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如此“经济发展”对普通民众有多少意义?/张民昌
(博讯2010年02月06日发表)

     这些年来中国“经济发展”了,甚至让许多西方发达国家注目。
    
     有人自诩说: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是被某某“领导”的——窃以为差矣。 (博讯 boxun.com)

    
    我说,“改革开放”只是对前三十年“领导”的禁锢的“计划经济”“公有制”(又称“国有制”)的“改革开放”,是纠错,是改正过去“领导”计划经济的错。
    
    过去耽误此国三十年了,改正一下算是合适的“将功赎罪”吧?那些年也不是别人能“领导”的吧?
    
    国际歌唱得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尽管中国人企望救世主的情结历来较深,其实,勤劳朴实的中国人民何需什么救世主来领导呢?从中华几千年历史看,只要统治者不压迫民众,不搞严刑苛政,不搞苛捐杂税,不束缚民众,给人民一些自由,民众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中国老百姓就能很快地“经济发展”起来。
    
    历史上,因统治者施行“无为而治”,成就了“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之治”等盛世无不如此。那时的中国就崛起过了。(至于武打演员陈龙所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无妄之言,只是他奴才心理的反应,与中国历史无关。何况,今天我还没有把这“公有制”大政府中国每年耗费上万亿的公车、公款吃喝、公费“考察”兼旅游等,“行政管理费”竟占到全国GDP的30%以上!)
    
    窃以为,正因为前几十年“国有制”,“计划经济”的“领导”,中国曾被反反复复地折腾,被搞共产主义“公有制”的乌托邦实验,国人在实验中,在呼喊“超英赶美”的大口号中,在浮夸风狂飙的时期,饿死几千万人,而非正常死亡数千万人,经济几近崩溃,这些账该怎么算呢?有谁对苦难的中国民众说过一声道歉的话呢?——唉,大胆地设想一下,如果没有几十年的计划运动“领导”,中国人民或许早就该小康了啊。
    
    从另一方面看来,这些年又是怎样的经济发展呢?
    
    在打着“改革”的旗号“转制”的过程中,几十年积累的国有财产最终落入了一小撮权贵们手中,造成了二十多万亿的国有财产损失;为了GDP,为了好看的政绩,为了一些花哨的政府“形象工程”,除了污染山川河流(近70%河流被污染),还极大地消耗浪费资源,杀鸡取卵,竭泽而渔,将子孙后代的宝藏极力耗费;除了对广大工人、农民等低工资、低福利、高税收等的血泪剥削,畸形的低人权的经济发展外,还在许多“经济发展”中漠视个人生命价值,因而造成了我国特有的“血煤”、“血砖”、“血路”、“血拆迁”等等。内需逐年萎缩的中国,官场越加腐败,贫富差别越来越大,广大民众愈加贫困:读不起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养不起老等等……如此缺人道的“经济发展”,对人民有多少意义呢?
    
    真正的经济发展应该是公平、公正自由的发展与竞争,是要透明的、积极的社会生产关系的适应。
    
    目前呢,老百姓纳税而来的所谓国家的财政是被官员们掌握,近年来政府收入增长985倍,民众的收入只增长19倍。在一个欠缺权力制衡,欠缺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的国家,如此的财政就如将自己的钱放到别人的口袋里,而那些拥有特权的官员们,只消费,它不受监管,账目不明,用钱是不用纳税人参言的,在特权下他们搞“大财政”,“大政府”,除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行业垄断,世袭专权,“引诱”了官员、权贵们贪污腐败外,他们还要趾高气昂地“领导”民众,耗费纳税人大量的钱去“干大事”,自以为是的搞专制国家机器,搞警察国家。(近来贵州警察残民以逞,打死二位冤民,政府极力遮掩,企图淡化)还譬如:耗费纳税人大量的钱搞网络封锁,建立连马克思都痛斥的卑劣的审查制度;打击异议人士,剥夺异议人士的发言权;而上访的冤民因申诉、跳河、自残等被抓捕,甚至被送劳教劳改(此等事中国历史上都罕见),至今仍企图继续愚昧民众,封堵民众的口……你看,这样的“经济发展”对民众有多少意义呢?
    
    一个靠打家劫舍起家的山大王,一个靠压榨奴隶们的劳动而致富的奴隶庄园,一个只为了钱,不讲信誉,不讲道德,不论是非的商道集市,如此“经济发展”的地方对于人民又有多少意义呢?
    
    ——难道这就是“被盛世”了的“中国模式”?
    
    窃以为,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首先要民富,要藏富于民,只有民富了,个体的老百姓有钱富裕了,老百姓无后顾之忧后,才能投资,才敢消费。这样不但加快了社会资金的周转,也能将更多的财力用在个人家庭与后代的教育上,如此,人的素质提高了,整个民族的教育程度才提高了,文化科技水平提高了,国家的综合实力自然强大了,这才应该是经济发展的正道。所以说,藏富于民,国家才会强大,才确实是“经济发展”了。(所以,今天再搞大政府,大财政的经济正如何清涟教授所说是“取之于民,用之于官”的制度倒退。)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应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它不该只是高楼大厦的恢宏耸立,不是天空瞬息而过的焰火,不是迈正步耀武威的方阵,也不是歌功颂德的晚会,更不是言惠实不至的标语口号——而该是人民大众真实自由的生活。
    
    
    
    
     2010-2-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2/201002061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