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假如有反对党、反对派,唐福珍会自焚吗?/顾晓军
(博讯2010年02月19日发表)

      农历的牛年,终于过去了。然而,央视大火的图片,仍历历在目。
      有民谣总结农历的牛年,云:“正月十五,央视添堵,预示今年,难以靠谱……”(http://guxiaojun.blog.ycwb.com/2010213125552.html)。
       这首民谣,对农历牛年的总结,相当精准、相当到位;然而,在我看来,还是有点赘,没有一定的高度。 (博讯 boxun.com)

      ……
      我顾晓军总结牛年:两个“特色”、两个“自由”――
      哪两个“特色”呢?一个,是高官因腐败而落马的多;另一个,是为守土拆迁户点火自焚的多。
      而两个“自由”呢?一个,是基层官员太“自由”。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以至,酿成自焚频发、“征地血案”、枪杀村民等。另一个,是网友言论太“自由”。因两个“特色”频发,网友们纷纷站出来“参政”议政。我顾晓军,就是这么被卷了进来,且成了一个著名的“反对派”。
     
      此刻,我顾晓军在思考:如果,中国原本就有反对党、反对派;那么,那些老百姓,还会点火烧自己、自焚吗?
      这样,我以唐福珍为例,作一个简单的分析――
      ……
      唐福珍案例,有两个基本事实:
      一、唐福珍的家,挡住了规划的路;因而她的家,就成了必须拆迁的对象。然而,路原本是取直的,也应该取直;但,不知为什么――路,绕了个弯,把唐福珍的家,圈成了拆迁对象。
      二、对拆迁的对象,作价不公。价值几百万的被拆迁对象,只补偿几十万。也就是说:一个中产阶级被消灭了――几十万,对于一个无房的几口之家,也只能是算平民。半生的心血,化为泡影,人家能不拼命吗?
      ……
      现,再来分析一下:如果当地原本有反对党、反对派,唐福珍会不会点火自焚?
      我顾晓军以为:如果当地原本有反对党、反对派,基层官员,就不能象现在这么“自由”了。
      一、他们很难把应该取直的路,绕一个弯;而唐福珍的家,就不需要拆迁了。
      二、他们也不可能以几十万的补偿,对付价值几百万的被拆迁对象,进行强买强卖。
      以上两点,为什么这么说?
      谁敢明目张胆把直路取弯?谁有敢明目张胆强买强卖?那反对党、反对派,原本就是挑毛病的。你敢?岂不是授人以柄?等着人家闹翻天?
      ……
      以上,是从当地官员的角度说,如果有反对党、反对派,就很可能不会发生唐福珍自焚事件。
      再换一个角度,从唐福珍夫妇的角度来分析一下:
      唐福珍自焚,最大的不幸是――她的老公不在身边。如果她老公在身边,无论如何,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婆点火烧自己。
      那么,她老公上哪里去了呢?上访。如果有反对党、反对派,她老公还需要上访吗?即便唐福珍夫妇不去找反对党、反对派,反对党、反对派也会“惟恐天下不乱”,找上门来。
      反对党、反对派的“乱”,从表面上看起来:是添乱。而实际上,反而是帮了执政党的大忙。因此,如果当地有反对党、反对派,唐福珍的自焚,是完全有可能避免的。
      再从唐福珍自身的角度来讲,她也是走投无路。请问:不是到了说无说处、诉无诉处,谁愿意烧自己呵?
      ……
      综上所述:反对党、反对派,是可能、也可以遏制唐福珍自焚事件的。
      进而,我顾晓军以为:反对党、反对派,是遏制腐败、不公及某些恶性事件的苦口良药。
     
      其实,在今天上午,我已写了篇《反对党、反对派是遏制腐败的苦口良药》(http://guxiaojun.blog.ycwb.com/201021792115.html)。那篇文比较“理论”,有些地方没法展开。在此,我把话说透。
      那篇文提到:“比如,对我顾晓军,就别再搞封杀,别再弄一帮人来对付我。同时,也别再搞几个假‘反对派’,别以为老百姓是傻瓜。”
      ……
      什么叫假“反对派”呢?就是伪装的、装模作样的对立派。
      比如说,搞普世价值观之争。
      有什么可争的呢?即便争到两大阵营都从地球上消失,也未必会有什么结果。我顾晓军,早就说过:中国,为西方两大价值观刀枪相见、死了那么多的人、拼杀了几十年,是历史性的错误。如果再争,就是继续犯错。而在争论的掩护下,腐败们,却在拼命地腐败着。我怀疑:这种争论,未必就不是“奉旨行事”。
      再比如,宣称“谈体制――体制不重要”、“不要上街破坏自己生活环境下面的秩序”、“不知道邓玉娇”……的80后青年偶像。
      “谈体制――体制不重要”?那请问:什么重要?赛车重要?挣钱重要?忽悠粉丝们重要?其实,在今天,没有“允许”,是甭想走红的。为什么要打造80后青年偶像?我怀疑:是为了“俘虏”两亿之众的80后。
     
      回到本文的命题上:假如有真正的反对党、反对派,会有唐福珍事件吗?会有那么多的人自焚吗?会有“征地血案”吗?会有枪杀村民吗?
      大家不要按我顾晓军的思路想,也不要按别人的思路思考;自己静下心来、或隔上几天,再来回答这一命题――
      假如有真正的反对党、反对派,唐福珍会自焚吗?拆迁户们会自焚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2/2010021922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