未与温家宝,政治以及屁股/天行者
(博讯2011年04月19日发表)

     艾未未是因为什么进去的?连日来党操控下的香港媒体,连篇累牍地强调艾未未“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警方调查”,并给艾加上“重婚”、“逃税”、“色情”的花边,以证其恶。言外之意,是艾未未的被抓,与政治无关。
    
     但《环球时报》的社论其实早就回答了这个欲盖弥彰的问题:该报4月8日的批艾社论说“搞政治屁股更要干净些” 。明确说明了艾未未进去的主因搞了政治,是搞了政治正好屁股又不干净,给了当政者以把柄。 (博讯 boxun.com)

    
    《环球时报》站在当政者立场上的批艾言论,不仅道出了艾未未因搞政治才获罪这个本质,还无形中把千方百计要艾入狱的当政者,描摹成艾屁股下面的马桶和手纸——因为只有,且只有马桶和厕纸才知道老艾的屁股干净不干净。
    
    作为党报旗下的媒体,《环球时报》这么说,好像搞政治的屁股都很干净。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一种特权表述。该报的意思其实是说,“屁民们搞政治屁股更要干净些”,显然不包括特权阶层。那么多大大小小的腐败分子屁股都不干净,却仍然在搞政治,而且搞得风生水起,把国有企业都瓜分了好几轮了,把老百姓搞得民不聊生,住不起房,吃不起菜,连喝个奶粉都要中毒,他们不是仍然在台上搞吗。
    
    比如受人爱戴的温家宝,大概是中国总理中面临腐败指责最多的一位。他搞政治,他的夫人搞珠宝,他的儿子搞金融,他的弟弟搞房地产,全家人合在一起,就是一个什么都搞的跨国公司(当然色情除外)。分工明确,协同作战。按照《环球时报》的逻辑,大概属于很不干净的一类。但九年来,房价越涨,物价越翻,他的权力就越大。同样搞政治的艾未未却进去了,只因这个屁民搞的政治,与温家宝们搞的政治,唱的是对台戏,专捡特权屁股不干净的地方搞,结果弄痛了特权,一巴掌打过来,艾就消失了。
    
    所以中国的政治,温家宝搞得而艾未未搞不得,关键不在于屁股,而在于立场。站在特权者一边,《环球时报》就搞得,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就搞得。他们的搞,不外乎是在特权的阶梯上往上爬。艾未未们搞不得,是因为他们只想打碎这个特权者的阶梯。屁民们不能过问,说不了“真话”,是因为政治的工具被特权者牢牢握在手里。
    
    如果非要说搞政治跟屁股有点关系,那反而是越不干净的越要搞政治,越能搞政治。比如他们谈政改,谈要创造条件让老百姓监督政府,谈道德。等等。都是特权者为维护个人特权弄出的障眼法。他们谈得越多,越说明屁股不干净。艾未未的屁股跟他们的比起来,就像蚂蚁的屁股与大象的屁股,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蚂蚁的屁股不干净,大象的臭味早就弥漫五里之外了。《环球时报》的说法,只不过印证了中国那句古话:窃珠者贼,窃国者为诸侯。
    
    所以,温家宝搞政治,第一个跑到灾区,虽然留下了很多问题没有下文,但收尽赞誉。而艾未未搞政治,不过是替温家宝擦屁股,调查一下地震中的死亡人数和豆腐渣工程,就被当局搞了个脑震荡。温家宝搞政治,八年来每年都调控,越调控房价越涨,在西方早就被赶下台了,他却稳坐钓鱼台。艾未未搞政治,维权来维权去,自己却连申辩的权利都没有就被关进了监狱。温家宝搞政治,不愿在调查川震豆腐渣工程上下功夫,却很在意调动国家资源,让人为他寻章摘句一类的事情,只为他在媒体面前秀一下古典名句。艾未未搞政治,一个艺术家个体户,却给自己头上搞出个“霸占艺术资源”的帽子,在监狱里享受了连美院院长、美术家协会主席都不配拥有的能耐。
    
    特权者的屁股,就是老虎的屁股,哪位见过老虎会擦屁股?有屎没屎,老虎就那么明摆着,你爱看不看,能把它怎么着。不仅自己不擦,还不许别人摸。艾未未却不懂这个道理,指着老虎屁股说它有屎且很臭。说得烦了,老虎一发威,艾未未就发现自己的屁股居然不干净了。这就是老虎的厉害之处。
    
    这也是为什么《环球时报》以“喜欢‘玩玄的’人”称呼艾未未了。你摸老虎屁股,能不玄吗?所以说,《环球时报》又一次暴露了艾未未进去的原因:他摸了老虎的屁股,挑战了老虎们的特权。
    
    那么屁民们屁股干净了,就能搞政治吗?也不能。就算艾未未的屁股是干干净净的,大抵也逃不过入狱的命运。屁股不干净,只不过是给当局提供了口实,弄起罪名来更方便罢了。
    
    因为中国的政治,从来都是一项特权。陈光诚干净吧,一个盲人,家徒四壁,穷得连叮当声都没有,不是进去了吗?刘晓波干净吧,一个长期被当局监视居住的人,如果不干净,早就进去了。最终他进去了,不就是因为《零八宪章》吗?
    
    这类的例子很多,充分说明屁民们在现今特权当道的中国搞政治,注定是要被刻意打击的,不管你的屁股干净不干净。
    
    而特权阶级们,却仍然在那里得了便宜卖乖。温家宝近日在谈到反腐时说,“政府工作人员是人民的公仆。除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没有任何特权。”问题是,作为最高的特权者,温自己能率先放弃自己身上的特权吗?不能。不能又要说,又要大家做,是没有人信的。就像颁行一部不能实行的法律反而会破坏其他法律的运行环境一样,温家宝说了一句连他自己都不想做的话,结果是政府的威信更加荡然。
    
    其实早就荡然了,在那个叫艾未未的还没有在天安门玩FUCK以前。作为行为艺术家的艾未未不知道的是,他的进去,其实是因为他遇到一个比他更早更会玩艺术的行为艺术家。那种艺术叫政治,1989年的五月,现今中国最牛的行为艺术家作为一个秘探,曾陪着他的“主子”在艾未未后来FUCK过的天安门搞过一次让世界永记的行为艺术,从此这个邓小平的线人,赵紫阳的“门生”,硬生生接过赵头上民主的政治帽子,至今熠熠生辉。
    
    原载新世纪新闻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4/2011041904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