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社会稳定
(博讯2010年04月21日发表)

    
    来源:长江日报
     (博讯 boxun.com)

    
    近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举行了首届“清华社会发展论坛”,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在会上发布了一份名为《以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的报告。这份《报告》指出了当前维稳的现实问题,比如我们的维稳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社会冲突背后是利益表达机制的缺失,等等,就此,《报告》提出了以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社会长治久安的稳定新思路。
    
    就既有信息看,这份《报告》尽管只是一所大学的一个院系的课题组得出的研究结果,却有价值。我们的维稳有没有问题,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哪些方面需要调整,这份报告提供了一种相对严谨、系统的分析,也审慎地提供了一些结论与答案。
    
    首先需要明确,不论是这份报告所说的社会稳定,还是我们一般说到的社会稳定,都是指基本制度层面的稳定,或者说是公权力管理视角下的社会稳定。说到“维稳”,人们一般都能想到这大多与政府部门、与权力系统有关。然而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要说,这种稳定究竟指什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稳定,还是不甚明晰,先把这一问题弄清楚,不至产生思维和方法上的混乱。
    
    对于社会稳定,很多地方官员往往习惯以否定的方式来理解。检视一些社会事件带给我们的教训,不出事、不闹事是稳定,出事、闹事就是不稳定;出了事以公开的、公正的方式去处理可能会不稳定,所以以控制、强压的方式来应对就是稳定。稳定不被认为是以公正、公开、公平等为基础而呈现的一种自然状态,而往往被认为是应当人为干预控制,甚至可以不合乎法律规范就能达到的状态。这就是说,哪些事情是维护稳定应当去做的,哪些事情是维护稳定不应该去做的,在权力系统那里还是模糊的。
    
    稳定本质上是社会开放的真实状态,而非权力系统内部感受的状态。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认为,问题哪怕存在,只要不被传播出去,不为外界普遍获悉,仍然是稳定的。为什么当一些社会事件发生时,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不能直面问题,总是希望靠躲闪、避重就轻甚至虚造信息等方式大事化小,为什么虚报、瞒报等问题时有发生,症结就在于稳定问题被视为内部化问题,稳定与否只需要在上级那里有一个说法,不被认为需以政府的公信力为事件寻找解决的出口,给社会一个交待。
    
    这也就是说,稳定并非一种静止状态,而是一种动态平衡。我们认为,矛盾处于隐性状态,利益群体、权利个体不进行表达和行动,公众凡事都选择沉默,或者人为制造这种状态,并不能视之为稳定,这样的社会反而存在极大的风险。人们为了利益和权利,以合法的方式通过表达或行动去争取,让矛盾显现出来,政府依照法律规范合理解决矛盾,满足人民合法权益,社会才会真正处于稳定状态。
    
    实际上,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相互关系,一直被置于我们实现经济社会良性发展的现实之中。“没有稳定,什么事也干不成”,“稳定不是不要发展、放弃改革的稳定”,这些理念体现于我们的各种政策之中。在执政理念层面,我们并非没有共识,需要做的是,正视理念与现实的偏离,重新明确我们需要的稳定、看重的稳定,这是当务之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4/2010042115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