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州幼儿园收费6000元引热议
(博讯2009年08月17日发表)

    
     8月中下旬,是幼儿入园入托的关键时期。郑东新区一家即将开园的幼儿园以每月999加币(相当于人民币6000多元)的超高收费,又一次让幼儿园的费用问题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
     (博讯 boxun.com)

     收费标准只管公办的?
    
     对于幼儿园收费呈现的“只有更高、没有最高”的现象,有家长开玩笑地说,看来“幼儿园学费高过大学”的说法要升级为“高过国外大学学费”了。还有些家长不理解,郑州不是刚刚出台了新的幼儿园收费标准吗?
    
     据了解,从今年8月1日起,郑州市物价局、市教育局和市财政局新修订的《郑州市幼儿园收费管理办法》的确对幼儿园的收费做出了新的规定,其中明确提出,严禁以各种名义向家长收取赞助费、捐资费、建园费等其他任何形式的费用和实物。但是,新规定只核准了市区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即省、市示范幼儿园的托幼费每人每月350元,夜宿费每人每月100元,餐(点心)费按每人每天收取,不同套餐价格不同,其中三餐两点每人每天7元,一餐一点每人每天4元。对于民办幼儿园的收费只是规定由其自行确定,一级(含一级)以上民办园,需报市物价局备案,一级以下民办园,报所在县(市)、区物价部门备案。
    
     据省教育厅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我省学前教育进一步发展,幼儿园数、在园幼儿数及幼儿园园长和教师数均有所增加。全省幼儿园5617所,比上年增加758所。其中民办幼儿园4117所,占幼儿园总数的73%,民办在园儿童达到60.27万人。
    
     对此,不少家长表示,学前教育的现状是民办的数量正在超过公办的,难道民办幼儿园的收费真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吗?
    
     为何非要定“天价”?
    
     对于因收费高在家长心中引起的震动,这家幼儿园负责人Aries表示可以理解。“我们定这样的价位,绝不是炒作,它与幼儿园自身的定位和成本投入有关。”
    
     他说,郑州这家幼儿园是某国际教育机构在世界范围内开设的第68家,中国是第一家。第二家将于9月在上海浦东开园。作为纯外语教学的幼儿园,其教师多来自加拿大,且具有幼儿教学经验、拥有加拿大大学学士学位和加拿大教师资格证。教师的人力成本远高出国内其他幼儿园。
    
     幼儿园的硬件投入也是按国外高规格幼儿园来配备的,如园里已到位的大型户外玩具由向奥巴马总统女儿提供户外玩具的美国公司生产,中国仅此一件。此外,这家幼儿园只有六个班,孩子人均室内面积18.05平方米、人均户外活动面积30.96平方米,这在国内遥遥领先。园里的校车也是定制的,河南目前只有一辆。“我们园里的收费如按小时算,每小时为38元人民币,这还不比本地外教英语班的高。”
    
     Aries说:“和别的以外语为特色的幼儿园不同,我们不教英语,我们用英语教学。我们期望通过浸入式英语教学为非英语国家的孩子创造一个语言环境,使他们以学习母语的方式来学习英语——让学习像呼吸一样自然。我们希望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不仅有一口纯正的英语,他们的体能、智能、情感和社会意识等方面也能得到全面发展。”
    
     对于这样一位高端外来客的加入,其郑州同行也有话要说。郑州市金水区一家幼儿园园长表示,民办已经是现在幼儿教育不可回避的现实,既然幼儿教育没有纳入义务教育,既然政府投入不足,就应该允许幼儿教育多元化发展。郑州多些高端幼儿园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但是,幼儿教育比其他阶段的教育更看重口碑传播,因此不管其收费多少,最终能否生存得好,还都得接受家长的检验。
    
     幼儿教育何时可享“义务”?
    
     由幼儿园收费引发的热议,这已不是第一次了。该话题甚至成为近几年全国和各地“两会”不断关注的民生焦点。
    
     据了解,自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幼儿教育不再由政府包揽,民间资本纷纷介入。但是,由于缺乏管理,民办幼儿教育的发展参差不齐,一些依附房产商出现的幼儿园如省实验幼儿园分园、郑东新区嘉贝幼儿园等因硬、软件到位,很快脱颖而出受到社会认同;而散落在都市村庄的一些幼儿园因场地、师资受限,而艰难生存。这种投入主体的不同,使得民办幼儿园收费呈现“高低不平”模式。
    
     对于因收费而遭到的指责,接受采访的不管是公办还是民办幼儿园园长都表示很委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园长表示:幼儿园收费不一,根源还不在于标准的有无,其背后折射的是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不足。据统计,我国幼儿教育占公共教育经费的比重仅为1.3%,这一数字甚至低于一些经济并不发达国家。“其实和公办幼儿教育相比,不管是管理还是收费,民办幼儿教育更渴望得到规范和尊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由其自生自灭。”该园长说。
    
     学前教育是整个教育的起点,学前教育收费高低悬殊能在短时得到破解吗?河南大学教育学院博士陈欣说,目前《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了义务教育就是9年,幼儿教育不在其中。从现在国情看,让义务教育延伸至幼儿教育还不现实,以公办为主、多元发展显然是可行之路。但政府在实际操作中不能过于依赖社会力量兴办幼儿园,而忽视了幼教的公益性和普及性。
    
     省教育厅有关人士说,针对幼儿园出现的高收费现象,教育部2008年8月已表示正积极协调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等相关部门准备出台幼儿园收费标准的暂行办法,如何规范幼儿教育已经纳入政府视野。
    
     在义务教育目前无法突破至12年的情况下,还有些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可以先由各地政府根据经济发展状况尝试实施“幼儿义务教育”,先走一步的地区可为将来幼儿教育实行全面改革积累经验。
    
     据悉,世界上不同国家介入幼儿教育的类型是不同的。比如,欧洲一些国家主要是通过公共财政来支持幼儿教育。其中一些国家不论父母的就业状况和收入如何,幼儿教育均是免费的;另外一些国家则是采用国家财政支持和根据父母收入交费相结合的方式,父母所支付的部分一般不高于费用的30%。(大河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8/2009081717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