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为冯正虎盖棺论定/赵静芝
(博讯2010年02月07日发表)

      在日本成天機場堅守了92天的馮正虎終於可以回鄉了,东京飞上海本来也就2个多小时,冯却用了2000倍的时间来争取。笑容掛在了他的臉上,但笑到最後的肯定不是他。
      有的人把馮正虎吹上了天,說他90多天不洗澡、不脫衣服睡覺、不吃煮熟的食品、不呼吸新鮮的空氣、不接收陽光直射,了不起是個英雄。我看,無論把他在機場的處境描繪得怎樣暗無天日,比起那些北京南站零下20來度睡大街住橋洞的訪民,那分明是天堂般的日子。恆溫的空間裡,不僅衣食無憂,還時不時有美麗空姐投來深情一瞥,外加中外媒體聚焦。訪民十數年申訴如泥牛入河,馮正虎90天抗爭譽滿全球。因此,馮正虎即將修成正果得以回國回家,算是幸運的。他被美國《北京之春》雜誌評為「自由先鋒獎」有點勉強,得個「上訪幸運獎」比較恰當。
       馮正虎沾光就沾在腦子好,會鉆法律的空子。把一個完全屬於個人的事件擴張為幾乎是兩個國家臉面之爭,至於哪個國家要不要臉就先不管他了。至少他覺得日本政府會講點理,儘管60年前不怎麼講理。日本無法強制一個外國公民進入,馮是要逼其最後依據國際公約及中日法律強迫中國政府負起責任接受本國公民回家。顯然,馮先生不費吹灰之力就硬生生把日本政府拖下了水,並且最終不僅讓日本不少民意代表為他到處奔忙,還令日本法務大臣加籐公一也出面為他「保駕護航」,表示要「關注馮正虎回到中國後的人身安全」。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馮正虎大長了中國人民的志氣,大滅了小日本的威風,建議有關部門授予馮本年度「抗日鬥士獎」。 (博讯 boxun.com)

      在政治日益昌明的當今社會,國恥不再是喪權辱國、割地賠款,而一個口口聲聲說「大國正在崛起」的國家不能平等對待他的國民。不出示文件、不依據法律、不提出理由,就憑上海某個領導人嘴上響個屁,就把一個守法公民堵在國門之外,這是上海之恥、中國之恥。
    馮正虎以身試法,是一個公民給上海市政府領導上的一堂極為生動的普法教育示範課,他是不忍心政府墮落,他是想幫一個大國洗刷國恥,特別是在曾經給這個大國帶來國恥的那片土地上主持正義就更了不起,建議大陸公安部將「見義勇為」獎頒贈給馮正虎,同時,司法部應聘請他做上海市政府官員的「義務法制輔導員」。
      馮正虎此次成功返國,最有失落感的恐怕是海外那些「黑名單」上的人物。20年被拒之國門外,頭髮絲都想空了也沒找到甚麼精囊妙計對付誓死不講理的衙門,冷不丁出了個馮正虎,還真把老虎表面上降服了。如今風頭讓馮先生佔盡,馬上還光榮凱旋了。得名得義還得了不少免費的食物,看來和不講道理的人作對廝殺,要懂點腦筋急轉彎,光是整天申明大義不行,光是聲嘶力竭吶喊也不管事。所謂大智大謀,指的是智力博弈,即智取,而不是簡單地拚力氣。馮正虎在回家問題上給海外諸多被剝奪了回國權的人們以點睛之筆,建議「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在成功組織「十次成天空運」之後,將「茅塞頓開獎」授予馮正虎,同時將其事件作為經典案例,舉一反三,適度地活學活用。
      馮正虎在接受了這麼一堆榮譽後還是有「敲打」的空間,公佈自己帳戶號召大家「捐一分錢」就是個敗筆。在他幾天前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感謝的一長串名單上技術性遺忘了給予他最大支援也是「同病相憐」的海外民運團體,甚至認為,他自己的狀況和滯留海外的那些人士有很多不同,就是畫蛇添足,讓人覺得有點「過河拆橋」,無非是為即將到來的「回家」暖暖身,上海人的精明一覽無餘。畢竟他不是真干民運的,但有點感恩就好。另外,他這個「抗日猛士」對成天機場還是有些虧欠,畢竟白吃白住90多天,機場的水費、電費、空調費、過道佔用費、長椅租用費,加起來也是不小的開支,日本的費用又貴,我想馮先生應該遵守早先承諾,支付點現金,機場實在不收,也要做面錦旗,面交東京入國管理局成田空港支局,上寫:中國訪民之家。
      在那麼多國內混得有頭有臉、有車有房、有妻有「奶」者擠破頭想往國門外鑽的當下,馮正虎死皮賴臉哭著喊著要回家確實是道另外的風景,這是集權制度下眾多場景中的一個瞬間,我不想著墨去探究「歸國權」和專制霸權的相互關係。我感興趣的是馮正虎回國之後的幾種「活法」。其一是「高智晟法」,如果繼續做訪民的軍師,和廟堂過不去,那麼老賬新賬一起算,叫你「進」去180斤,出來變成100斤還少10兩,最後「自己走丟」。所以建議馮,不要亂說亂動,經常和所在地派出所、居委會搞好關係。還有一種是「郭海峰法」,逮著甚麼機會,讓我女人民警察假扮街頭流鶯,或街邊拋媚眼,或星夜闖旅店,讓你在溫柔之鄉快來之前,圈入法網。輕則罰款5000,重則勞教三年。所以出門最好不要帶錢,更不能學成龍「犯男人都會犯的錯」,那怕有點動心也要忍,如同在成田機場那樣。
      20多年前,台灣的歌手費翔一曲《故鄉的雲》把海外遊子唱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歌中唱道:「踏著沉重的腳步,回鄉的路是那麼漫長。」當我們幸喜地看到有人終於可以回鄉的時候,一定要明白:馮正虎回鄉了,但無數的馮正虎們還在回鄉的路上被「漫長」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2/2010020700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