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国企改制看今天的大陆/子乙
(博讯2010年11月05日发表)

     中共是一个靠“阶级斗争”起家的党,它残酷内斗的历史,和建政后对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已为世人所知。中共建政后,干了些什么?今天,当中共又推出“改制”,正式将大批毛时代的国有企业,改为“私有”,其内幕和经过又怎样呢?
    
     欺骗是中共惯用的手段,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在苏俄支持下迅速占据日伪地盘,打起“解放劳苦大众”的旗帜,打土豪分田土,组织农民从国民党手中夺取了政权,然而建政没到三年,便在合作化名义下,将刚分给农民的土地悉数没收。没过十年,人民公社的噩梦就降到了他们头上,农民醒时,枷锁已牢牢铐住了他们!不过“狼来了”的故事不会长期发生! (博讯 boxun.com)

    
    为建立一个与独裁政权相适应的经济基础,毛泽东校仿苏联,为在中国建立一个适这高度独裁国家的经济基础,这便是中国国有制的由來。国有制内的弊端,我已在<血纪>中用我亲身经历作了记载。
    
    同苏联一样,毛施行了国有制二十八年,不但无法超越经济发达的“资本主义”世界,連本国老百性的吃饭穿衣都解决不了,老百姓生存不下去了,作为基礎的经济,最终裁判了“公有制”的淘汰。
    
    1984年在时任重庆市人大主任的邦助下,我得到“第二次落实政策”,调入位於北碚市中心的重庆农用汽车厂,得以有机会亲身体验国有制企业连年亏损 的真实内幕,当时亏损已使中共处於焦头烂之中,在<血纪>中我用亲身经历记载了这段历史。
    
    2007年在“改制”名义下,由当时主管工业的重庆市付市长吴家农作主,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原厂长卢国瑞以五千万低价,将总值两个亿的工厂连同土地,卖给了“私有的”力帆集团老板尹明善。
    
    尹老板占用了这么一大片“黄金宝地”和大笔生产资源,不但生产没上去,产品结构未作任何调整,他们给留职员工每月工资仅六百人民币(只合八十美元),当今世界上难找,工人们称他比周剥皮还凶的吸血鬼。
    
    他非但不以为耻,反而成天打着这片土地的主意,后来他在保护市区环境的名义下,找到了迁厂理由,与区政府密议后,达成政府划五倍土地进行交换,力帆迁的协议。
    
    该厂位於北碚市中区,原来北碚区政府早有打算,已将这块位於市中区的土地(占地160亩,价值估为5亿)卖给房地产商,要力帆迁厂的理由,十分看得,区政府说这个厂留在北碚市区,於市区环境不利。
    
    但是工厂是工人们求生存的依托,这家工厂不存在了,他们将流落街头。因而迫使他们奋起反对,截穿当局不可告人的图谋,当局慑於他们不断上访所阻,一直未敢施行。
    
    而原先号称主人的工人,在一夜间变成了私有老板管理下可以任意被解雇的合同工人,这一次行动将原有的一千多职工一次性解除了七百多人,被解顾的工人为生存被迫向重庆市政府上访,均受阻拦。改制后事实证明,写在协议上,尹老板发展生产,寻求新产品结构,走出困境的承诺全是骗人的鬼话。
    
    就这样辐员一千三百人的工厂,短短不到三年,就将所有员工全部甩掉,工人们省悟到“改制”原来同中共推行的政策一样,是一场官商勾结的大折腾,是一个以中饱私囊为目的,出卖在厂一千三百名职工的骗局。
    
    2008年10月该厂付厂长李安林被愤怒的职工暗杀,职工周兵被处以极刑,改制刚刚开始专汽厂连死两人。
    
    2009年11月力帆公司企图将所剩下职工全部甩掉,在当局策划下,贸然将工厂迁往新开发区。该厂留厂工人再次上访中共市委,被军警“阻绕”,职工朱敬明当场在军警猛烈的垃扯中弄成了脑震荡,这件事被记者乔龙采访,并在亚州自由之声电台将此事暴光,市政府查到力帆当年并无有关环保协议,以保护市区环境为名迁厂不成立。
    
    今天你们该回过头看看,一个千人工厂,一场改制,也要发生这种无缘无故的伤亡,人们要问:这执政党的执政能力有多高?
    
    过了一年,这些硕鼠大概补办了这些手续,2010年11月1日,力帆在政府指示下,悄悄搬出。留厂职工马上警觉到自已将被甩向社会,成为无依无靠的社会弃儿,於是奋起护厂,关闭了前后厂门,打出“尹明善滚回去”的标语,举行驱赶力帆的罢工,我替这些员工祈祷,愿上帝保佑他们。
    
    目前这个僵持状态已历四天,区政府、力帆头目、机电公司头目,轮翻到现场游说,企图用空口承诺和威协瓦解他们,达到恢复常态的目的。
    
    为了使掌权者变成亿万富翁,中共已堕落到不择手段,不顾工人死活的地步,这“改制”闹剧全国上演以来,引发工人罢工不断,虽各有不同的背景,它们共同添加了未代中共专制王朝的晚景。
    
     子乙
     2010年11月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1/2010110500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