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抗美援朝”——中朝两国的“别扭故事”拾零/淳于雁
(博讯2010年11月06日发表)

    上个月间,为了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60周年,中朝两党两国“相约而同”,在
    北京与平壤举行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的隆重纪念活动,中国的“候补国家主席”习近平和
     北朝鲜“金氏王朝”的王储金正恩,分别在大会上亮相,好不热闹。习某人为了讨好北朝鲜, (博讯 boxun.com)

    还说了一些不顾违背历史真实的“甜言蜜语”。双方久违的“用鲜血凝成的友谊”(朝鲜语的汉
    字不用“友谊”,而是用“亲善”二字),又被“炒冷饭”炒了一阵子。
    所谓“中国人民志愿军”,其实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制部队,只是为了在国际上掩
    人耳目,把帽徽和军衣扣子上的“八一”两字抹掉而已。先后派赴朝鲜作战的主力野战军至少
    有三个兵团,还有其他的编制,累计兵员多达约三百万人。将领中除了彭德怀将军(当年
    未授军衔,他还不称元帅)为首任司令员,参与指挥作战的有陈赓、洪学智、杨成武、邓
    华、杨勇等一批知名将军。充当志愿军的中华儿女有多少人落得无谓牺牲和重伤残废,中
    共当局至今没有发布经过正常统计的准确数目及名单,因此有各种数字版本,出现十几
    万、三十几万、五十几万等不同说法。有一种统计煞有介事分别列出来自各省、市、自治
    区的志愿军死亡人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瞎编”之作。
    
    “中宣部”是根据政治需要来说明志愿军伤亡人数的:若要炫耀中国军队的强大善
    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如何消灭美、韩军队和联合国军,就大量缩小己军的死亡数
    字,夸大敌军的死亡总数;若要显示中国军队如何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作出重大牺牲和伟
    大贡献,则把己军的死亡总数做得大一些,以彰丰功伟绩。所以有一些官方、军方数字只
    报死亡11万人、18万人,而康生对阿尔巴尼亚的“独夫”恩维尔.霍查、邓小平对日本共产党
    领导人,都说过“牺牲40万人”。现任总理温家宝访问朝鲜发表讲话时,也说志愿军死了40万
    人。参考苏联的有关解密档案有根有据的统计数字,则透露中国军队在三年“朝鲜战争”,死
    亡人数为一百万人。总而言之,由于中国官方的严格保密封锁,即使过了30年也违反国际
    惯例,不解密历史档案,致使“抗美援朝”中国究竟派出多少部队、多少兵员?在战争中究竟
    死亡多少人、伤残多少人?至今仍然是个真相不明的未知数。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在保卫北朝鲜金氏政权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不但作了人员伤亡的重
    大牺牲,而且从国库里拿出数以亿计美元的外汇、甚至举债向“老大哥”苏联购买他们的“米
    格”战斗机、“喀秋莎”火箭炮等军事武器,要中国百姓勒紧裤腰带、用血汗钱来偿还。令人
    悲哀的是尽管当年的“毛共”为了拯救北朝鲜金日成政权,对自己的人民采取欺骗宣传、恐吓
    强制的手段,付出了如此惨重的牺牲和慷慨无私的援助,人家并不把你当回事儿,有时甚
    至还表现对你很反感。真是“呜乎哀哉”。
    
    除了死人、出钱,板门店停战协定签字后,志愿军部队在被炸成一片废墟的首都平
    壤,还投入大批人力和资源重建城市;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市容面貌焕然一新。其中的“牡
    丹峰剧场”就是相当讲究的一例,地面和地下各建一座剧场,即便地面的被炸掉了,地下的
    还可以照常演出。平壤这一群建筑都是志愿军帮助盖的,但是朝方当局从来不提及,而完
    全归功于他们的“千里马精神”。
    
    听过在“对外经委”工作的朋友说,平壤的“地铁”是中国派出一批工程技术人员设计援建
    的,也算是“无私”的吧。辛苦劳动了几年,等到建成以后要举行盛大的通车仪式了,朝方便
    把中方人员“请”回中国去,不让彼等在场“碍事”,对外宣传“地铁”完全是他们自己设计、自
    己建造的。据说后来出现一些“车内空气调节”等操作技术问题,他们自己解决不了,才不得
    不私下央求中方再派设计的工程师前去“搞掂”,委实可笑。
    
    “文革”初期还听说金日成和毛泽东争当“红太阳”的趣闻。当年非常狂妄的中国“红卫
    兵”到处声嘶力竭地高呼“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他们在辽宁省的边防重镇
    丹东市,架起强力高音大喇叭,隔着鸭绿江向朝鲜的新义州方面,播放这个当今成了“笑
    柄”的口号;还到处张贴大字报,扬言要逮捕批斗“走资派金日成”,破口大骂“朝修”。朝方
    对此非常反感,“以牙还牙”也组织用高音喇叭反击,高呼“金日成将军才是朝鲜人民心中的
    红太阳!”。
    
    为
    此,朝方在国内外公开“反中(共)”“反华”,捣毁各地的“志愿军陵园”,砸烂“抗美援朝”烈
    
    士们的墓碑,连设在平安南道桧仓郡原志愿军政治部后面、由“不要脸”大文人郭沫若题词写
    的毛岸英的大墓碑也未能幸免,实在冤枉得很。
    
    类似的朝中之间的“别扭故事”还很多,诸如什么领土纷争、民族矛盾、历史问题等等,
    不胜枚举。足见所谓“用鲜血凝成的友谊”,实际上是极靠不住的。一旦翻脸,“中国人民志
    愿军”曾足于流成江河的鲜血,也变成白水付诸东流了。难怪当今有些中国军队研究战略的
    人士警告:北朝鲜携带核弹头的远程导弹,既能射向东京、华盛顿,也能打到北京啊。言
    之有理,堪足警惕。你看那个金正日会见美国卸任总统克林顿便眉飞色舞、笑逐颜开,而
    见到中国党政军领导人则板起面孔、冷若冰霜,八成也能猜出他老人家心里在想什么了。
    
    (2010年11月6日 原载《澳洲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1/2010110622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