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格丘山: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二)
(博讯2010年01月27日发表)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让我们看一看刘晓波先生是不是已经投降共产党,与共产党在表演双簧。 (博讯 boxun.com)
    
    首先,如果刘晓波先生投降共产党,以刘晓波先生的国际影响,共产党封他一个比五毛要高得多的一官半职,不比像现在一样放在监狱中唱苦肉计,教育这些无力翻天,成天自己吵来吵去的民运分子和反共分子,在国际上更有轰动效应吗?
    
    其次,刘晓波先生再迂腐、再胡涂、再没有出息、再书呆子气,还不至于给十一年徒刑(就算每天在监狱中给大肉大鱼吃),就答应出卖灵魂,给共产党卖命吧。
    
    所以这个逻辑是无法成立的。
    
    最重要的证据还是刘晓波先生本人在陈述结尾对他妻子说的话“亲爱的,有你的爱,我就会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审判,无悔于自己的选择,乐观地期待着明天。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在这里,多数的意见和少数的仪意见都会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别是那些不同于当权者的政见将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杀言论自由,践踏人权,窒息人性,压抑真理。为饯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之权利,当尽到一个中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我的所作所为无罪,即便为此被指控,也无怨言。”
    
    这段话讲得掷地有声,清楚地表现了刘晓波先生的政治理想。
    
    那么为什么有人会认为刘晓波先生投降共产党了?
    
    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出在这些人自己本身。他们,包括我自己,都是在共产党的教育下长大的,从小读共产党书,看共产党电影,开共产党会,脑子中充满了共产党电影和书中共产党党员戴镣长街行,满头流着假血,头歪斜得高高的,或者在国民党法庭上穿着长衫,梯着大背头, 慷慨陈词,一付满腹经纶,坚贞不屈,大义凛然的样子,盼望刘晓波如果不能像方志敏那样来个可爱的中国,然后以身殉民运,也至少像卡斯特罗那样来个“历史将宣布我无罪”。在我们共产党造就的脑子中,就是去反对共产党时能够想到的也就是共产党反对国民党时的榜样,和那些被共产党丑化了的叛徒形象。记得六四时,CBS 镜头中有一个穿着长衫,留着络腮胡子在天安门演说的知识分子,那个指手划脚的样子和表情,活像电影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的翻版,一种说不清楚的痛楚浮上我的心扉,可怜的中国人啊。而刘晓波先生的这番语言与我们书上和电影中气贯长虹的革命英雄形象显然不合,剩下能够对号的就只有叛徒了。他的那付对共产党谦恭的样子和语气倒真是与叛徒不谋而合,很自然的就将他归入叛变了。
    
    这里且不论共产党的监狱法庭比国民党不知要严厉残酷多少倍,一个被共产党游过街的朋友告诉我,游街时被用一根细绳绕在脖子上(大家看不到),如果哪位妄想呼叫打倒共产党之类的口号,一拉绳子你的舌头就伸出来了,下面的观众看到的是一个吐舌头的怪物,绝对与英雄毫无联系。就算当年国民党的法庭监狱和刑场比共产党仁慈, 要表演英雄不屈,也是极其困难的。假设有一个共产党英雄在刑场上站着,刚要想头一歪斜,做个威风凛凛宁死不屈的姿态,旁边的警察只要将你两个胳膊反拈,头向下一按,这个共产党不就马上成了一付不齿于人类的狗吃屎的可怜样子了吗?我想国民党不会愚蠢到连这点我们文革时中学生都会的小伎俩都不会吧?所以共产党打天下的奥秘实在不在共产党的电影和书本中,可以说,所有的汉奸、叛变、求饶、欺骗、说谎、奉场作戏、溜须拍马、溜之大吉……的手段全可能用过,唯一短缺的恐怕就是电影中那些骗老百姓的装腔作势。所以我们决不能以共产党电影中子虚乌有的烈士形象去要求刘晓波先生。 如果诸位以此为样去反对和打倒共产党,那么保证共产党一个个高兴得在那里等着诸位“请君入瓮”。
       
    现在再来看看刘晓波先生陈述中的话是不是想要以卑躬屈膝求得宽大处理,也就是说刘晓波先生在用一种明哲保身的策略。
    
    严格说这种策略并不丢人,国内有名的恰如太祖毛泽东得势前给蒋介石信中说“先生指导全民族进行空前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凡我国人,无不崇仰。”和圣祖邓小平写给太祖的保证书永不翻案,都是卑躬求膝的范例。 美国兵与外国人打仗时首先要学的话就是投降,这也不是秘密。所以君子碰到强盗时的最重要事情是保命,这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我们这里实在看不出刘晓波先生有这个意图。因为如果要想求得宽容,首先就是要认罪。但是刘晓波先生虽然褒扬了现体制的进步一番,却丝毫没有认罪的任何迹象。正相反,刘晓波先生在陈述中多处毫不含糊和清晰的表达了自己无罪的信念:
    
    “……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杀言论自由,践踏人权,窒息人性,压抑真理。为饯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之权利,当尽到一个中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我的所作所为无罪,即便为此被指控,也无怨言。”
    
    “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和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一名教师就失去了讲台,一个作家就失去了发表的权利,一位公共知识人就失去公开演讲的机会,这,无论之于我个人还是之于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的中国,都是一种悲哀。”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
    
    那么刘晓波先生既然不想叛变,又不想求饶,取得宽大处理,那么他为什么要在法庭上去说这番“媚共”的话呢?
    
    这是我们下一节要回答的问题。


(博讯记者:格丘山) (Modified on 2010/1/27) (Modified on 2010/1/28) (Modified on 2010/1/28)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1/2010012723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