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薄熙来与真武神牛/姜维平
(博讯2010年02月05日发表)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薄熙来属牛,牛年刚一过,他就在1月13日的重庆媒体上,继续鼓劲吹牛皮,1月14日的新华网报道说,在重庆市司法行政工作会议上,文强在“双规”期间写的检讨书里的内容,首次被公布,文强称:“我到现在才深刻明白,薄熙来书记说的‘当干部,一要干活,二要干净’一席话的含义,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似乎这话是真的,充满忏悔之情。试问:他1992年9月就当上了重庆公安局副局长,在漫长的近20年的仕途上,江泽民和胡锦涛没有教导他?贺国强,汪洋,也都没有告诉他做官要廉洁?显然,他的罪行大都是2007年以前犯下的,那时薄熙来还是商务部长或辽宁省地方官,何来对他的谆谆教导?可见报道的这段文字是一个编造的谎言! (博讯 boxun.com)

    
    那么,重庆媒体为何要如此低劣大造声势呢?除了在公审文强之前先妖魔化他之外,我认为,薄熙来是想通过操控媒体舆论,大搞个人崇拜,以便在日后举办的中共18大上争当总书记,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真武山发现石牛?
    
    如果说,上述会议及其报道,是一次小小的失误和情不自禁的流露,那么,《重庆晚报》1月11日题为《重庆真武山发现巨形牛石,雄距悬崖可能百年》一文的出笼,则是一起薄熙来及其死党精心策划的政治事件,其险恶用心同样是利用自然现象和历史文化现象,大搞个人崇拜而已。
    
    我看到,在这篇文章前面,先刊登了一张彩色照片,说明文字是:文物专家林必忠(红衣男者)向网友们讲解南山“牛头”雕刻的大概年代,据当地媒体资深人士披露,重庆的这个牛头石早已发现,只是当时人们并不太重视罢了。近日,不仅考古工作人员争先恐后对现场进行查勘,而且几天来探访的市民络绎不绝,原来,是当地官员十分看重,故意炒作,其原因很是有趣,2009年薄书记正好60大寿,赶上了华甲牛年!岂能不牛逼?!
    
    于是,位于重庆南岸区真武山悬崖上的这个几代人不理,也根本不起眼的所谓“石牛”走红了,忽然真正的牛逼起来啦!报道说,神秘石雕牛头即将获得“身份证”:昨日,市文物考古所专家现场查勘后表态,将指派基层文物管理单位,把石牛纳入现在已经启动的重庆市第三次文物普查范畴,即这里将成为文物保护点。不过公开的文字没敢说出其中的奥秘。
    
    重庆当地的新闻界人士表示,此前,石牛被修建观景平台的民工割草时发现。它从何而来?当地最年长的老人、街道办事处和南山植物园,均不知石牛任何信息。近几天,闻讯前往探访的市民人头涌动。显然这又是在撒谎和吹牛,因为老人和办事处及植物园是一回事,都指的是目击者,但媒体没讲其名,我想,如果确有其人,他们不可能不合盘托出,妙笔生花。他们现在大肆吹捧石牛,是为了增加它的神秘感,故弄玄虚罢了,果然文章接着说:“真武山上有条“牛”,牛头遥望两江流,”这等于说,左青龙,右白虎,中间是个真玄武,莫不是薄熙来要搞“玄武门政变“?尔后黄袍加身?
    
    官员推波助澜
    
    在当地追随“薄皇帝”的官员的推动下,重庆市民议论纷纷,成群结队去看石牛,这篇报道不厌其烦地描写了“组织到现场探秘的热闹场面”。据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称,薄熙来下令拨出专款,大兴土木,修建所谓的真武神牛,好不热闹!
    
    报道说,目前,发现石牛的具体位置仍处紧张施工中,谢绝无关人员进入:观石牛须在脚手架、碎石及满是稀泥的施工区穿行才能到达。昨日下午,记者在进施工通道的唯一必经路发现,三五成群的市民不时前来,打探如何靠近石牛。看来,被薄熙来忽悠傻了的当地民众,如同藏传佛教的信徒,崇拜班禅和达赖一样,急着摸神牛一把,图个吉利!而“活佛”就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报道引述某人的话说,“我在黄桷垭住了几十年,还没听说有这样的稀奇事。我去看一下,或许能说出一个一二三来哩。”一名头发花白的老翁,对身后的另外3个老人如是说。从他们的装扮看,是周末转山健身的市民。不远处,一辆轿车停在路边,车里人向当地人打听前往石牛的线路。“这几天,看石牛的人多得很,还有不少是拄棍棒的老人。”在进施工现场的必经路口,保安劝离正往发现石牛现场赶的市民。“我是当地人,说不定能解开石牛秘密。”先前那个头发花白的老翁,对保安说。对方解释,出于安全考虑,暂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待观景平台建好后,欢迎大家参观。
    
    但作者心虚,一直不讲上述老人的姓名,因为这些情节都是异想天开,真正的秘密,只在重庆拍薄熙来马屁的官员心里装着,连保安等人也不知道实情吧?
    
    其实,对牛石最先感兴趣的是游客和网民,报道说,组织到现场探秘的民众中还包括一些网民。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薄熙来的下属故意利用互联网传播类似真武神牛的事,已轻车熟路。
    
    该报道说:“对真武山石牛、暂未发现的巨形石牛图,同样关注的,还有一家叫《江湖探索论坛》的网络组织。昨日中午至下午,该论坛的14个网友前往真武山及老君洞附近走访探秘“牛”事。原来,自本报报道真武山悬崖现石牛的谜团后,论坛中的不少网友关注到这条信息,遂倡议用专业知识揭秘。网友中,除在校大学生外,其他是来自文物考古、政府机关等单位的在职人员。昨天中午,网友跟施工方交涉,对方出于安全考虑仅允许含考古人员在内的4名网友,前往发现石牛的悬崖。”
    
    这一情节,使我想起了去年7月11日发生的35名驴友遭遇山洪突袭14人死亡事件,当地旅游团曾有接待驴友和善后的记录,虽然近年来常有类似事故出现,又如驴友堕崖伤亡等,但人们探险求哲的热情并未减退,相信有很多人是出于好奇才结伴前往牛石的,故并非朝拜。可恨的是,薄熙来及其下属官员利用了人们的兴趣或愚昧,企图达到自已的卑劣目的。
    
    专家火上浇油
    
    据报道,这尊“神牛”在头的下方,有一个类似牌匾的“清”字,人们仔细观察雕刻牛头的石质,结合施工方介绍的石牛发现的相关细节做了推断。考古人员兼网友的一个小伙透露,结合初步了解的状况看,石牛属文物无疑。不过,权威说法有待市文物考古所专家到场查勘才有定论。言毕,他向文物考古专家汇报现场状况。他称,论坛对真武山石牛、暂未发现的巨形石牛图探秘是有备而来的——替已经启动的重庆市第三次文物普查打前站。总之他说,石牛历史可能近百年。
    
    我认为,这段话有力地说明了,着力运作此事的直接部门,是市政府文化局,假如他们是为了寻找古迹,吸收外资,招揽游客,发展当地经济,应当无可厚非。然而并非如此简单!
    
    该文说,昨日下午,市文物考古所专家林必忠闻讯,赶来现场查勘,得出石牛属文物、雄踞悬崖可能已近百年和其产生可能跟道教有关联的结论。
    
    报道引述他的话说,“首先,石牛属写实石雕,尤其是牛鼻可互通后形成的穿鼻孔等状况表明,其雕刻技艺系民国时期广泛使用的石雕手法。其次,牛头下刻在类似石匾上的“清”字,传递出道教中“老子一气化三清”的理念,“三清”是道教对其所崇奉的三位最高天神的合称。最后,结合考古学的文字断代法观察,“清”字属行书具隶书韵味,可这种文字迄今已风行上千年,因此石牛产生的年代不可能在民国之前。这就是说,文物不过是民国时期的产物。虽年代并不久远,但和道教“三清”有关则意味深长。这就为薄熙来杀回京城找到了神授天意。
    
    文章作者生怕读者不信,搬出一个官派的文物专家来火上浇油,他介绍说,将立即通知南岸区文物考古单位,对石牛作文物普查后纳入文物点范畴。这就是说,从此它将受到重点保护。
    
    此外,为了进一步证明薄熙来上台是君权神授,是“一气化三清”的历史必然,重庆的地方官员,还编造了“爷爷的爷爷留下美丽传说”,似乎是要人们得出结论:石雕牛头是天牛下凡抗旱显灵,而胡温都不能解决人间降甘露的难题。
    
    牛热愈演愈烈
    
    文章煞有介事地说,无独有偶,除已查勘的真武山石雕牛头外,南山街道办事处所辖的行政村中,名称涉“牛”字的9个村中,就有石牛村和放牛村。
    
    这篇奇文的记者说,他在当地几经走访了解到与石雕牛头相关的传说,其说法确和悬崖上的牛眼遥望两江有关。重庆媒体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人士表示,当地近年的确兴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牛热”,记者说,居民高路德讲的传说,是他爷爷听老祖宗讲的。传说中,有一年南岸大旱,庄家颗粒无收,受饥饿死者很多。天神用天眼看到这事,向玉皇大帝汇报。天牛受命下凡,除必须把两江水引到土地龟裂的南岸外,还得把农田耕完后才能返回天庭。“天牛伸嘴把长江和嘉陵江的水吸起,飞到云上往南岸方向喷。很快,电闪雷鸣不断,暴雨连下三天三夜,农田和一些山沟都装起了水……最先长出地的是青草,绿油油的那种。天牛见草就管不住自己嘴巴,下到地上不要命地吃草。”他说,天牛吃草是因为喷水后又累又饿,哪料贪嘴吃得太多,肚皮越鼓越大。吃多了的天牛特别口渴,想跳进长江喝水时,发觉肚皮大得已经走不动了,就趴在了南岸,一边欣赏青草和绿树不断长起来的美景,一边有滋有味地嚼着反刍的青草。显然,这是一个俗气的神话故事。
    
    文章接着描述,天牛久不回天庭,玉皇大帝很生气,认为天牛贪图享乐且消极怠工,遂惩罚正反刍的天牛化成岩石,即只允许在悬崖上露出一个牛头,牛颈后的身体则变成大山。在石牛村走访,数个年老村民都证实有这个传说。
    
    我仔细看了这段情节,我相信这个传说,但我认为,在拥有黄河长江的中国类似传说比比皆是,它能说明什么呢?为政治服务的重庆媒体,只是通过这个民间传说,告诉读者,西南红,太阳升,重庆出了个“薄三清”,而薄熙来在家里排行老三,大连人叫他“薄三”。{瘪三}在重庆被吹捧成了薄泽东!
    
    石牛图子虚乌有
    
    但事件至此,还不过瘾,薄熙来的死党还推出了更有神密色彩的传奇故事。文章说,又有热心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报料,在黄桷垭还有栩栩如生石牛图。“其实,在黄桷垭广益中学背后的那条山道上,有一处类似突然断裂的崖壁,上面刻着面积三四十平方米、雕刻成大牯牛的图案……这个图跟真武山的那处石雕牛头应该有关联。”昨晨,今年50余岁、沙坪坝区双碑市民刘先生向本报表示,30年前,他陪舅舅顺着山道往真武山方向步行,被那处雕刻得很形象的石牛图惊呆。但我想,那时他为何不报告政府呢?据我所知,在78年和79年的社会环境里,他假如上报发现古迹之事,绝对不会给自已带来麻烦,反倒会得到奖励。30年后来凑热闹,岂不奇怪?八成这也是一个谎言。
    
    作者说,按他回忆,石牛图刻在青石崖壁,牛肚圆鼓鼓,牛头略微往天翘,四肢很健壮……就是农村耕田那种大水牛,雄壮却一点不凶猛。昨天下午,记者在刘先生带领下,顺着广益中学背后那条石板铺成的山道前行。刘先生不时停步观望回忆,不时寻问偶尔经过的路人——30年前的那条山道早已不在。途中,有年老的登山市民能回忆起石牛图相关事宜,强调是转山时偶尔走错路看见的。“大概位置是老君洞往真武山途中,啷个去记不太清了。”山道上,自称姓赵、在黄桷垭住了60多年的老翁说,刻石牛图的崖壁隐于靠近山顶的林中,他只记得模糊方位。看来又是一团“牛热”的迷雾。
    
    于是,这位记者顺着山道边步行边打听,约过了两小时,也没找到,文章只好写到:“石牛图暂时存在于刘先生和当地个别知情人的回忆中——据说,通往石牛图崖壁几乎没路,就算持工具开路也不一定能及时找到。”昨日傍晚,受无照明因素影响,寻找石牛图暂时中止。事后,市文物考古所的消息表明,石牛图说法他们很关注,不排除让专业人员助其寻找的可能。看来,肩负着寻找更多和牛有关神话的工作任重道远。
    
    至此真相大白,所谓象征着天子下凡,薄熙来篡权的石牛图完全是子虚乌有,不过是“无有之乡”的黄粱美梦而已。
    
    僧人墓锦上添花
    
    不过,据说在神密牛石附近还是有了真的考古发现,文章说,挖掘机挖出了明代僧人的“集体墓室”。1月7日下午,挖掘机驾驶员熊世富在九龙坡区西彭镇真五宫村一块荒地上平整土地时,意外挖出一个小型墓葬群。前日记者现场看到,市考古所和九龙坡区文管所的工作人员正在对现场进行查勘。这个墓葬群一共有五个墓室,其中三个已经被挖掘机挖出。被挖出的三个墓室有两个墓门已经打开,墓室深约3.6米,露出地表的三个墓室共宽约3米,墓穴外的石梁 上刻有四个字,其中三个为“示、寂、禅”,另外一个已经无法分辨。石梁下方刻有“万历十六年”字样。
    
    其实三个字足够了,它正好和上述“三清”一脉相乘,其它的字,专家肯定看不清了,只要能为薄熙来抢班夺权服务就行了!
    
    但我认为,重庆官方记者讲的,只有这一点是可信的,因为他有墓葬群证实,可是,它和上述的真武牛石有何必然联系呢!一个是民国时期的,一个是明朝万历十六年的,差得远呢!我虽仅仅是辽宁大学历史系毕业的本科生,不象薄熙来四年就能混个硕士学位,但再孤陋寡闻,也知道两件文物不共存于同一个朝代!那么作者无视空间跨越,要向人们说明什么呢?
    
    文章继续说道,据挖掘机驾驶员熊世富说,头天下午,他正开着挖掘机平整土地,突然挖到一大块硬石头,赶紧下车查看,发现被挖到的硬石头下方的泥土已经脱落,三个墓室露了出来。于是,他赶紧叫来村里略懂雕刻和古玩的石匠张光泽一探究竟。“我看雕工和年号是明朝的。”张光泽说,墓葬上刻有“万历十六年”,说明这是明朝万历年间的墓葬。那么,这墓葬到底是不是明朝的呢?又是什么人的墓,为什么会葬在这里呢?“初步估计是僧人墓。”经过初步勘测,九龙坡区文管所所长袁文革证实墓葬确为明代,距今400多年。袁文革说,墓葬群的上方曾经有一个占地约6000平方米,名为“真五宫”的寺庙,再结合石梁上的“示、寂、禅”刻字分析,这可能是一个僧人的“集体墓室”,有一定的价值。
    
    我注意到,记者引述此言的“价值”前没有“考古”或其它的修饰词,因为它别有意味。
    
    我想,他要告诉读者,重庆自古人杰地灵,君权神授,既有神牛,又有牛图,还有僧人墓,真是紫气西来,非君莫属了,薄熙来当当取代胡锦涛了。至此其险恶用心跃然纸上!
    
    温故知今
    
    可惜薄熙来搞的这一套,虽能迷倒重庆百姓,却不挡住我的眼睛,并非本人目光如炬,而是早在大连当政之时,他大搞个人崇拜的惯伎和政治野心就路人皆知,他在一次采访中,曾亲口告诉我,他和共和国同龄,属牛,所以每到本命年就要干一件大事,颳一场台风,为此我曾在99年香港《明报》发表过文章介绍他{夏泰宁编发},现在薄熙来在重庆又狠劲折腾了一把,但离当总书记还相差太远,所以黔驴计穷,只好搞这套毛泽东生前搞臭了的“个人崇拜“运动,如同他在大连,在金石滩搞了开荒牛雕塑,以象征他的开拓精神,殊不知正是此人带头破坏了金石滩的海域田园诗般的环境和客斯特地形;在劳动公园搞了百年世纪仓,他把自己致百年后市长的信和江泽民的题字密封精装,埋地百尺,企图名垂青史。但他忘了,百年后中国定是宪政民主社会,后人挖出它笑看,只能把他和江泽民当秦桧玩;在大连星海湾,他把自已的臭脚丫子铸成青铜印象,放于百年城雕之中,供人们品味,殊不知,他在大连以权谋私十几年,通过太太谷开来的律师所捞取了巨额卖地的钱财,而老百姓还是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不用说别的,单单是他提倡种植的大面积草坪,就使严重缺水的大连市不堪重负,怨声载道!以至大连市政府精制的送人礼品,也是一尊铜铸的微型牛像!想必很多访问大连的外宾得到了这件礼物,只是不知薄熙来就是牛逼!
    
    就是这样一个与牛结下不解之缘的人,京城权斗失利之后,又跑到重庆去装神弄鬼,唱红打黑,大造舆论,忽悠百姓,他想当国家最高领导人,找不到合法性和群众基础,故此旧伎重演,抛售了上述重庆真武神牛石的私货,企图骗取人们的拥戴,但他自以为聪明,反倒弄巧成拙。依我看,他虽然在牛年,下令抓捕了14个犯罪团伙,2000多名黑社会分子,破案8万起,但唯独未破获3,19抢枪事件,他虽然声称从严治警,但唯独未处理殴打张凯和李富春律师的凶手,他口口声声“干部要干事干净”,但他未坦白儿子瓜瓜英国进哈罗公学读书的巨额学费之来源。。。。。。同样地,他精心策划了所谓神密牛石并自以为“三清”呼应,君权神授,但唯独遗忘了苍海桑田,昨是今非,人类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他多年来自我虚构的太子党形象已经破灭!毛泽东救不了他,重庆的真武山神牛也救不了他!他09年牛逼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2010年1月18日于多伦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2/2010020505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