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思之:下判杀人,敢问以何“至上”?
(博讯2010年08月21日发表)

     问得似乎有点怪,然而出之于实际。您信么?在司法程序中,规则归规则,实践归实践,它们是两家,往往不搭界。只是不知频频号召“人民利益至上”的人民法院何时才能跳出这个怪圈?我当然实有所指。
    
       2010年7月1日,《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称《规定》)同时明令施行,不料两周之后就在缺乏可信证据支持的情况下,突然对关押近十年的被告人执行了死刑。律师参与“复核”程序竟被无端据之“门”外,若无其事。震惊与困惑之余,为毖后计,无妨回顾一下这个案例—— (博讯 boxun.com)

    
    
      检察院据公安厅指控,起诉张启生贩毒运毒两起:一、1998年中秋,张将“300多块(约100多斤)海洛因从云南运至广东贩卖”,但除认定另一被告人“陈俊国分得赃款5万元”外,其他情节,一概缺如。二、1999年11月,张又购得海洛因108斤,准备销售;经由陈炳锡商请同案被告庄顺盛购买,并由另一被告罗建光协助联络。罗、庄交接时,毒品被截获。
    
    
      张启生否认罪行,惨遭刑讯。
    
    
      一审辩护律师提出证据严重不足,认为指控不能成立。
    
    
      一审法院支持公诉意见,判处张启生死刑。
    
    
      北京五专家就死刑之判进行论证,联合发表意见,全面支持律师的辩护观点,认为判决失据。专家中有两位是最高法院“咨询委员”。
    
    
      张启生依法上诉。
    
    
      我受托介入二审讼事。于2005年1月11日会见张启生。事前他写了一份书面材料交警官转律师呈二审合议庭。我当即致函该案审判长,全文如下:
    
    
      省高院刑二庭
    
    
      张启生案合议庭、李毅审判长:
    
    
      今天会见张启生,看守所的警官交我一份张启生手书的《我的陈述》24页,嘱转呈。
    
    
      材料写于2003年11月26日,12月5日,2004年1月14日,2月28日,6月8日,9月1日。
    
    
      材料主要涉及:1.他本人没有犯罪;2.他在侦查期间受严酷的刑讯逼供;3.他过去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大多是侦查人员写好,而后逼他签署认可的;4.他检举了庄永生、陈炳锡以及相关的官员(主要是汕头机场的许华明处长)的严重的犯罪问题,并提供了重要线索。
    
    
      考虑到上述各项问题于诉讼至关重要,特予转呈,并请附卷备查。
    
    
      关于本案涉及的各类问题与各种情况,拟于详细阅卷之后,另行报告。
    
    
      顺致
    
    
      敬意
    
    
      张启生律师
    
    
      张思之
    
    
      2005年1月11日,于广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8/2010082112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