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CCTV总部与臀部的“异质同构”/萧默
(博讯2009年09月09日发表)

    
      下面有几张图片。本来想一上来就让读者看到的,但不想让这种东西污染我的博客首页,还是放到靠后一点吧!
     (博讯 boxun.com)

      读者可读过我在2004年写成并发表的“从ABBS鸟瞰CCTV”(见本博客),那是对ABBS网(一家著名的建筑专业网站)针对CCTV大楼总约10万字的几篇文章包括网友跟帖的综述。虽说是综述,其实也揉进了本人的观点。实在说,那篇文章可真花了些工夫,首先得把这10万字读完,摘其要旨,还得读读别的材料,努力把事情搞清楚;再通过思考,提出自己的看法。
    
      但现在重读那篇东西,却不禁为自己的书生气哑然失笑了。第一是根本没用,尽管仅我所知当时就有许多有社会责任感的的建筑学家或其他方面的学者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尽管网上有更多的反对声音,库哈斯的方案却总是岿然不动——由有关部门指定的14位国内外建筑专家组成的评审团,全体一致对它投了赞成票。还有一帮子粉丝在旁边拚命叫好,找出什么“流动文脉”的伪理论,讲一些什么“在库氏众多的建筑及城市理论中,《小,中,大,超大》之‘大’和《迷狂的纽约》中的许多观念,对CCTV方案的促成有直接的影响”等等热昏的胡话,结果是为库氏自己当时也不肯说的真正意图抹上一层迷人兼吓人的色彩。而媒体动不动就会接到的所谓“淡化处理”的指令,使得不同意见不能与公众见面,只能退缩到建筑专业网站或专业杂志上,无声无息地自然消失。公众不知情,评委们不屑一顾,官员们装做看不见,倒显得这些意见是故意搅局了!
    
      第二是除了官方公布的资料,公众和未予其谋的专家几乎一无所知。尽管在我写那篇文章时也曾力图搞个明白,到头来仍是枉然。当时我知道的造价是 50亿,其中包括为了在一百多米的高空玩悬挑游戏多花的15个亿,已足惊人。以后确知的却是100亿,纯粹是为了悬挑游戏不要演砸了。又后,有人告诉我说,库氏的主楼和配楼竟是“生殖崇拜”的表现,本人还将信将疑,起初仍好心地设想必不致如此,再经品味,愚钝如在下者,方品出了一些门道。今年在本博客重贴此文时,就把这一点“心得”补充了进去,但也只点到为止。尽管已经听说过库哈斯在中国推销他的作品时对此讳莫如深,因为有中国人告诉他说,他这种想法绝对不能说,太色情,说出来肯定没好处,但我在前述博文中对此仍然没有提到,因为缺乏证人。
    
    
      后来我又得知,库氏的确有此一说,“这一说法也从库哈斯的弟子之一、MAD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师马岩松得到证实”(《中国房地产报》 2009.1.7日)。及至最近,才骇然看到了朋友发来的几张图片,方坐实了这椿公案。原来是库哈斯在CCTV大楼建成以后,意犹未尽,为了证明自己如何高明,如何骗过了13亿中国人,忍不住自己泄露了天机。在他出版的《Content》书中“阐释”了他的设计“理念”,登出了几幅画面,读者自己看看,用不了解释什么了。原来被本人仅认为是游戏而大大低估了的悬挑,竟然真的蕴有深刻的“内涵”——主楼是一位双膝跪地的裸女,屁股对着观众,辅楼则作阳具状!哇!我们曾经看到的央视总部三维动画,却是一个渐近渐大扑面而来的屁股啊!我以前怎么也想不通的为什么悬出部悬得越远也越高?为什么两条直楼要呈6度的斜角向外张开,也都找到了答案,原来却是屁股与央视总部的“异质同构”在作怪。浙江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艺术评论家河清先生说:“这些图片……曾首先在中国建筑界的ABBS论坛上贴出,现被删得干干净净。”但现在在网上搜索“新CCTV的男女生殖器”,还是能找到十几幅。有的比我在这里张示的更加露骨,赤裸裸的阴阳和合,不堪入目。还有的甚至把毛泽东的像也画进去了,虽然莫名其妙,肯定别有用心。“content”有“内容”和“满足”二意,用在这里都很合适。前者是指这些个极其不雅的、在世界现代建筑史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东西,就是CCTV大楼的艺术“内容”;后者虽不能肯定是不是指这种“和合”的满足,却可以断定是张示库哈斯的心满意足。不是吗!骗术成功了,大把中国纳税人的钱拿到手了,又获得了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世界最奇特的建筑”称号,名也有了,岂有不满足之理。至于是不是把“好心”劝过他的人出卖了,更是不是一点不给有关决策者和13亿中国人民留下哪怕一点点面子,在这小子看来,是根本不用考虑的。
    
    
    
    
    
    
      鉴于上次的经验,跟这些个不严肃的人很难用严肃的态度讨论严肃的问题,我也懒得再作什么“学术分析”了,只须把张良皋老先生嘻笑怒骂的绝妙佳文转贴到这里,足矣!
    
      但是,“善后”(如果有关当局还有这份自觉的话)的事怎么办呢?河清先生提出主楼配楼必须通通炸掉,因为这是中国人民的奇耻大辱,绝不能让它存在。本人基本赞同,因为实在想不出不炸掉的理由。壮士断臂,早有古训矣!愿这一声炮响,能震醒那些迷途的中国建筑师,还有那些至今仍在一个劲地鼓吹中国文化要与西方“接轨”的高人。
    
      最后,在这里摘几条网友的意见,算是本文的结束。
    
      “实在见不得人!这件东西摆在那里,谁丢脸呢?中央电视台?中国政府?中华民族?还是中国人民?大概都不是。丢人的应该是中央电视台的‘家长’中宣部!”
    
      “在一个赤裸裸的性交道具里讲‘和谐’,话‘文明’,促‘科学发展观’,具有莫大的讽刺意义!在一个文明古国的首都公然摆上这样的道具,丢祖宗的脸!强烈呼吁追究相关决策者的法律责任!”我还建议,要把那位“好心人”找到,起诉库哈斯与他合谋,对中国人民实施诈骗的罪行。
    
      还听到周围的人说,元宵大火烧错了,应该先烧主楼再烧配楼;消防队不该去救火,还白白牺牲了一位烈士,全部烧光才好。有人还建议应该出售门票,组织中国人都来受受反面教育。中国人多,说不定门票钱就够重建的费用了。
    
      他们的话,难道都是“幸灾乐祸”!
    
      呜呼!这是哪门子事,怎么都让我们给摊上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9/2009090912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