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跪爬求捐款与社会救助体系缺失
(博讯2011年03月29日发表)

    
    红十字会标志。
    跪爬求捐款与社会救助体系缺失


    
    壹基金标志。
    跪爬求捐款与社会救助体系缺失


    
    狮子会标志。
    跪爬求捐款与社会救助体系缺失


    
    “谢三秀跪爬”事件追踪:折射慈善救助体系的乏力
    
    成为公募基金是每一个民间基金组织的最终梦想。这条路要走多久,没有人知道。
    
    连日来,网络推手策划谢三秀跪爬求捐款事件。该事件不仅因为同情、炒作、漠视社会道德等元素及一波三折的剧情,成为城中热点;更是因为其折射社会救助体系的缺失以及民间慈善的乏力。日前,本报采访了广东狮子会等民间慈善组织,探讨民间慈善的现状、困惑以及未来。
    
    文/记者陆建銮、石善伟 实习生李天研
    
    狮子会
    
    年筹款3千万仍不足支付
    
    未来转型公募今年或落地
    
    广东狮子会创会第一副会长区建业介绍,狮子会一年大约可以筹集3000多万元善款,来源是企业主与狮子会会员。狮子会以服务队为行动单位,一年救助一两千人。
    
    “狮子会零成本运作,善款100%用到受助人身上,一切运作开支在会员会费中扣除。”区副会长说。每年狮子会都会找第三方审计账目,在网上公开。“每一笔善款的批准都需要通过二三十名理事投票表决,去向和使用情况全部有迹可循。”
    
    “做慈善的常常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求助者的数量远远超过了慈善机构的能力范围。”区副会长说,民间慈善处于求大于供的局面。
    
    困难:个税高 慈善发票难开
    
    在区副会长看来,目前最大的难题在于:狮子会虽有法人资格,但开不出慈善发票。这意味着流向狮子会的捐款无法享受免税待遇,每一笔捐款,捐款人都要自掏腰包交税。“有爱心人士捐100万元给狮子会,个人需要实付117万元,其中17万元是税款。”
    
    区副会长表示,目前正在与税务部门协调,希望能获准使用慈善发票,享受与红十字基金会等官方慈善机构同等的待遇。作为一个非公募基金会,成为公募基金会是其包括每一个民间基金组织的最终梦想。
    
    现在,狮子会的主要捐助者是企业主与会员,如果能转型为公募基金会,就可以面向普通公民募集善款。“善款预算增加,就可以大展拳脚了。”
    
    区副会长透露,狮子会正与政府部门协调,“已经在申请了,预计今年可以落地。到时就可以举办大型慈善晚会,像香港的欢乐满东华那样,一晚筹到几千万元善款。”
    
    壹基金
    
    “开先河”转正为中国
    
    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
    
    2010年12月3日,壹基金在深圳落地,获深圳市民政局批准,正式成立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成为中国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
    
    “脱离上级主管单位,取得独立身份,壹基金的历史使命从此迈出一步。”壹基金合作发展部高级经理舒敏形容。自此,壹基金拥有了独立从事公募活动的资格。
    
    作为内地民间慈善机构,原壹基金必须挂靠在官方机构之下。账目不能自主、项目开展受限,转型前壹基金的遭遇,代表了内地民间慈善组织共同的困境。
    
    壹基金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每人每月一元钱”是壹基金得名的原因,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迟迟未能顺利开展。
    
    诸多掣肘,壹基金终于决定与红十字会“离婚”。外部条件大为改善,壹基金自身转型仍有千头万绪有待理顺。比如李连杰以及企业家理事的工作费用如何报销,就让理事们争执不休。最终意见是,李连杰以及企业家理事不从壹基金领取报酬,不报销工作费用,其他非企业家理事可报销与工作有关的费用。
    
    壹基金的“转正”,被部分民间慈善机构看作是“开先河”。在美国,非公募基金才是慈善基金的主体。在中国,非公募基金一直受多方掣肘。
    
    红十字会、慈善会:
    
    官方慈善救助
    
    不可能大包大揽
    
    “像谢三秀和她的眼癌女儿这一类,救助起来是最让人头疼的。”广州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欧阳炳惠谈到,对于困难人群的重大疾病救助,红十字会、慈善会等机构的能力是有限的。以红十字会为例,它更主要的任务是救灾,对特定人群的疾病救助只是一项补充。
    
    他提到,广州市红十字会有一项社会急救医疗救助专项资金,成立八年来,每年救助500例左右的患者。此救助资金的发放不分户籍,在去年救助的642人中,超过80%都是外省人。不过,这是一笔“救命钱”,只可用来支付急救过程中产生的医疗费,每人救助标准不超过7000元,而且直接和实施急救的医疗机构结算。“受助者多是因为车祸、工伤、中毒、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像谢三秀的眼癌女儿属于其他急慢性病,不在救助范围之内。”
    
    欧阳炳惠透露,广东省红十字会已经考虑实施重大疾病救助项目,目前还在进一步研究。“其实总额也不多,每人救助标准最高一万元,不可能大包大揽。相对于白血病、癌症等动辄数十万元的医疗费,实质作用并不大。”
    
    民间慈善方向:
    
    可成立专业病种基金会
    
    在红十字会、慈善会等机构力所不逮的领域,民间慈善组织却大有可为。欧阳炳惠指出可以借鉴香港的慈善模式,香港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曾告诉他,他们有200多个竞争对手,都是发达的民间慈善组织。
    
    “对于让人头疼的疾病救助,香港是一个病一个病来解决的,这200多个‘竞争对手’中,不少都是各式各样的病种基金会,而且主要都是来自民间的。”再将目光投向内地,重点放在疾病救助领域的慈善组织屈指可数,比如针对贫困家庭白血病患儿的“小天使基金”、针对唇腭裂患儿的嫣然天使基金等少数几个。“在民间慈善组织中,应该既有壹基金这样综合性的,也有其他的多种专项基金。”
    
    “在我看来,要建立面向全社会的重大疾病救助体系,这杆大旗还需要由政府来扛,但一定要全社会的参与。”欧阳炳惠认为,在这一体系中,除了动员各方面的资源力量,成立重大疾病救助基金,还应不断健全医疗保险。
    
    而全社会的参与,“需要放开国内的慈善体制,积极培育民间慈善组织,但这有一个过程,需要一步一步来走。”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3/2011032919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