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博讯2009年12月29日发表)

    
    尊敬的韩长赋书记、部长:您好!
     我是农业部下属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韩书记部长刚刚到任,作为下属媒体一个普通新闻记者,在此表示由衷祝贺。现将本人长时间未能妥善解决的棘手问题反映给您,望您明镜高悬拨冗过问,责陈农业部劳动人事司有关方面以人为本、依法办事,督促农民日报社尽快妥善解决本人所反映问题,齐心协力构建和谐社会。 (博讯 boxun.com)

      本人是一个新闻从业十多年的老新闻工作者,经农民日报社有关领导集体甄拔加盟,自2006年3月22日开始效力于农民日报社,负责报社所属子报《中国现代企业报》(非独立法人)驻沪,兼及长三角沪苏浙地区新闻采编工作,双方劳动关系迄今依法存续3年10个月。遗憾的是,农民日报社长期既不按国家有关法规及时调入本人工作档案,或按照编外人员依法与本人签订书面聘用合同,长期不依法为本人申领新闻出版署统发记者证,一再违反劳动法、劳合法“同工同酬”规定,厚彼薄此、内外有别,不能按约足额支付薪酬并提供办公差旅经费,涉嫌严重就业歧视。
     加盟农民日报社以来,由于报社长期不与本人签订书面新闻用工合同,一份忽高忽低、难以监督的薪金支付到2008年2月底,本人接到所在部门编委会负责人电话通知,称农民日报报社财务部扣发了本人当月工资,理由是至今没有签订合同;本人实际工作的企业报编委会,称因报社财务部门扣发本人工资、因此难以支付薪酬为由,于3月4日刊发本人当月第一篇新闻稿件后,恶意停发多篇已采写新闻稿件。农民日报社上述行为,违反了国家干部档案管理规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也违反了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本人多项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由于内部协商无果,于2008年3月中下旬开始,本人先后向农业部办公厅、劳动人事司、纪检监察局等反映,先后跟办公厅王副主任、郑老师,新闻宣传处雷处长,劳动人事司综合处毛处长、劳资处陆老师、丁处长,纪检监察局值班岳主任,朱保成组长之秘书等领导反映问题,希望部领导调查落实,督请农民日报社纠正错误,妥善解决本人所反映问题,维护新闻记者的合法权益。
     按照有关部门意见,随后于2008年3月27日、4月14日,先后向办公厅宣传新闻处雷处长、中纪委驻部纪检监察局值班领导提供了书面反映材料,两件均有领导批转由农民日报社处理。对此,农民日报社先后复函公开撒谎,称已妥善处理了有关问题。实际是,在长达近两年的争议处理过程中,农民日报社始终借助强势、高高在上、说一不二,连一个致歉、慰问电话也不打,更不要说查错纠偏解决问题了。作为一家中央新闻媒体,农民日报社不顾应有的公信力和负责精神,蔑视法律规定,一再加深对所属新闻记者合法权益的侵害,非常不应该;而为了达到逃避法律责任,指鹿为马、掩耳盗铃、多次撒谎,被揭露后又拒不依法纠正、赔礼道歉、消除不良影响,在全国新闻界、知识界、法学界以及本人所负责新闻联络的长三角地区,留下很不光彩的浓墨一笔(有关案情早已通过互联网公开,文后所附链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目前,由于农民日报社装聋作哑置若罔闻,拒不改正错误,导致在双方劳动关系依法存续期间,本人既不能尽快恢复新闻记者工作、又不能违法重新到其他新闻单位就业,全家面临断炊无以为继处于尴尬境地叫天不应--发生在下属新闻单位的对新闻记者严重就业歧视、严重侵权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国家农业部的形象和声誉,不符合党和国家建设和谐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恳请韩书记部长拨冗关注,责陈农业部有关部门尽快展开调查,依法依规处理,查错纠偏、拨乱反正。本人要求农民日报社立即停止对本人的肆意侵权,尽快进行沟通双方达成谅解,依法恢复本人新闻记者工作,维护法律尊严、匡扶社会正义。切切请求!顺颂
     韩书记部长大安,2010新年愉快。
    
     农民日报社驻沪采编一线记者 唐士军 09.12.29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相关链接: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9/5166461.html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争议案简易读本 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12/5586245.html
    
    就沪上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http://blog.qq.com/qzone/463480822/1261636878.htm _(博讯记者:石头)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12/2009122920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