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陈维健
(博讯2011年03月31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2011年3月25日,在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议会,作出了一项艰难的决议,接受十四世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作出这样一个决议,对于代表着六百多万藏人的议会感情是复杂痛苦的。这既有延续了几百年的历史宗教原因,又有着在过去了的六十年,特别是中共进驻西藏,达赖喇嘛与西藏噶伦政府被迫流亡的半个世纪中,由着达赖喇嘛巨大的个人魅力与领导才能,使西藏成为国际社会重要的关注对象,达赖喇嘛也成为六百万藏人生活的精神支柱。在这样一种历史、宗教与感情交织之下,要让议会作出接受达赖喇嘛离开政坛,不再领导他们的决定之痛苦与困难是无可言之的。但是达赖喇嘛的请求与议会的决议无疑对西藏的前途之深远是无于伦比的。
     达赖喇嘛在给议会的致函中说:“到了印度后,从1961年开始,我努力寻求民主,三、四十年以来,我诚心诚意地,一步又一步地推进民主。并表示我是自愿的,欣慰的,自豪的移交政治权力,是非常合适的。他说:西藏的政治责任,已由民主选举产生的行政首长来承担,如果达赖喇嘛以政治领袖的形象继续下去,象是留下一个尾巴。必须改变,而改变的时刻已经到了。达赖喇嘛作为尊者,智者,作为藏民族的转轮圣王,他的决定是高瞻远瞩,超越群伦的。他作出这一决定,不仅仅将转世的达赖喇嘛的政治权力还给藏族民众,也实现了他个人的政治宏愿。“民主政治”是他阅尽民主与专制两种制度给民族、国家、民众所带的幸福与痛苦的比较中产生的坚定信念。他清楚地知道,尽管他有着六百万藏人的爱戴和忠心,但是要让西藏民族千秋万代享有真正的幸福,不是由达赖喇嘛来决定他们的事务,必须让民众自己决定自己的事务。十年来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政治已发育得相当完善,藏人已经学会了以民主的方式生活,民选 的西藏流亡政府已经担当与管理起流亡社区和西藏民族的事务。因此,达赖喇嘛觉得已到了可以放心地离开政治权力的时候了。另一方面,达赖喇嘛从现实的政治考量,这些年来为了争取西藏的民族自治,在与中共政权的交手中,中共总是蒙骗中国民众,达赖喇嘛的政治目的,是恢复西藏农奴社会。在汉藏会谈中,中方不承认流亡政府的地位,只与达赖喇嘛的代表会谈,总是声称,西藏问题就是达赖喇嘛的问题,把解决西藏六百万人的自治问题说成是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混淆了问题的本质,从而使西藏问题的解决陷入了困境。而达赖喇嘛这一政治决定,使中共的宣传不攻自破,也使“汉藏会谈”,中共不得不接受西藏流亡政府的地位,而解决达赖喇嘛地位的问题,也迎刃而解了。达赖喇嘛以他的见地、见识与慈悲喜舍之心,让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精心编织起来的骗局与策略顿时化为乌有。 (博讯 boxun.com)

    达赖喇嘛退出政治领导地位的决定,对于死死抱着权力不放,无时无刻恐惧权力丧失的中共领导是无法理解的,在达赖喇嘛提出政治退位的请求时,中共的御用文人即跳出来说:达赖喇嘛的退位不过是一拙政治秀,外交部发言人则表示达赖喇嘛退位是欺骗国际社会的伎俩。待到达赖喇嘛退出政治权力的要求正式被 议会通过后,则转而恼羞成怒。达赖喇嘛的退位,意味着中共对达赖喇嘛的宣传破产,也逼迫他们必须面对一个民选的西藏流亡政府。当然更让他们气恼的是,达赖喇嘛放弃权力,自动地将权力移交给西藏民众,使中共的专制政治更加暴露无遗。在全世界 和全中国民众面前形成了这样一幅政治图景:一方是被中共称为落后的封建奴隶主的代表达赖喇嘛,放弃了传世的政治权力,移交给民众,让西藏流亡社区的藏民真正享受民主的权利。另一方,打着民主旗号获得政权的中共,一个以人民政府自居的政权,经六十年的统治,民众依然是没有选举权,实行由一二个党魁说了算的一党专政。二方对比,中共统治不但违逆世界民主的潮流,更远远地落后于一个世代传承,政教合一民族的流亡社区的政治。达赖喇嘛自愿放弃政治权力,让那些千千万万受中共蒙骗的中国民众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他们再愚昧也会说,达赖喇嘛都放弃了世代的政治权力,共产党有什么理由要抱着政权,一代接着一代呢?
    达赖喇嘛是藏民族永远的精神领袖,是转世活佛,入世的活菩萨,十方三世,三千大千世界的菩萨,唯有达赖喇嘛以民主利益众生,他是无量民主大菩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3/2011033103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