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陈维健
(博讯2010年02月19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新春伊始,著名的政治学者严家祺和天安门民主运动的代表人物王丹,和政论家胡平,作家郑义等人士,发起了《网络革命宣言》,这个宣言的直接原因一如“宣言”中所说,中共悍然对温和、理性、谦卑的姿态奉劝中共与人民和解,共建中国民主,融入主流文明的刘晓小波,判以十一年的重刑,这一判决表明将中国民主的希望建立在中共身上,无疑是缘木求鱼,与虎谋皮。 (博讯 boxun.com)

    
    中国社会在三十年前,由着中共对“六四”的镇压,已经朝着最恶性的方向发展,中共官员建立了一个权贵式的利益共同体,这个共同体不但垄断了中国的的政治权力,也垄断了中国的全部生产资源,他们掠夺瓜分中国三十年来所创造的国有资产,压榨中国百姓的劳动价值,迅速地建立起一个世界上最庞大的权力和资产集团。这个集团所占有的权力和资产是依靠专制政治得来的。而保卫权力和资产所依靠的也是专制政治,而民主宪政其精神和本质是剥夺这种权力和资产的占有方式。因此,依靠和期望这样一个利益权贵集团来实现中国民主,无疑如“宣言”所说是缘木求鱼,于虎谋皮。
    
    中国在八十年代初,中共胡赵当家时曾经有过专制转型民主宪政的可能,那个时候中共对文革给国家、给政党,给人民带来的灾难有着切肤之痛。那个时候中共还没有形成一个利益集团,处在理想主义破灭,权力转为物质利益还处在萌发阶段,物欲主义还未形成之际,当时中共只要改变一下政治思维,牺牲一点不带多少物质利益的权力,中国有可能走上民主宪政的道路。而现在则完全不同,和平走向民主宪政的道路,被中共权贵集团的巨大利益所淹没了。胡作非为的权力,家族化的利益,腐败的生活方式,使民主和专制的冲突,已不仅仅是意识形态的冲突,更是物质利益的冲突。在这样的冲突得失面前,如何让共产党人拿得起民主,放得下利益呢。但是中国的民主人士,怀抱着善良的愿望,总希望能够实行官民和解,让官员释放利益,给百姓一些生存的空间,让中国的民主宪政走上一条温和的非暴力的道路。尽管这个道路“六四”二十年来,民主人士忍受流血的伤痛,放下杀劫后的敌对情绪,以理性的和平的方式,继续“六四”的民主运动。但是得到的结果,不管你多么理性温和,不是流放,就是被重投牢房。民运人士甚至放下民主不谈,放下自由不说,仅以既定的法律来维护民众被剥夺的权利进行维权运动,依然遭到残酷的镇压。刘晓波等民运人士所推出的“零八宪章”是中国民主运动血与泪的结晶,是以基督般的宽容,佛徒般的慈悲,以圣徒的情怀,为民族的前途着想,为国家少受扎腾,为人民少受苦难呕心沥血。但是即使如此,依然不为中共所容,对中共来说无论是动之以情,还是晓之以理,不管是谁,以什么方式,改良也好,转型也好,和解也好,凡是对权贵利益有毫发之损的,即以颠覆国家罪论处,有一个斩一个,绝不手软。面对这样一个凶恶的利益集团,中国的民主之路只有被逼上梁山了。
    
    在一信息时代,我们的网络世界,就是一个对抗中共贪渎腐败和暴力的一个电子梁山泊,是一个正义、公正、平等、自由、向着宪政民主的聚义厅。在个聚义厅上已经聚集起一大批绿林好汉,他们就是网络上,在社会事件中,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网络大侠,一批以宣扬民主自由,以终结中共专制政体为目标的民主志士。“网络革命宣言”,是网络上吹起的民主“集结号”,他是中国自“八九六四”民主运动以来,中国民主运动新的里程碑。汤武革命,顺乎天,应乎人。今日之“网络革命宣言”,顺乎时代,应乎人民的呼声,更是应乎浩浩荡荡的民主大势,顺者昌,逆者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2/2010021906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