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逸明:应当解散中国的各级地震局
(博讯2010年01月31日发表)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地震在很多人看来,原本是很遥远的事情,但自从2008年四川发生震惊中外的8级大地震后,中国全国范围内的大小地震似乎是接连不断。令人悲哀的是,虽然地震接二连三,但地震部门却未能进行一次震前预报,地震预测似乎与他们无关,他们只负责“辟谣”和地震后的震级通报。在四川大地震之前,绵阳地区就有民众发现将要发生地震的明显迹象,等到阿坝州民众风传将要发生地震的消息时,当地的地震部门却迅速“辟谣”,认为不会发生地震。最终,“谣言”变为了现实,四川省地震局又赶紧将网站上的“辟谣”报道删除。
    
    无独有偶,1月24日上午,山西省河津市又发生了4.8级有感地震,运城全市普遍有强烈震感。而在此前两天的1月22日,当地的地震局则刚在太原媒体上“辟谣”说不会有地震发生。“谣言”又一次变为了现实,这让地震部门非常难堪,地震究竟是否可以预测的问题再度进入了公众和媒体的视野。所幸的是,此次地震的震级不算大,造成的伤亡人数不多,否则的话,地震部门将背负更大的骂名。
    
    无数民众的生命因为豆腐渣工程而消逝,四川大地震之后,中国民间针对中共当局的问责之声不绝于耳,而地震部门则首当其冲。非常荒唐可笑的是,地震部门在面对民众的质问时,口口声声称地震无法预测,以此来推卸责任,但在地震传言四起时却能十分肯定地表示不会发生地震。香港《开放》杂志在四川大地震后曾披露,那次大地震发生之前,地质专家就已经向中共中央政治局通报了可能将要发生地震的消息,但政治局常委当中,只有极少数人同意提前向民众通报。种种迹象表明,四川大地震发生以前,不论是官方的专家还是民间,都发现了明显的地震前奏,倘若提前让民众做好防震准备,伤亡数字应该可以大大缩减。
    
    另外一种情况也从侧面反映出,在四川大地震前,地震部门是知道很可能会发声地震的。众所周知,在四川山区分布着很多大大小小的军事基地,还有一些煤矿,但在地震发生后,并未传出军人和矿工被震死的消息。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地震发生前,军队以及煤矿均得到消息,并做好准备。地震部门和政府以及官方媒体之所以不愿意在地震前向民众通报将可能发生地震的消息,在当时完全是为了维护所谓的“社会稳定”,避免影响北京奥运会的正常进行。
    
    地震部门原本应该是以预测地震为主要目的,而中国的各级地震局却在现实当中成为了以“辟谣”为主,以通报地震震级为辅的机构,如果地震局只负责或只能做这方面的工作,这样的地震局要它何用?因为只要在部分地区设置地震台即可知晓发生过的地震震级,而地震局的数次“辟谣”均宣告失败,这就更证明了地震局的无能和负作用。此次山西河津地震,如果没有当地地震局的“辟谣”,损失应该可以减少很多。地震部门既然矢口否认地震可以预测,就同样无力预测不会发生地震,因此,他们的言论难以自圆其说。在“辟谣”一次次失败以后,必然导致地震部门和官方媒体公信力的进一步丧失,等下次地震传言四起时,大多数民众必然会宁可信其有。
    
    “辟谣”的失败对于地震部门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此次山西河津地震的发生可以说给了当地地震部门一个响亮的耳光。“谣言”最终被证明是实话实说,而“辟谣”言论则最终沦为了谣言,这也许是中国特有的现象。面对传言,地震部门应该做的是提高警惕,加强地质监测,他们可以认为传言的依据不足,但草率地认定为谣言则欠缺客观和理性,而且从他们自己所秉承的逻辑来看也是站不住脚的。另外,当下的很多人对于谣言一词缺乏正确的理解,因为这一词汇被官方滥用,导致很多人对预测性的传言均认定为谣言,实际上,预测性的传言即使最终是不确切的,也不能认定为就是谣言,因为推断错误在每个人身上都可能发生。只有具有主观恶意的捏造言论才能称得上真正的谣言。
    
    和四川大地震发生后不一样的是,山西河津地震发生后,网民们的视线并没有落在受灾的民众身上,而是对当地地震局进行口诛笔伐。为了维持面子,山西省地震局宣布,此次地震并不属于破坏性地震,因此未公布预测意见。四川大地震的震级举世罕见,中共当局竟然按下不表,如今,山西的地震部门竟然以河津地震“不属于破坏性地震”为由,拒绝提前向民众通报,如果所言属实,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漠视生命的表现。不论是地震局预测不到此次地震将要发生还是隐瞒不报,该部门的负责人都应该被追究法律责任和受到良心的谴责。
    
    1975年2月4日,辽宁海城曾发生7.3级地震,地震前,地震部门对此次地震作出了预报,当地政府及时采取了有力的防震措施,使地震灾害大大减轻,除房屋建筑和其他工程结构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和损失外,地震时大多数人都撤离了房屋,极大地减少了人员伤亡。地震部门对海城地震的提前预报在地震预报史上也许是孤例,但从唐山大地震和四川大地震发生前的异常情况看,级别较高的地震一定会在震前有异常情况出现,因此,地震部门官员称地震完全不可预测是不符合科学道理的。四川大地震和此次的河津地震发生前,民众的传言显然是有根据的,而不是空穴来风,普通民众能知道地震将临,专业的地震部门竟然不知道,足见中国地震部门的无能,如果是知而不报,那也说明他们无德。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地震多发的国家,而我们的祖先在地震预测方面早就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古代民众通过亲身的体验和观察,记载了大量的地震前兆现象,如地声、地光、前震、地下水异常、气象异常、动物异常等。遗憾的是,如今的中国各级地震局已经是信洋不信土,在进行地质观测的过程中,似乎不考虑这些重要的自然现象。最为让人痛心的是,在四川大地震发生后,地震部门竟然连震级都不能测准,最后才将错误的7.8级更正为8级。
    
    中国的各级地震局不仅在防震减灾方面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而且凭借其赌徒心态的“辟谣”更加重了地震灾害的损失。地震部门每年不知道耗费掉了多少民脂民膏,这样无能无德的机构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中共当局应当顺应民意将其解散,否则的话,就应该督促其切实肩负起部门职能,尽己所能地进行地震预报,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地震损失。
    
    2010年1月27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1/2010013122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