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黄燕明:一个不平静的历史性夜晚——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图)
(博讯2010年10月10日发表)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黄燕明:一个不平静的历史性夜晚——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黄燕明:一个不平静的历史性夜晚——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照片说明:2010年10月5日,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召开,陈西、黄燕明等与会者手持刘晓波照片,身穿写有“我是刘贤斌”的服装,呼吁释放刘晓波、刘贤斌等良心犯。)
    
    黄燕明:一个不平静的历史性夜晚——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今天,是贵州人权研讨会星期五的例行聚会,原定在这次讨论会上,由杜和平为大家演讲,但是,派出所警察以谈话为由把他带走,由此,我们的话题转到了刘晓波、高智晟、魏京生、胡佳、执比娅等五位中国民间人士角逐诺贝尔和平奖之事。在人权捍卫者们热情洋溢的讨论中,决定了无论这次桂冠落入到那一个中国人之手,我们今天晚上8点正都一定要在贵阳人民广场“花卉钟”前为之而庆贺。
    
    然而,当大家兴高采烈地讨论时,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高飞(大队长)也来到会场并坐在那里监听着大家的讨论。我与湖北网友小许(到贵州旅游、会朋友)一起向大家告别,先行回家并守候在电脑前看网络实况诺贝尔和平奖转播,以确定是否是中国人获奖。5点左右时,当主持人宣布“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三个音节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念的是英语,立即打开《博讯》,再次在快讯上确证后,我才相信上帝的“神迹”降落在中国了。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主席是这样表示的:“如果我们不投票给刘晓波,我们等于是背叛了中国境内的人权。我们不能坐视中国境内持续发生的人权侵害。”啊!这是多么令人鼓舞和兴奋的消息。自“民主墙”魏京生先生被判刑起,民间人士以其悲壮、坚忍走过了慢慢三十多年的人权之路,今天,诺贝尔和平奖,它终于属于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属于刘晓波!!!我把“刘晓波!刘晓波!贵州人权研讨会祝贺你,我们将为你庆祝!我们为你喜泣而泪!!!!!!!!”的这一消息发布在推特、SKYPE上,又发出了贵州人权研讨会将在贵阳人民广场庆祝这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颁奖。
    
    我在电话中与陈西商议,他买鲜花,我复印刘晓波的彩色照片。我把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告诉卢勇祥后,立即跑到菜场买来了酒菜,与到贵阳旅游、会朋友的翁先生(北京)、小许(湖北)一起共同庆贺刘晓波获奖。吃完饭后,我们下楼前往广场。刚走到街道口时,二个人走上来,其中一个出示了警官证(一个是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区分局警官;另一个说他是威清派出所副所长)后说要找我谈谈。我说我今天有重大的事情,你有什么事,改天再谈吧。他不准我走,打电话的同时来了一小车,下来五个年青人围着我们。我请他们出示传换证,他们说没有,只是要我到派出所里去谈谈。我说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侵犯我的人权和自由,我不去。双方僵持在路边上。一会,管段的女警王倩也来了,在那里好话劝说我跟他们走。其间,他们还不断地索查小许的身份证及问他到这里来干什么?纠缠了半个多小时后,分局的这个警官说:“对你明说了吧,我们接到了上级下达的任务,今晚不准你到广场上去。”意识到不可能脱身,于是,我就对他说:“我与你们走,但是,我的两个朋友不远千里到贵阳来玩,今天晚上他们要到广场上去拍拍照片以示留念,请你们不要损坏贵阳好客的民风。”他说:“好的,你的朋友,我们不会为难,他们想到那里去玩是他们的事”。当我把相机和背包递给小许时,要他们自己去玩时,国保警察又紧张起来,一定要看看相机里面有什么东西。小许说:“相机里面是私人隐私,不可能给你们看。”这时,他们叫我与四个年青警察先走,二个人继续纠缠着小许。
    
    我与他们到了派出所后,小许一会儿也到了。他们不知用什么威胁的方法,查看了相机?小许把相机给我后,他们让小离开了。派出所的教导员来后,他们集中到楼上开了一个会,让二个人和我在接警室里。分局的这个警官下来后,就与我摆谈起来。他试图用马克思主义那一套陈旧的、被人民已经丢弃的东西来说服我,其漏洞百出的话语经我一、二句话驳斥后就不再吭气了。这时,一些年青的派出所警察好奇地问刘晓波谁。我把印有“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的宣传名片分发给这些警察后,就把“89•六四”民主运动如何发生?中共军队如何开着坦克血腥镇压了学生和北京市民,以及死难了多少人、而刘晓波又为何坐牢、《零八宪章》又为何事、诺贝尔和平奖是怎么回事都作了一一讲解。一个警察说到,中国人得到诺贝尔奖金,这应该是好事呀!你们到广场上去可能还要搞其它事吧?我说到:搞那样事,我们仅仅是到那里去照照像,作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欢聚留影!但是,政府就心虚和恐惧成这个样子,唉!
    
    到了十一点钟时,分局国保警察接到神秘电话后对我说,谈话现在结束了,我送你回家吧。我说家离这里近,自己走,他一定坚持要送我。车到山林路段我住的地方时,我把印有刘晓波彩色复印像送给了这个警察,我对他说:“世界著名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这个还坐在中国监狱里的人,我到广场上去就是庆贺他的获奖,这个画像你留着纪念吧,以后,可要作一个有良心、有公义的警察,不要随便侵犯公民的人权和自由。”
    
    是的,正如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决定的那样: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以表彰)刘晓波为中国的基本人权而进行的长期的、非暴力的的努力。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长期以来一直相信,人权和和平是紧密相关的。人权是诺贝尔遗嘱中提到的“国家间的兄弟友情”的前提条件。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原定在人民广场与推友们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这一良好的愿望被国保破坏,事实证明,我们的人权再次遭到严重侵犯和剥夺。正是出于善良的愿望,我期望中国政府借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布和民意东风,“释放刘晓波,释放关押在牢中的所有政治犯,启动政改以求国家和民族之进步”。
    
    2010-10-8燕明于山林路居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0/2010101020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