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旦夕变化的澳洲政治——联邦大选前政治角逐/秦晋(图)
(博讯2010年06月25日发表)

    
旦夕变化的澳洲政治——联邦大选前政治角逐/秦晋

    2010年6月24日毫无疑问是陆克文进入澳洲政坛以来最为痛心疾首的一天,他伤心地掉下了眼泪。前一天晚上的时候陆克文还在强作颜欢面对媒体,不到12个小时,他就被他的同僚无情地请下总理宝座,结束了两年又203天的总理生涯。世事难料,数月前,陆克文还是战后几十年来很少几位获取高民调的澳洲总理,何时开始全面崩溃?其速度之快,来势之猛,令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
    
    个把月前,陆克文工党政府民调直线下滑,前工党总理霍克曾经放风由副领袖Julia Gillard吉拉德取代,可以阻止民调继续下滑,从而保证今年的联邦大选工党胜出。然而吉拉德则一再声明不会接受此议,她更注重的是做好现有的副领袖工作。总理陆克文也断然拒绝下台。
    
    笔者曾经推测,工党政府虽然民调下滑,但不至于成为一届政府。大选逼近,河中换骑本是大忌。陆克文下台,换上吉拉德,不一定有效止住民调下滑。继续陆克文带领大选,也未必大选必输。吉拉德上台的确可以创造一个澳洲女性领袖的历史记录。带着这个问题问了几位澳洲人,他们的回答都是心理上和感觉上还没有准备好。
    
    好像三个星期前,看了ABC电视台晚间7点30分政治评论节目,记者David Marr接受关于他之前写过的批评陆克文报道的访谈,他说到了总理的个性,难于容人,特别提到了2009年丹麦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的言语粗鲁和行为失态,用了英文词“崩溃debacle”。根据Marr的说法,那是陆克文的总理从顶点开始逆转的转折点。当时为之一震。难道真如希特勒东线战场看到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顶尖,但从此未能再前行一步,一直到退到柏林第三帝国灭亡?
    
    不过,2007年的联邦大选工党胜出,使得澳洲的工党政府“从墙根到墙根”,联盟党输得精光彻底。但是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了物极必反的进程。凡事不能完美,总需要留有一定的缺失和遗憾,完美了也就开始向“完蛋”进发了。纽省工党执政时间太长,钟摆开始向自由党方向滑去,一个多星期前的纽省Penrith选区补选,这个传统的工党选区居然发生了百分之二十五以上选民的倒戈,其实在一年以前在另一个传统的工党选区Fairfield已经发生了高达百分之二十七的倒戈,虽然席位仍然由工党获得。可以断定,明年的纽省大选,工党将一败涂地。这次在纽省的州补选,对困扰的联邦工党政府是百上加斤,边缘选区的工党议员开始为自身的席位更加担忧。在这么一种心理恐惧之下,换领袖争取维持选民的支持率。那么陆克文的总理宝座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刻。
    
    为了工党下一次联邦大选的胜利,尽管吉拉德一再表示无意挑战陆克文,在党内各派系的支持下,已经陈桥黄袍加身的吉拉德向陆克文摊牌了。陆克文接受了,满脸堆笑地进行最后的角逐。但是陆克文立刻发现大势已去,遂俯首称臣,吉拉德无争议地成为澳洲第二十七为总理,同时也开了澳洲女总理的先河。
    
    “不谨慎”无疑是陆克文的一大弱点。千里长堤毁于蚁穴。陆克文偶尔出言不逊、错待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贯强势高压作风,累积起来可成大害。按理陆克文深通汉学,当上总理之后更应多用汉文化当中的中庸之道,行事谨慎平稳,善待同僚,善待下属,善解人意,在危难之时才会得道多助。远见未萌,避危无形。看来陆克文只得皮毛,未得精髓,遭此败绩,也是定数。
    
    在澳洲政坛上,这样的政治戏剧不是首出。1990年12月,工党政府财长基廷逼退了名望甚高的霍克总理。霍克当时说,我是被澳洲人民选上的。今天的陆克文也这么说,我是由澳洲人民选举产生的总理。但是澳洲的政治游戏是允许政党按照自己的政治意愿去选择领袖的。在澳的二十多年,亲眼目睹了两次总理被赶下台,都是工党的。反对党领袖被逼下台就数不过来了。简直就是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台。执政十一年的联盟党政府中的财长考斯特罗缺乏基廷的果敢和无畏,也就失去了荣登总理宝座的政治机会。
    
    1990年基廷取代霍克,后效是好的,基廷不负众望,获得了对手的政治失误的机会,赢得了本无指望获胜的联邦大选。那么这一次,工党出于恐慌而临阵换将,把希望寄托在女总理吉拉德的身上,以她新形象赢得和保持选民对政府的支持。对于这个结果,反对党领袖已经说了,“工党政府是换了销售员来销售原产品”。吉拉德能够如同二十年前的基廷率领工党赢得今年的联邦大选,那么替换陆克文就无可非议,不然其效果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而自我贻害。
    
    2010年6月24日于澳洲悉尼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6/2010062505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