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如何认识当前的经济危机/朱富强
(博讯2010年04月15日发表)

    一些学者认为,包括当前金融危机在内的现代经济危机已经呈现出与马克思时代的经济危机以及1929年大危机根本不同的特性:以前的经济危机表现为生产过剩和有效需求不足,而现代经济危机则表现为生产不足和消费过度;相应地,现代经济危机不再是由收入差距拉大引起的,而是源于特定的监管缺位、政策失误、低估风险等外在因素。例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罗奇就把当前泡沫世界的“原罪”归咎于美联储纵容了20世纪90年代末所创造的股票泡沫,以及所衍生出的资产依赖型的美国经济。这种观点主要建立在这样两个事实基础上:一方面,发达国家普遍地建立起社会保障制度并逐渐完善,使社会弱势群体的生存权和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大大缓解了因贫富两极分化而导致的社会冲突;另一方面,凯恩斯经济学创立的宏观控制理论和罗斯福新政推行的国家干预政策使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波动幅度大为减小,而且还有了可控性。在这些学者看来,现代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已经具备了克服危机的“免疫力”,因而针对早期资本主义制度的马克思经济学在解决现代经济危机方面就显得无能为力;相反,运用现代经济学提供的信息-激励理论、委托-代理理论等来逐渐完善监管制度,就可以更有效地解决外来冲击以及机会主义行为造成的经济危机。问题是,现代经济危机的根源果真已经发生质的变化了么?它可以通过缓和收入分配之外的措施得到根本解决吗?
    
     一方面,就现代经济危机的根源而言。现代主流经济学者往往把这次金融危机归咎于次贷问题带来的外来冲击,而次贷问题又源于房价的不断攀升、利率的上下波动以及对风险监控的缺失;但显然,这些只是这次金融危机的触发因素,而非危机的根源。只要根源不除,即使没有这些触发因素,也会存在其他因素最终将这种潜在的危机激发出来,格林斯潘就认为,这次危机迟早都会发生。显然,如果我们对此作一深究的话,那么,危机的根源就在于收入差距的不断拉大,而房价上升等都是收入差距拉大的必然结果;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看一些危机爆发前期各国的基尼系数变化状况就可以明白了。例如,日本在1980年以前一直被神话为 “增长且平等”的典范之国,它的基尼系数稳定在0.26左右;但在1983年以后,日本的基尼系数开始恶化,在1991年危机爆发时基尼系数达到了创纪录的0.38。日本学者三浦展在《下流社会》中就指出日本社会正在“下流化”而成为“下流社会”:随着日本社会的个人所得、学历、生活需求等差距越来越大,日本社会的中产阶级正出现“上流”与“下流”的两极分化;其中,跻身“上流”的凤毛麟角,沦入“下流”的却源源不断。与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事实相对应,日本房地产价格也处于历史峰值,中产阶级为了购买房产不得不节衣缩食,M型社会飞速确立;相反,随着1991年经济“泡沫破灭”,日本陷入了长期的发展停滞,房价在3年内下跌幅度达到了40%。再如,尽管香港一直是世界上基尼系数最高的经济体之一,它的基尼系数似乎很少低过0.5的;不过,香港地产达到峰值的1997年也是其基尼系数的高峰期0.53,而在危机爆发后的3年内房价整体性跌去了70%。[9] (博讯 boxun.com)

    
    另一方面,就西方社会应对危机的主要措施而言。一般地,二战之后,西方国家采取凯恩斯的相机抉择的政策来缓和经济波动,在经济萧条时就采取宽松财政政策,通过扩大政府公共支出来弥补私人消费的不足;但是,这种政策却产生了20世纪70年代的“滞胀”问题,为此,西方国家转而倡导一种包括分期付款、贷款消费、信用卡购物、次级房贷等在内的透支消费方式来弥补有效需求的不足情形。在短期内,这种方式有助于填补了收入与消费之间的缺口,不仅可以满足低收入阶层的短期消费问题,也有助于企业主的经济扩张;正是由于这种消费方式的流行,尽管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的基尼系数在不断升高,但美国居民的个人消费增速却不仅没有收缩,反而呈现出加速增长的态势。事实上,由华尔街的那些金融专家设计并推出的各种金融衍生产品和债券,几乎都有助于刺激“透支消费”,并为相关的金融大亨提供了“绕过生产过程而赚钱”的途径;因此,长期以来人们对其内在的风险往往视而不见,相反,为了获得短期的利润往往刻意抹杀这种风险。显然,这根本上符合资本主义的逐利本性,马克思就写道:“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 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10]839然而,“透支消费”毕竟是靠透支“未来”来支撑“今天”,它可以推迟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正是由于它推迟了矛盾的爆发,从而掩盖了本国的经济扩张与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因此,以“透支消费”来解决有效需求不足的方式只是把当下不断潜伏的小危机累积起来而延迟到未来总爆发,这使得整个经济、金融体系更加脆弱;在这种情形下,任何一个微小的次贷或欺诈问题都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从而成为危机总爆发的导火索。[11]
    
    因此,现代经济危机根本上还是源于收入分配导致的有效需求不足,而现代社会中存在的一系列“透支消费”制度尽管可以推迟经济危机的爆发,却不能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甚至还会是经济积累得更严重。事实上,这次经济危机的爆发根本上就在于收入差距的不断拉大而造成的社会有效需求不足。例如,经济危机的发源地美国近年来的基尼系数就在有条不紊地攀升,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的时候美国的基尼系数达到了0.41的高水平。全球主要国家的收入差距之所以不断拉大又与经济全球化有关:一者,经济全球化使得资本在全球追逐利润,它大量流入发展中国家而为富人获取巨额利润的同时却造成了国内的普遍失业,从而强化了发达国家自身的社会贫困化趋势;二者,各国为了吸引企业入住和资本流入争相在降低税收上竞争,导致政府从公司获得的税收不断下降,从而提供的公共设施和社会福利越来越不足。结果,经济全球化并没有让所有的人从浪潮中获益,反而是富者更富、穷人更穷,中产阶级日趋消失就是发达国家近年来的一个明显现象。一般地,资本流出比例越高,公司税收越低;那么,社会收入差距就会越大,潜含的经济危机也就越严重。
    
    显然,这次全球性经济危机给我国提供了诸多警示:要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来调整我国的收入分配,从而提高国内的有效需求来预防会应对时下的经济危机。究其原因,根据边际消费原理,一个人收入越低,其消费倾向就越低;因而当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时,那些集中了大部分收入的一小部分富人将其收入用于消费的比例就很低,而那些具有较高消费倾向的穷人却因没有收入而无力消费,结果就导致整个社会的消费水平下降。事实上,近20年来来我国的收入差距一直在持续扩大:有资料表明,我国当前的基尼系数已经比改革初期扩大了1倍,甚至超过了0.5,这远高于发达国家0.3~0.4的水平;而且,收入差距的扩大明显影响了国内的有效需求水平:有资料表明,2007年我国居民消费率仅为35.4%,不仅比发达国家低了30个百分点,也是改革开放30年来的最低点,比历史最高水平1985年的52%低了约17个百分点。当然,尽管我国近年来的收入不平等程度在不断增加,收入差距已经比很多发达国家严峻,基尼系数甚至处于全世界最高之列;但是,我国却不是这次经济危机的发源地,这又如何理解呢?显然,这就与我国目前的需求结构有关。
    
    事实上,尽管根据以马克思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家的观点,经济危机根本上源于有效需求不足;但是,一个国家的有效需求往往由不同的来源所构成,这些不同来源的轻重又使得经济危机带上不同的特点。一般地,一个国家的有效需求有两个基本来源:一是内源型需求,这主要反映一个经济总量较大的大国的情形,此时,国内收入分配变化成为经济波动的主要原因;二是外源型需求,这主要体现对一个经济总量较小的国家的情形,此时,国外市场的需求冲击将成为经济波动的主要原因。显然,这次经济危机之所以首先在欧美主要经济大国爆发,主要就是源于其国内的有效需求不足,而内源型有效需求不足的根本原因则是国内收入差距的持续拉大。同时,像冰岛这样的小国不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而且基尼系数长期处于全球最低行列,但也发生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其关键就在于冰岛是需求外源型小国,从而欧美大国的需求变动对其经济波动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②]相反,迄今为止我国属于有效需求外源型大国,它严重依赖于国外市场,从而国内的收入分配差距对经济波动还没有形成严重影响,因而处于国际性经济危机的第二链条上。然而,随着我国经济总量的日益增大,有效需求必然会日益依赖于国内需求;特别是,当外国市场因经济危机而不断收缩时,有效需求就必须逐渐转移到国内来。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国内收入分配状况将对经济波动产生根本性影响。因此,为了及早防止这次全球性经济危机向我国的蔓延,就有必要对当前收入分配状况进行调整,以提高国内的有效需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4/2010041504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