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秦宫非:中共“创造”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历史
(博讯2010年12月19日发表)

    
    作者:秦宫非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2月10日,必将与2010年10月8日一起,成为中国人永远记住的日子。这一天,201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市政厅举行。
    
    然而,作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刘晓波却未能出席颁奖典礼,甚至连其妻子刘霞也未能出席颁奖典礼。所有参加颁奖典礼的人面对的,仅仅是一把“空椅子”。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Thorbjoern Jagland)只能把奖章及证书放在“空椅子”上。
    
    让中共政权想不到的是,正是这把“空椅子”让我们见证了中共政权所“创造”的一系列前所未有的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也让这次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成为最重要的和平奖。
    
    首先,狱中人士获得贝尔和平奖,只有希特勒的法西斯德国可以与中共政权相媲美。1935年,德国政论家、人权卫士卡尔?冯?奥西茨基(Carl Von 0sietzky)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当时奥西茨基却被关在奥尔登堡附近的KZ?伊斯特维根(KZ Esterwegen)集中营。1931年,奥西茨基因为发表反战文章被希特勒当局以“高度叛国罪”关进了集中营。2010年,中国作家、人权卫士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此时,刘晓波却被关在辽宁的锦州监狱。2008年12月8日,刘晓波因为发起“零八宪章运动”而被中共当局抓捕。一年后的2009年12月25日,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随后关进锦州监狱。
    
    无独有偶,中共政权与法西斯德国一样,对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进行了抨击,认为干涉了他们的内政。奥西茨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法西斯德国外交部表示,奥西茨基系因犯有泄露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安全等罪被德国司法机关依法逮捕判刑的犯罪分子。某些人打着“维护和平事业”的旗号,授予其诺贝尔和平奖,完全是颠倒是非,充分暴露了他们粗暴干涉德国内部事务和侵犯德国司法主权的政治图谋。我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他们的行径绝不能改变德国社会进步和发展的事实,也蒙蔽不了世界各国人民。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这样说:“刘晓波是因触犯中国法律而被中国司法机关判处徒刑的罪犯,其所作所为与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背道而驰。诺委会把和平奖授予这样一个人,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
    
    中共政权还与法西斯德国一样,为了挑战对抗诺贝尔和平奖,都试图设立另一个奖。因为奥西茨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法西斯德国于1937年颁布法令,禁止任何德国人领取诺贝尔奖,并设立了德国国家艺术与科学奖(Deutscher Nationalpreis für Kunst und Wissenschaft)取而代之。因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中共政权设立了“孔子和平奖”,并赶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一天即12月9日举行颁奖仪式,将首届“孔子和平奖”颁给台湾国民党前主席连战。
    
    “孔子和平奖”一词最早见于2010年11月16日的《环球时报》。署名苏黎世银行驻华代表处代表的刘志勤在《中国要设立“孔子和平奖”》中说:“我们常常讲要争夺话语权,其实这是个机会,中国的民间机构应当考虑设立‘孔子和平奖’,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评比和筛选,淘选出真正的和平奖获得者。这是中国人向全世界宣示中国的和平观,人权观的最好时机。”
    
    这项提议之后,才只有三周时间,首届“孔子和平奖”就已经出炉。看了首届“孔子和平奖”颁奖仪式之后,有评论者认为“孔子和平奖”创了世界多项“之最”:1、一个和诺贝尔和平奖抗衡的国际大奖,从提出、到选拔、颁奖,速度最快——不到一个月;2、颁奖后,获奖本人并不知情;3、国内外媒体在场的颁奖,政府官员却否认……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颁奖仪式上,组织者安排了一名小女孩代替连战领奖,接过的不是奖座或奖章,而是用丝带捆绑的据称是十万元的一大摞人民币。对此“闹剧”,只能说明中共政权存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土财主”心态,试图以区区的十万人民币来收买连战。
    
    其次,在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宣布刘晓波获奖之后,中共政权不仅向挪威政府提出抗议,认为干涉了它的内政,并取消了与挪威的一些会议。而且,中共政权还要求世界各国不要参加颁奖仪式。中共外交部长崔天凯发出警告,欧洲国家不要发表声明支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那些在12月出席颁奖典礼的欧洲政府官员,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中共政权发出的压力,致使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邀请的65个国家中,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突尼西亚、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菲律宾、伊拉克、伊朗、越南、阿富汗、委内瑞拉、埃及、苏丹、古巴、摩洛哥、中国等16个国家拒绝参加颁奖典礼。这也是中共政权“创造”的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之一。2003年,伊朗人权卫士希尔琳?艾芭迪(Shirin Ebadi)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尽管伊朗政府起初做出了种种消极反应,但伊朗驻挪威大使最终还是出席了颁奖仪式。
    
    在此需要提及的是,本来就只邀请了65个在奥斯陆设立了大使馆的国家,只有17个没有出席,剩下的都出席了,出席的国家占了绝大多数。然而,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却撒谎称,有一百多个国家没有出席。
    
    第三,虽然都是狱中人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然而中共当局却比法西斯德国走得更远。奥西茨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的1936年11月7日,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法西斯德国当局将他释放,于是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于1936年11月23日前往奥西茨基的住处给他授奖。然而,虽然面临同样的国际压力,甚至这样的压力有可能比当时法西斯德国受到的大许多倍,可是中共当局却坚决拒绝释放刘晓波。
    
    不仅如此,中共当局还从2010年10月8日开始,就将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软禁。甚至,还将张祖桦、刘荻、莫之许等众多人权卫士软禁。更有甚者,王荔蕻、赵常青、吴淦(网名“屠夫”)等人权卫士,仅仅因为庆祝刘晓波获奖而在一起吃饭,还被中共当局以“扰乱社会秩序”而拘留8天。郭贤良还因为宣传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被捕。
    
    此外,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中共政权不仅不让刘晓波出狱领奖,而且也不让刘晓波妻子刘霞出国替刘晓波领奖,甚至不让国内其他人士替刘晓波领奖。为此,中共政权阻止了茅于轼、艾未未、刘晓原、崔卫平、莫少平、贺卫方、李苏斌、江天勇、何光沪、廖亦武、郝建、张博树、郭玉闪、芳草、王京龙、端启宪、于方强、贾葭、贾葭的夫人、胡佳的妹妹、滕彪的夫人、吴思的女儿、卢跃刚的夫人、丁东与邢小群的儿子丁丁等众多人士出国。
    
    正是因为中共的“创造”,导致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无人领奖。为此,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只能放置一张“空椅子”。自诺贝尔和平奖自从1901年开始颁发以来,在一百多年历史中,还从未出现过无人领奖的情况。1975年,苏联核物理学家、人权卫士安德烈?萨哈罗夫(Andrei Dmitrievich Sakharov)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虽然苏联当局禁止他离境领奖,但他的妻子却能替他领奖。1983年,波兰团结工会主席、人权卫士列赫?瓦文萨(Lech Watesa)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瓦文萨担心出国后不能回国,由他的妻子妲努塔替他领奖。1991年,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主席、人权斗士昂山素季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由于昂山素季被缅甸当局软禁,由她儿子替她领奖。
    
    也正是中共的“创造”,导致参加诺贝奖和平奖颁奖典礼的嘉宾,来自中国大陆的只有万延海和苏雨桐两位人士。实际上,万延海和苏雨桐也是早在诺贝尔奖宣布之前就离开了中国大陆。而在诺贝尔和平奖宣布之后离开中国大陆而去参加颁奖典礼的大陆人士就一个没有。著名作家戴晴本来有这样的机会,却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实在让人感到遗憾。
    
    对此,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Thorbjoern Jagland)在颁奖仪式的演讲词中说:“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授予刘晓波这项奖是必要的、应该的。”
    
    虽然“空椅子”的存在表面上是中共政权取得了胜利,但它却向世人发出了刘晓波至今仍然未获得自由的信号,让世人在2010年12月10日之后的每一天,都要为刘晓波以及中国人权卫士的自由发出呼吁,为中国转型发出呼吁。对此,亚格兰说,虽然我们只能看到一张空椅子,但是,这张椅子是留给刘晓波的,也是留给许多其他在监狱中的人的,留给很多很多不能来奥斯陆参加颁奖典礼的人的。
    
    最后,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中共政权一方面封锁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另一方面却开动其宣传机器对诺贝尔和平奖进行攻击。新华社于10月12日发表了对挪威科技大学教授科尔斯塔的采访。在这篇伪造的采访中,假借科尔斯塔的口严厉抨击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把今年的和平奖授予刘晓波,认为“这是大错特错”。
    
    10月18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题为《诺贝尔和平奖究竟唱的是哪出戏——首都大学生质疑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文章。这篇造假的文章借用首都大学生之口,也对诺贝尔和平奖进行攻击。
    
    而就在颁奖典礼举行当天,《环球时报》还发表《今天的奥斯陆像邪教中心》的社评,“今天在挪威奥斯陆将上演一场闹剧:‘审判中国’。几经沧桑的诺贝尔委员会将颁发同一名称的“诺贝尔和平奖”,但当年的和平精神被篡改,代之以极端的‘西方原教旨主义’,一个名叫刘晓波的中国囚犯,将受到欧洲最盛大仪式的奇怪膜拜。这种通常在邪教组织里才会发生的闹剧,却在欧洲的文明世界堂而皇之地登场。”在这里,《环球时报》攻击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是“邪教”,实际上,依照中共政权对邪教的定义,中共政权本身才是邪教。
    
    不仅如此,正是中共这个邪恶政权,在颁奖典礼举行之时,还组织了近百名挪威华人到奥斯陆市政厅门口抗议,反对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实在让人感觉荒诞。
    
    正是中共政权“创造”出来的诺贝尔和平奖“奇迹”,让世人明白了面对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极权主义政权,不能再继续对它制造的人权灾难置若罔闻,而必须时刻对它表示关注,必须时刻对生活在其统治之下的公民争取人权与自由的行动给予声援和支持。
    
    正如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Thorbjoern Jagland)在颁奖典礼的最后所说:“在当今社会不少人忙于数点钞票,很多国家只顾及眼前的本国民族利益或对刘晓波的倡议和努力置若罔闻时,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再一次决定,通过和平奖的颁发,来支持为全人类利益而奋斗的人们。”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2/2010121923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