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妙觉慈智与大理零八宪章签署人林向松之间的通信
(博讯2009年08月26日发表)

    
    顶礼尊贵的上妙下觉法师:
     (博讯 boxun.com)

    在提笔给您写这封长信前的几个小时,弟子刚从迦叶尊者的道场鸡足山回到大理古城,但凡佛弟子朝佛山归来,都欣喜无比,而我却忽感伤怀。
    
    这悲凉的心结都是缘起于我毕生追随的佛陀事业,我是一名佛教信徒,两年前认识佛法,我一直认为自己不算是一位真正的皈信者,没有真正理解佛陀的神圣和伟大,但在不断地观察和学习中,我逐渐认识到佛法对于众生,对于我的重大价值。
    
    两个月前一次偶然的机缘,听完鸡足山一位清净比丘尼法师(为了保护这位法师,我不能提她的名字)关于吃素和出家功德开示以后,我发愿终身茹素,并发愿出家以修寂静。度化我的比丘尼法师非常慈悲,按照佛陀制定的规矩帮我四处寻找剃度师,大致上说好了一位比丘法师作我的剃度师,剃度后计划在鸡足山重修弥勒院,潜修梵行。
    
    于是在8月17日,我和另外两名想学佛的师兄,相携从大理步行近60公里,沿着已经荒废的朝山古道,在大雨和浓雾中朝拜鸡足山,经过两天的跋涉,达到佛教圣地鸡足山,我以最虔诚的心来顶礼迦叶尊者,一路法喜充盈,当我欣喜无比地达到鸡足山后,法师告诉我,那位法师不收徒弟,我跟他没有缘分,弥勒院重修的因缘也不具足。
    
    我想,这是我的业障,佛菩萨还要给我考验,还得继续忏悔和修持。
    
    回到古城后,廖亦武老师和余鲲老师准备好素菜,谈起此行,我如实相告,余鲲老师提出一个建议,根据我的情况,可以请妙觉法师作剃度的证明阿阇黎,请另外一位比丘剃发,这样就可以满我的圆,后来又说起您为了声援公盟和许志永,目前正被国保监控,境况艰难,我无比悲愤,无语良久。
    
    廖老师提出来请我写一封给妙觉法师的公开信,以表示自己的信仰方向,同时也是对您的支持。我其实是反对任何宣言的人,相信您早已了脱生死,不需要事相上的任何支持,但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机缘下,我同意了他们的建议。于是便有了这封公开信。
    
    我一直以来,对法师都充满了由衷的尊敬,您弘法利生的大悲愿行人天钦仰,如果我能成为您的弟子,那是我的荣耀,更是我累生累劫修来的莫大福报。
    
    几天前,莫老师、散人老师访问大理的时候,莫老师听说我要出家,立即谈起您的事迹,建议我一定要向您学习。
    
    听闻您的弘法事迹,是几年前的事,当时还没有皈依佛门,在网络上得知您照料艾滋病人的事迹,由衷赞叹。后来就没有时间专门去了解您的情况,也是在半个月前,廖亦武老师带着母亲在大理小住,我从藏区回来后,认识了野夫老师,在他的帮助下,我有了一个常住的地方,我一直非常感激他的恩德,在野夫老师的引见下,结识了廖老师,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在大理长住的余鲲老师,他告诉了我您最近的愿行,已经成为一位为苦难的众生维权的法师了,随后我在博迅网上也得知您和刘沙沙为声援公盟许志永的行为,颇为震撼,同时在网络上找到了您的邮箱,发了一封支持和声援您的邮件,也不知道您读到没有。
    
    认识佛法前,我是一位民主事业的追随者,零八宪章的签署人。认识佛法之后,我更加坚信,当下的中国大陆,倡导民主是最究竟圆满的菩萨行,是避免社会上下彼此恐惧的最佳良方,也是社会和谐,生民安稳的基石。
    
    我一直认为,大陆基本没有正法。
    
    这得从我的经历谈起,也想法师报告一下我的情况。
    
    我名叫林向松,又名林泽宇,1979年出生于云南大理,父亲是白族,母亲是汉族,我出身寒微,后来读书,2001年昆明师专外语系毕业,作过记者、主编、图书策划人、小企业主。父母种地,弟弟读博士,妹妹研究生毕业后分在大理一家医院做药剂师。
    
    我28岁接触佛教,29岁时,2008年3·14事件后的一个星期,我去了藏地,跟随一位活佛学习(原谅我也不能在这里提这位活佛的名字,我一直很感激他的无上恩德,尽管我不认同他的诸多言行),在政府的批准下,参与办了一本旨在沟通汉藏的佛教杂志,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终于出了第一期,但是出来的杂志和原来我设想的办刊宗旨已经差之千里,不禁心生烦恼,萌生退意。
    
    于是,在彷徨之际,无意中在牛博网梁文道先生的博客里看到刘晓波博士、余世存老师等303名公共知识分子发起的零八宪章签名活动,我仔细读了宪章的全文,大为感动,在所有第一批签名的人中,我仅与余杰老师有一面之缘。在很多年前他来昆明签名售书,记得是签售的是《香草山》,他本来是要在云南大学演讲,但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换到南屏街的新华书店,我在提问的时候曾经质疑过他的软弱,失去了原来的锋芒。后来知道他皈依了基督教,接受了美国布什总统的接见,我非常欣赏他的努力和坚持,我对基督教充满了敬重,甚至认为重建中国大陆的信仰体系,基督教将在很长时间内扮演重要角色。当然也读到余杰老师写给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我一直把很尊重余杰老师,一直将他引为知己,我在零八宪章签名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被带走调查的消息,签名支持,有解救之意。
    
    我第一次看到宪章的时候,刘晓波博士已经被当局带走,我毅然签下了名,这就意味着我无法回到原来的寺院,出于保护我的师父和僧团的目的,我不辞而别,离开藏区,回到故乡大理,在大理蜗居期间,认识了野夫老师、余世存老师等人,在他们身上,我学到很多东西。在大理期间,一直没有离开佛法,多少也做了一些辅助佛法弘扬的事情。
    
    之后,因为零八宪章,因为信仰佛法,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前前后后受到了很多的阻碍,但我非常感激这样的经历,不但没有减弱我追求真理的信心,更让我长久处于感恩当中。
    
    起初,我很担心我的行为会对父母造成巨大伤害,后来看到父母镇定自若的样子,我对此已经无所挂碍,众生都是佛菩萨,值得由衷的顶礼和尊敬,因此在零八宪章签名的时候,我还留了几句言,原文如此:“最近疏于上网,不知道身边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今天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新闻,也详细了解事情的过程,心里感到莫大的悲伤。我信佛,照理说,应该没有分别心才对,但是出于您们以及扣押您们的人的敬重。因此出于愿望众生和解、平等友爱的慈悲前提,我郑重签名。在网络上看到这个邮箱,我希望能收到。 林向松 云南 自由职业者”。
    
    梁文道老师也许看到了我的留言,在他的博客里留下了精彩的回复,阐明了倡导民主、建立良好的社会制度对当下中国的积极意义,对人间佛教的精神做了人文层面的阐述,我受益匪浅。
    
    我认为,您就是一直在为这样的愿景而努力不止。
    
    从某种意义上说,佛陀是人类的民主先驱,他提出的众生平等的伟大思想没有任何宗教和哲学可以超越,在他二十九岁的时候,舍弃了太子所拥有的一切荣华富贵,出家修道,了脱生死,所谓的出家修道,就是让心远离我执及烦恼的束缚,以及证悟“无上正等正觉”的果位,并且亦帮助一切有情众生,使心也远离我执及烦恼的束缚,得到彻底证悟,他建立了僧团,打破种姓歧视,提倡四姓平等,佛教并不是世人认为的消极避世,而是最积极和最自信的超越宗教的宗教,是究竟圆满的智慧,以深广的慈悲心和无我的大包容心为众生提供觉悟的方向。
    
    佛法是积极的,从诸佛菩萨的愿行上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一伟大的人文主义精神一直光芒万丈,烛照古今。例如释迦牟尼佛曾经三次阻止阿阇世王攻打释迦族,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弥勒菩萨将娑婆世界建成人间净土,地藏菩萨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愿,以及观音菩萨闻声救苦的无量慈悲心,一直是佛法的核心思想,代代传续。
    
    近代,自从太虚法师提出“人间佛教”的概念以来,几代延续佛慧命的高僧大德们都在以实际行动实践这一理念,从印顺法师到圣严法师,还有深受信众爱戴的证严上人,都为佛法的传承做出了艰巨的努力。
    
    佛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深深影响了华夏文明,但是在佛教的流传过程中,佛法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偏离了佛陀的教导,因为众生根器和共业,佛法的某些思想成分被过分的放大,比如是避世、将婆娑世界过分的丑化形容、过度拔高佛教的道德示范意义等等。 这样就导致佛教在很大程度上被功利化,政治化,神秘化,最终不利于佛教的发展。当人类社会从农耕文明转化为工业文明的进程中,佛教应担当着巨大的精神指导功能,但如何要担当起这个责任呢?不仅仅是需要继承传统佛法的精要,还原佛教中积极的因素,有效融入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同时要吸纳其他宗教先进的东西为佛教所用,在还原佛陀精神的过程中不断做出适应人类社会发展的变革和创新。
    
    当下的中国大陆佛教,毛泽东灭法后重新恢复起来的佛教,被无神论的政府全面控制,丧失了佛教一贯的独立精神,一些所谓的“高僧大德”无视众生疾苦,稗贩如来家业,或投靠强权,昧了良知,或醉心金钱,把千年祖庭弄成红尘道场,正法难彰,这都是魔王行径,哪能配称佛弟子,佛教所依附的独裁体制和腐朽的文化土壤已经被人类唾弃,佛教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和传承危机。
    
    而您的出现,对于中国大陆的佛教界,有些许的希望,以狮子吼和金刚力,践行菩萨道,一扫佛教界的颓糜之风,让人赞叹。尽管您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我相信这对您来说反而增强了无上道心,同时会以无量的慈悲喜乐回向给伤害过您的人,愿众生离苦得乐。
    
    我初学佛,自生起出家的念头以来,得到佛法的实在利益,但我得承认我没有足够勇猛的发心,因此很长时间内徘徊不定,佛教里存在的一个现象很让我不安,在接触佛法的过程中,我了解到比丘尼不能给男众剃度,男众似乎有更多优越感,这是佛陀当年的规定,我觉得这一条在提倡男女平等的社会,应该是可以改变的,佛陀在当时非常歧视女性社会里,能开许女性出家修道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因此为了恒顺众生,制定了“八敬法”来善开方便,所有的目的无非是为了使佛法得以传扬。佛陀是慈悲的,在《法华经》里,佛陀亲自授记,并让无量的菩萨天人见证了龙女成佛的过程,并授记了跟随佛陀出家的比丘尼代表摩诃波阇波提和耶输陀罗成佛,其他的比丘尼也将一个接一个成佛。可见佛陀并不歧视女性,甚至给了很高的赞美。我之所以这样说这些典故的原因,是希望佛教要从教义上消除男女平等规定,比如有清净戒行的比丘尼可以为男众剃度,甚至也有传授具足戒的资格等等。因为戒律是可以随着时空的变化可调整的,佛法东传,为了适应社会环境,佛陀制定的戒律被改变了很多,百丈清规就是其中著名例子,现在西传,也有了很多的调整。
    
    我请求拜您为师,因为您是人间佛教的真正践行者,堪称人天师范。
    
    为了向您致敬,我一个下着大雨的早晨,步行15公里,想起您弘法路上遭遇的苦难,禁不住热泪盈眶。
    
    您一心弘法利生,为众生奔走,自己的寺院也没办法再常住,被迫流徙辗转,漂泊江湖,饥一顿,饱一顿,为了上百万的艾滋病感染者和他们的家庭,为了社会公平和正义,您默默地牺牲了自己,把佛法传到了万千众生的心中。
    
    在您的弘法路上,好不容易在寺院挂上单,半夜寺院接到有关部门的电话,知客立即把让您起单,不顾外面凛冽的寒风,您身上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破旧的百衲衣,单薄的身体,蜷缩在阴冷的街头。
    
    黑牢、禁闭、无休止的审问和调查,严重摧残了您的健康。
    
    为了帮助受难的人们,您永不放弃……
    
    为此,在苍山脚下,从一座寺院的山门,我三步一拜,拜了3公里,一直拜到寺院的大殿,在佛前虔诚跪下,默默祈祷,将此礼佛的功德回向给尚在被监控中的您。
    
    我对您生起无比的信心,您的佛学理论通达无碍,修行有成,更重要的是,您以一颗大无畏的慈悲心在这个颠倒梦想、是非难辩的五毒恶世拔济苦难,为正法重现、社会进步不避刀斧,为官办的佛教界诽谤和排挤。“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大悲身影让人落泪,您的慈悲愿行感动天地,我作为一个男儿身,为此感到无比羞愧,作为一佛弟子,更是惶恐不安。
    
    我很惭愧,我知道自己没有生起坚定的出家决心,按照余鲲老师的话说,尘缘未了,我想如果能有机缘拜您为师,以您为榜样,好好学习佛理,如实修行,如果今后能现出家相,弘法利生,这是我毕生的梦想。
    
    最后,恭祝法师法体安康,佛行事业圆满无碍。
    
    南无阿弥陀佛
    
    
    
     弟子:林向松 敬上
    
     2009年8月22日于大理苍山麓
    
    
    
    莲花生大士/我慈悲之主的脸/(索甲仁波切)
    
    
     林向松慈鉴!您的信,看了很感动。只是您错爱了,我没那么崇高和伟大,我只是做了出家人应该做的一点点事。共产党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磨练、考验、成就我。我很感恩他们!坚定的感恩一切成就我的人,无论是顺缘还是逆缘,都是增上缘!他们成就了一个出家人真正的流浪生活,我现在居无定所而且我终身将过着这样的居无定所一无所有的生活,我没有福报可以安顿徒弟的生活。我的师父上大下愿恩师是四会六祖寺的方丈,他老人家福慧圆满,拥有二十多座寺院,而且有殊胜的度人今生成佛的方便法门,您不妨学习藏传佛教的精神上的大成就者密勒日巴的求法精神,完全听从服从师父,心甘情愿接受师父的任何酷烈的考验,三步一拜到六祖寺拜师求法。直到大愿师父给你披剃出家为止。我发愿要做共产党的皈依佛门做三宝弟子的的见证和缘起,让凡是共产党员的只要能听见我的名字看见我的法相就算和佛教佛法生生世世接缘,都能世世常行菩萨道满菩提愿,都能在我大德恩师上大下愿座下皈依佛门,皈依三宝;都能听闻我的大恩师父大愿师父讲经说法,都能学习实践佛陀的慈悲和智慧服务这个伟大的国家和伟大的人民,谦卑的使用权利;建立大中华宪政共和民主联邦国家,信守诺言,还政于民,用佛法的精髓宪政共和平等仁爱统一国家统一世界,再没有战争再没有流血再没有杀戮。“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永远终止结束历代帝王对人民的欺压奴役迫害;结束家天下和党天下的吃人的流血的充斥阴谋残忍冷酷的极其丑恶的政治史。
    
     我始终坚信共产党员因为发了为人民服务的大愿和为建立一个平等自由共和民主宪政的联邦国家的福报,他们有福报听闻佛法皈依到佛陀座下我师父座下,恢复人性和佛性,成就菩提大愿,走向成佛和解脱的道路!只有佛陀的圆满的慈悲和智慧;只有佛法的无上了义的解脱法门;只有菩萨的奉献和牺牲精神共产党才能完成他发的大乘菩萨才敢发的大愿,以这样的大愿完全可以作为求生净土和极乐世界的无上资粮。
    
     我随时可能会被中共逮捕和暗害,佛陀在因地时被歌利王割截身体段段坏时,仍然在祈祷如果来世成佛,我第一个要度的就是那个害佛的人,佛陀如此祈祷末学当如此祈祷;还有一个公案,我也会真诚发愿学习的一个老菩萨对待死亡的庄严和坦荡。著名的《西藏生死书》,作者是尊贵的索甲仁波切,本世纪的五十年代末,中共进军西藏军临城下尘埃落定大势已去,国土危脆虚伪无主无常大鬼不请自来国破家亡,那时索甲仁波切还是个孩子,他随着自己的家族和师父踏上了逃亡之路,在路上,他经历了他最心爱的亲人的死亡,这个亲人自然安详的死亡,使他第一次感受到修行的生命在死亡面前,原来是如此的高贵和尊严;书中还记录了在中共的文革时期,一个被打成“牛鬼蛇神”的老喇嘛在被红卫兵押赴刑场即将告别人世时的时候,满怀着对世间的感恩以及对这一世能亲近到佛陀的关于绝对真理喜悦,在这无比喜悦的伟大的死亡就要来临的时刻;对于一个修行人,生命的最喜乐的高潮就是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刻。老喇嘛在无比的觉知和清醒中,把死亡变成了喜悦和欢乐,感恩和歌唱。
    
     请听这位可敬可亲的老喇嘛的歌:
    
    
     在一个无云的夜空/
     “众星之主”的满月即将升起/
     莲花生大士/我慈悲之主的脸/
     引我靠进近/发射出温柔的欢迎/
     我对死亡的喜悦/远远大于商家/
     在海上大发利市的喜悦/
     或众神吹嘘沙场凯旋的喜悦/
     或在圣人深入禅定的喜乐/
     因此,有如在时间来到时/
     就踏上征程的旅人/
     我将不在留在世间/
     我将安住在涅磐极乐的堡垒中/
     我的这一世已尽/
     我的业已消/
     祈祷所能带来的利益/已经用磬/
     这一世的表演已经结束/
     在这一瞬间/我即将在广袤的中阴境界中/
     认出我心性的显现/
     现在我很快就要登上本初/
     圆满基础地的位置/
     在我身上发现的财富/
     它使很多人快乐/
     我利用这一世的福报/
     体悟了解脱之岛的一切利益/
     我高贵的弟子们/
     这一段时间和你们在一起/
     分享真理的喜悦/
     已经弥漫我的全身/
     让我心满意足/现在/
     我们这一世的一切因缘就要结束/
     我是一个毫无目标的乞丐/
     我即将随其意愿离开世间/
     不必为我悲伤/
     反而要继续不断的祈祷/
     这些是我的心里话/
     说出来帮助您/
     想象他们如莲花之云/
     而在您的恭敬心中/
     如同蜜蜂钻进其中/
     吸吮超越的喜悦/
     愿轮回六道的一切众生/
     透过这些话的大利益/
     在本初圆满的基础地上/
     证悟涅磐/
    
    
     “毫无疑问的,这些话一定是出自获得最高证悟的修行者,觉悟带给他的喜悦,无惧、自由、和智慧,这也是教法和人生的目标。我想到龙请巴等大师。我也想到我的上师蒋扬钦哲仁波切,顿珠仁波切,顶果钦哲仁波切,我想象这些获得证悟的大师和庄严的高山之鹰,翱翔于生死之上,看到了生死的本来面目,,了悟了生死神秘的相互关系,教法清楚的告诉我们:临终中阴,法性的中阴和受生中阴,是三个阶段的展现的过程。第一:往内收摄导致裸露;第二:自然放出光明;第三:具体化和显现。
     现在,让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三个过程:1。在死亡那一刻。从地地光明中所显露出来的绝对真性,称为法身(Dhama -kaya)这是空,绝对真理的层面。在这个层面,幻相无明和任何概念都不曾进入。2、能量和本身的光芒,在法性中阴自然的显现出来,称为“报身”(Sumbhogakuya),这是全然喜悦的层面;完全丰富的场域,一切具足,超越一切对立的限制,超越时间和空间。3、在受生中阴所显露的具体成形的范围称为“化身”,(Nirmanakya).这是持续显现的层面。一、如天空般的空性,浩瀚无边,了无一物。二、闪耀光明,晃耀遍照。三、无碍,无所不在,慈悲的能量,这三个性质在本觉之中,同时显现,并且融合为一。莲花生大士如此的描述。
     在这个本觉中,三身是不可分离的,完全现为一体,因为,它是空的,不在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创造的,所以它是法身;因为它的光明清澈代表空性,本有透明的光明,所以它是不报身。因为,它的升起绝不受阻碍或中断,所以它是化身。完整无缺,合而为一,呈现这三身是它的本质。我们心中有一个存储力量的宝库,蕴藏着慈悲和智慧的力量,这力量就是基督所称的天国的力量。如果我们学会和运用这力量,不仅可以转化自己,也可以转化周遭的世界,这也是追求觉悟的目的。
     有哪一个时代比今天还迫切的需要清楚的运用这种神圣的力量?!有哪一个时代比今天还需要对于这个纯净的力量的性质加以了解,导引用来救济这个世界呢!?我祈祷本书的读者都能了解并相信觉悟的力量,都能认证自己的心性就可以在生命的基础地上产生一种智慧,改变你的世界观,自然而然地,帮助你发展和发现服务众生的慈悲和智慧,不管任何环境下,以你拥有的任何善巧或能力来利益众生。我祈祷因而你能够知道,在你的生命核心中,就有纽舒堪布所说的活生生的真理。”(索甲仁波切《西藏剩死书》)。当一个觉悟的生命得以诞生,当这个世界允许和鼓励个体生命的存在,不再对生命制造枷锁限制,每一个个体生命不去欺骗愚弄束缚别人,也不允许被别人欺骗愚弄和束缚,“一个自由的个体所组成的世界,将会是一个真正的自由的世界。”2007年的七月份,我福报现前,在六祖寺有了一个闭关的机会,一个单独的机会,一个回到生命的孤独存在的本质,一个考问灵魂把心带回家的机会,一个心灵自由和放飞的机会,也是一次自我治疗和休息的机会,再一次激活这所有的生命原本就光明清澈的心,在本初地上感受它的丰富感受它的喜悦,感受它的纯洁和深邃广大。
     闭关结束写了一首拙诗。
     把心带回家/
     这是送给自己最美丽的礼物/
     这是送给自己的最珍贵的关怀/
     这是送给自己的一份难得的温暖/
     这是送给自己的最自爱的治疗/
     可以获得无比的幸福/
     深度的喜悦/
     无与伦比的宁静/
     可以和每一个生命无限的接近/
     并倾听生命的声音/
     走进生命的心灵/
     感受生命纯粹的整个存在一般/
     广大深远的爱情/一切动物中大像的足迹最为珍贵/
     一切念想中念死最为珍贵/
     生和死的神秘的面纱背后/
     有一朵五光十色的芬陀利/
     (白莲花)
     它金光闪闪临空而至/
     它飘飘欲仙布满法界虚空/
     在极乐世界的花园/
     感恩的花是黄的/
     宽容的花是白的/
     仁爱的花是红的/
     惭愧的花是蓝的/
     知足的花是绿的/
     发愿的花是金色的/
     像春天的原野生机盎然/
     永不凋零恒久香光庄严/
     我们的身体无法触摸的世界/
     在这寂静的时刻/
     停歇脚步/
     让无限的精神/
     和极乐世界的芬芳无限的接近/
     无限交相辉映/
     无限的融和感应—/
     如此的旷达无边无际/
     如此的灿烂壮丽/
     如此的遥远宁静/
     如此的博大深邃/
     如此的慈悲柔软敏锐/
     如此的智慧清明亮丽/这缘分的天空是一个整体/
     是一个宇宙/
     是一个灵魂一个心灵/
     大千世界林林总总/
     原来就是一个人/
     整个时空都在等着人类的解脱/
     因为那也是他的解脱/
     和极乐世界的瑰丽无限的接近/
     直到合而为一/
     听——/
     极乐世界的莲花/
     她七彩的声音/
     慈悲音喜舍音/
     解脱音无漏音智慧音/
     大慈悲音狮子吼音大狮子吼音/
     云雷音大云雷音/
     “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
     胜彼世间音,是故需常念,念念勿生疑/
     观世音净圣,于苦恼死厄能为作依怙/
     慈眼视众生福聚海无量/
     是故应顶礼”……/(《妙华莲花经、观世音平菩萨普门品》)
    
     请您原谅,我可以为你们做皈依三宝的尊证,我师父为您披剃!我没有能力收徒传法,请您慈悲谅解!
     我恩师的联系电话是:139******** ,地址是广东四会贞山区六祖禅寺。
    
     末学妙觉慈智合十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8/2009082611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