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秦宫非: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转型的助推器
(博讯2010年10月09日发表)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作者:秦宫非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0月8日,必将成为中国人永远记住的日子。这一天,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将201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还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的著名民主人士刘晓波先生,表彰其“为争取中国的基本人权而进行的长期和非暴力斗争”。对此,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主席迦格兰(Thorbjoern Jagland)表示:“如果我们不投票给刘晓波,我们等于是背叛了中国境内的人权。我们不能坐视中国境内持续发生的人权侵害。”
    
    需要提及的是,对于今年的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德国之声记者冯海音认为,这是“对共产党政权一记响亮耳光”。因为诺贝尔和平奖发给在狱人士,刘晓波是第二例。第一例是德国人卡尔?冯?奥西厄茨基。国会纵火案后,他被秘密逮捕进入集中营,1935年在狱中获奖,1938年由于在集中营感染肺结核不治身亡。
    
    虽然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整整迟来了一年,但毕竟最终还是来了。本来,去年就应该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因为去年对中国来说很有特殊意义。2009年正好是“零八宪章”运动一周年、镇压“法轮功”十周年、“六四”屠杀二十周年、镇压“民主墙”三十周年、镇压西藏五十周年、中共建立政权六十周年。如果在中共政权刚刚结束其六十周年庆典之后一周之内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正好可以给予中共政权狠狠一击。而且,当时的刘晓波,即将面临中共当局的审判。如果他授奖,在强大的国内国际压力之下,中共政权有可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对刘晓波判刑。然而,由于各种阴差阳错的原因,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却将去年的和平奖授予刚刚上台不到一年的奥巴马,当然引来无数的质疑。也正是为了弥补去年的失误,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终于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以对中共政权持续的人权侵害表示关注。
    
    实际上,中共的持续人权侵害,早就值得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对此,笔者在《“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兼评温家宝的“多难兴邦”》(/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6329)就罗列出中共政权制造的户籍制度、大跃进、民族屠杀、文革、计划生育、地震、六四屠杀、镇压法轮功、土地征用、强制拆迁等十大灾难,每一大灾难都罄竹难书。除此之外,还有中共政权每天每时每分每秒制造的各种各样的灾难,这些灾难放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会让民众大惊失色,然而,在中共政权统治之下却见怪不怪了。
    
    当然,面对中共政权的人权侵害,除了需要国际社会关注之外,更需要国内人士的关注。为此,近三十年来,一批有又一批的人士对中共政权的人权侵害表示关注,发起了民主运动、维权运动、公民运动,试图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以结束这种人权侵害的日子。然而,面对掌握了暴力机器的中共政权,这些民主人士、维权人士的努力,不仅没有结束人权侵害,反而使他们自己也被人权侵害。即使如此,这些人士仍然没有被中共的红色恐怖吓到,反而在不屈不挠的抗争着……
    
    刘晓波先生就是这些人士中的典型代表,他并因此而先后三次入狱,并长期受到软禁、监控。1989年因积极投身“天安门”民主运动,当年6月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逮捕,9月被开除公职,关押于秦城监狱一年半后,1991年1月出狱。1995年5月,因组织纪念“六四”六周年的请愿活动,至1996年1月被监禁在北京郊区,1996年至1999年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劳动教养3年。2008年12月8日,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2009年6月23日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同年12月25日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晓波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因此,对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大陆专门致力于维护人权的组织“维权网”,在《争取中国民主人权征程上的里程碑——“维权网”就刘晓波先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中表示:“纵观刘晓波先生已走过的大半人生,都是在为中华民族和平、民主与人权进步而努力抗争,并因此承受了长期的牢狱灾害。刘晓波先生为中华民族的进步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和牺牲使他今天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可谓实至名归!”
    
    提到刘晓波,特别需要提到他参与发起的“零八宪章”运动。2008年12月,在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之际,以刘晓波、张祖桦为首的一批民主人士、维权人士,从《七七宪章》获得灵感,发布了中国转型的纲领性文件《零八宪章》,引发了声势浩大的“零八宪章”公民运动,吸引了上万民公民签名参与。
    
    今天,刘晓波之所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就是“零八宪章”公民运动的结果。当然,刘晓波的得奖,也要感谢愚蠢的中共当局。如果不是中共当局在《零八宪章》发布之前抓捕了刘晓波,并在一年之后将其判处11年徒刑,从而引发国内各界人士、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刘晓波是不可能获奖的。
    
    自《零八宪章》这场“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的公民运动开展以来,中国的公民社会已经获得了巨大成长,中国公民已经逐渐抛弃恐惧,逐渐走向街头。这就是说,在此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不仅意味着国际社会对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关注,而且必将引发国际社会对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更大的更多的持续的关注。国内人士正好可以抓住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机会,结合国际社会的力量,再继续掀起更大声势更大规模的公民运动,争取在2012年纪念中国建立民国一百周年之前,推动中国实现宪政民主转型。
    
    如果说《零八宪章》是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发动机的话,那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则是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助推器。无论是对于南非的民主转型,还是波兰的民主转型,诺贝尔和平奖往往是在其转型之后临到该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然而,在中国实现民主转型的崎岖道路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异议人士刘晓波无疑是对中国民主事业雪中送炭式地有力鼓舞。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0/2010100919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