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雷鸣声: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盛典鼓舞人心(图)
(博讯2010年12月16日发表)

    作者:雷鸣声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2010年的12月10日,是一个异常特别的日子,这一天既是世界人权日,又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日。当然,要不是因为刘晓波和张祖桦在2008年12月8日晚被警方传唤,这一天也会是《零八宪章》发布两周年的纪念日。刘晓波获得本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可谓是举世震惊,如今,和平奖的颁奖盛典自然也是举世瞩目。
    
    有海外媒体曾一度传出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盛典可能取消的消息,因为不仅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身在狱中而无法领奖,即使是他的妻子和兄弟,也被软禁或警告不得代为领奖。更为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颁奖日之前,包括茅于轼、莫少平、贺卫方、张博树、崔卫平、艾未未等许多人悉数都被禁止出境,即使他们的目的地并非挪威。而在异议阵营当中,被禁止出境参加颁奖盛典的更是数不胜数。
    
    11月11日,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秘书长伦德斯塔德在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认为,颁发给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的和平奖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重要”的诺贝尔和平奖之一。伦德斯塔德说,由于中国政府的立场,刘晓波可能将成为过去100多年以来不能亲自前来、不能派代表来领奖的第一人。
    
    当然,刘晓波获和平奖的重要性绝不单单因为他自己以及自己的亲朋好友无法去奥斯陆领奖,更为关键的其实还是因为刘晓波在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道路上艰苦卓绝的表现。纵观诺贝尔和平奖的授奖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从马丁.路德.金到萨哈罗夫和瓦文萨,从图图主教到达赖喇嘛和昂山素季,这些和争取民权密切相关的得主无一不是重要的获奖者。
    
    刘晓波博士获奖以后,挪威诺委会便开始筹备颁奖典礼。受刘晓波妻子刘霞女士的委托,在美国的公民力量组织负责人杨建利博士协助筹备颁奖典礼,包括联系出席者。虽然杨建利努力争取多邀请一些国内人士参加该活动,但是,由于中共当局的横刀立马,到颁奖之日,出现在颁奖大厅的国内人士寥寥无几。
    
    杨建利在颁奖日前几天向香港《苹果日报》提供了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观礼名单,在此名单中,旅居海外的中国异见人士有20人,占大多数,欧美政治家13人,香港则有6位人士获邀出席。他们将代表全世界关注中国民主自由的人,在奥斯陆市政厅见证那不凡一刻。
    
    据杨建利透露,一批流亡海外中国民运人士将出席颁奖礼,老一代的有《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八十年代中期在中国民运中担纲重任的天文学家、中国科技大学前副校长方励之;“六四”学者代表、著名作家苏晓康。后一代则有“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柴玲、封从德;“六四”伤残者代表方正;“六四”工运代表吕京花等。
    
    此外,文革后首批赴美留学并成为政治异见人士、后被中共从越南诱捕判监的王炳章,其女儿则代表内地被囚禁良心犯出席;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代表内地数千万受打压宗教人士;热比娅将代表新疆受中共歧视的少数民族;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也派特别代表出席。
    
    而香港获邀出席嘉宾共6位,分别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立法会议员刘慧卿、梁国雄,以及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潘嘉伟。显然,实际参与此次颁奖盛典的人数还远不止这些,据悉,独立中文笔会元老蔡楚以及独立中文笔会前秘书长张裕也出席了此次盛典,而出席此次盛典的外国元首也不在少数。显然,此次颁奖典礼可谓是盛况空前,参与者遍及世界各地、各行各业,既有社会名流也有对刘晓波默默无闻的支持者。
    
    在12月10日的颁奖盛典现场,诺委会主席亚格兰德再次重申:“必须释放刘晓波”,在他的话尚未讲完的情况下,挪威国王带头起立,掌声经久不息。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在颁奖现场,还出现在美国众议院议长洛佩西的身影,据悉,她是在最后一刻决定出席此次颁奖盛典的。佩洛西在声明中表示,希望通过出席颁奖传达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就是美国政府支持非暴力、民主自由、捍卫基本人权。就在颁奖前两天,美国众议院审议以402对1票通过了“祝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决议案。
    
    从获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时开始,中共当局就火冒三丈,到10月8日正式宣布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后,当局更是怒不可遏,虽然在短期内对刘晓波获奖进行了低调处理,但是最终还是忍无可忍,不惜发动国内各种媒体对刘晓波进行文革式的大批判,并将诺贝尔和平奖以及挪威诺委会说得一无是处。
    
    距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还有3天的10月7日,中共当局再度发起强烈攻势,异常激烈地对诺贝尔委员会展开措辞强烈的攻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指责诺委会给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颁奖是“一些人自导自演一场反华闹剧”。姜瑜宣称全世界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机构站在中国一边反对诺贝尔和平奖,但是她的说法立刻遭到诺贝尔委员会的驳斥。在颁奖当天,中共的《环球时报》发表骂街式的社论,将这一天的奥斯陆诬为“邪教中心”。
    
    事实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接受邀请出席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就连印度、巴西、南非、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也都出席,应邀参加的国家至少有45个。据诺委会提供的信息显示,19个不出席刘晓波颁奖仪式的国家,除中国外,还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哥伦比亚、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越南、菲律宾、古巴等。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从这些不出席盛典的国家名单中,我们不难看出,大多数都是些人权纪录恶劣的国家,它们的统治者多半和中共当局臭味相投。
    
    由于刘晓波及家人无法出席此次盛典,颁奖日前夕,诺委员会秘书长伦德斯塔特表示,届时,奥斯陆市政厅颁奖台上将摆放一张空椅子和刘晓波肖像。果不其然,在颁奖的这一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张为刘晓波保留的空空的座椅。挪威女演员李芙.乌尔曼在现场象征性地代表刘晓波朗诵他的作品《我没有敌人》。另外,美籍华裔小提琴家张万钧也在出席此次盛典时现场演奏了中国民谣《茉莉花》和《彩云追月》。
    
    12月10日,颁奖盛典终于如期举行,不管是在现场还是通过其它途径,当我们看到颁奖大厅里悬挂的大幅刘晓波画像时,相信很多人都会心潮澎湃。虽然很多人无法去到奥斯陆颁奖现场,但自己的心早就飞到了颁奖现场的人山人海之中,见证着这一伟大的历史性时刻,感受着现场的壮观和凄美。从那一张空椅子上,我们依然能看到刘晓波那伟岸的身影和崇高的精神。获奖人的空缺是一种缺陷美,它既彰显了中国异议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同时还诠释着中国恶劣的政治和人权状况。
    
    据悉,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举行的头一天,中共当局向台湾前任副总统连战颁发了“孔子和平奖”。当局此举犹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是,骨子里抵制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的中共绝不会是真正的和平倡导者。孔子虽然伟大,但“孔子和平奖”却不可能像孔子一般流芳百世,更不可能和诺贝尔和平奖同日而语。
    
    从近段时间中共当局对异议阵营的疯狂打压情况看,中国的社会生态正急剧恶化,高呼“中国崛起”与“和谐社会”的中共统治集团依然在倒行逆施,他们的所作所为让人看到了他们的弱智和内心的虚弱。和平奖颁奖盛典上的那一曲曲乐声,吹响了中国进步力量争取民主、人权、法治的号角,也是为独裁的中共当局敲响的一记警钟。
    
    
雷鸣声: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盛典鼓舞人心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2/2010121623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