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博讯2010年03月17日发表)

    
    来源:东方早报
     (博讯 boxun.com)

    
    
    天底下什么地方不死人呢?但死法最蹊跷的,数中国的看守所。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躲猫猫死”、“睡觉死”、“鞋带勒死”、“喝开水死”等好些稀奇古怪的死法。这两天,江西修水县看守所又冒出来一个“跌跤死”。
    
    事情是这样:修水县下岗工人陈绪金在看守所突然死亡,其家属被告知,死者,一个结实的壮年汉子,居然因上厕所跌了一跤,就死了。送医的结论是心肌梗死。而《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显示,在陈绪金被送往医院后,为其作诊断的医生表示,自己是在“被要求”、“没办法”的情形下,不得已“随手”写下“心肌梗塞”的死因诊断的。而他为给自己留下余地,还特意在诊断结果后打上问号。(见3月16日《南方都市报》)同时,家属在死者身上看到了多处非常明显的伤痕。显然,一个人跌一跤,不大可能跌出浑身的伤来。
    
    不用说,陈绪金的猝死之所以成为一个网络事件,与以往多个“关押死”案例一样,是因人们根本不相信看守所的说法。的确,任何一个具有正常智商的人真是想信都没法信。用网络上通行的说法就是,修水看守所当局是在侮辱人们的智商。
    
    陈绪金是否遭到刑讯逼供,在有关方面没有调查得出结论之前,我们不好确认。但就目前的信息而言,刑讯或者有其他猫腻的可能性无疑是很大的。很可能,事情就像前几次“关押死”事件一样,刑讯或者放纵牢头狱霸在先,抛出牵强借口掩饰罪责在后。连借口都不肯好好找一个像样的,就想遮掩过去,结果反而刺激了人们追究真相的热情。
    
    警察放纵牢头狱霸为非作歹或者刑讯逼供,是个老问题了。就关押而言,看守所这种临时监狱,问题出得最多。牢狱文化中国古已有之,狱卒和牢头狱霸相互勾结,借以牟利,或者干其他勾当的传统,一直就没有完全消失。
    
    清代学者方苞写过《狱中杂记》,他笔下的黑暗,到今天也没有真正褪色过。至于警察对刑讯逼供的依赖,实际上也是从古代延续到今天。古人审案,非有口供不可,多少是因为古代刑侦手段有限,加上对于道德的过分追求,人犯不招,似乎从认罪的角度说不过去。但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按道理早就不应该过分执著于口供了。但这个传统却依然强固,几乎在任何一个角落,警察破案,不约而同地对嫌犯是否“撂了”(招供)十分看重。对破案的技术手段,相对反倒没那么在意。如果案件是上级严命必须破的,就更加依赖嫌犯的口供,刑讯逼供的可能性就更大。
    
    要想克服这样的传统陋习,在侦破任务相对很重的情况下,对于各级公安机关以及监狱和看守所来说,的确是个比较困难的任务,出现问题也是可能的。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事情出了之后,有关负责部门到底该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为了搪塞家属,编出一个又一个荒唐弱智的借口,只让人觉得权力者的无知与傲慢,进而推测里面的黑幕不知道有多深。
    
    与关押有关的人权事件,在任何国家都可能出现。但是,一个文明国度理应采取的态度是,诚实面对,认真改进,而非遮掩真相,讳疾忌医。一次次笑话般的遮掩,除了暴露出有关部门的低能,还说明这些部门的文明程度实在是低到家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3/2010031710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