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洗脸死”责任局长集权公、检、政法委一身/张洪峰(图)
(博讯2010年04月11日发表)

    
    “洗脸死”责任局长集权公、检、政法委一身/张洪峰
    
    
     张洪峰评论:看完新闻,哑言失笑,人世间有过很多种死法,比如病死、跳楼死、老死、被车撞死等等,但看守所里的死法不同,它们独创了各种新奇的死法,比如躲猫猫死、喝开水死、洗澡死、睡觉死,做梦死今天再公布新死法,洗脸死。
    
     我特意去我家洗脸台仔细看了看,发现无论如何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在洗脸的地方溺死,除非有人灌满一脸盆水,强行把我按住塞进盆里,那样也许可以溺死。当然看守所那种共和国最没有人权的地方,但号称最“安全”设计的地方,洗脸台一定比我家的那个建造得要更安全,因为他们号称要避免事故和非正常死亡,可是最安全的洗脸台居然也把个活人给溺死了,真是一出悬疑剧。
    
     仔细阅读新闻,发现居多疑点:
    
    第一:行政拘留依法应该被拘留在拘留所,死者怎么会被送进关押犯罪嫌疑人的看守所呢?
    
    第二:7 日早7时许,有人在看守所羁押薛某的“号子”外洗脸台前,发现了已经身亡的薛某,这个人难道晚上没有睡觉?自由在“号子”外面活动?洗脸洗了一个晚上? “号子”里少了个人,难道牢头不知道,不报告?还要等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有人发现,这个人是谁?是警察?还是被羁押的其他人?
    
    第三:如此匆匆忙忙的火化、赔偿、安抚家属,其背后是不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四:目前最新的规定,看守所出现非正常死亡,领导先行免职,请问现在免职了吗?
    
     “躲猫猫”事件发生后,去年4月20日至9月30日,最高检与公安部联合开展了全国看守所监管执法专项检查。检查是进行了,非正常死亡却依然不断,死亡方式也屡屡推陈出新,当年的孙志刚以一人之生命,换取共和国关于收容的一部恶法的彻底废除,而近年来,公民用生命一次一次的推动监管场所的改革,却毫无效果,直到今天还在发生匪夷所思的死于洗脸。
    
     洗脸是如何死的,有请当地检察机关和法医,演示一次给公众看看,也可提示公众如何洗脸,才能避免人身伤害,如此死者也算为公众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当地也称死者火化后,“圆满”了。
    
     要说此事没有监督也似不对,“经公、检、法联合调查组法医鉴定,在薛某尸体上未发现相关痕迹,认定薛某系溺亡”,如此权威的消息,好象溺亡洗脸盆是个没有争议的事实,但本博通过查询该县官网,发现了一个共和国罕见的任职。这个任职将使司法系统的检察权监督公安、法院,成为摆设。
    
     简介:何良才,男,1967年3月出生,汉族,湖北洪湖人,大学文化程度,1986年7月参加工作,1992年5月入党,现任中共公安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 。
    
     看守所出现非正常死亡,按规定要追究办案单位领导的责任,予以免职;办案单位是县公安局,局长是何良才同志,而依法对公安局实施监督权,也就是说进行调查的是县检察院,可何良才同志担任县检察院党组书记;好吧!把案子上报给县委政法委吧,可何良才同志又是政法委书记;还是自己在处理自己;再把案子上报到中共公安县委吧,可何良才同志是县委常委。我只好惊叹,何良才同志为什么没有担任公安县法院的院长呢?这次的所谓联合调查组只有法院是“外人”,可这个“外人”也还是属于政法委书记何良才同志管,这个公安县是不是司法系统严重缺人?查询也不是,光检察院全院人数就142人,将公、检、政法委大权集中于一人之手,监督个屁啊!
    
     本博严重质疑此事件调查结果的公正性,呼吁媒体和公众以最大力量关注此案。
    
    
    “洗脸死”责任局长集权公、检、政法委一身/张洪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4/2010041101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