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水污染突破人类承受的底线之16
(博讯2009年08月09日发表)

    陶达士:水污染突破人类承受的底线之16---铅,锌,砷,铟,镉....政府保驾,工厂排污,百姓防不胜防
    陶达士 09-08-08
     (博讯 boxun.com)

    以本月的以下三个例子看,最可悲的是:本应该保护人民生命和健康的,本应该保障人民饮水饮食和空气达到合乎起码卫生标准的政府,却长期缺位或失职,甚至有的还站在了违法排污的企业一边,为污染企业大开绿灯,既触犯了法律又丧失了良心.
    
    受害的人民往往竟然束手无策,这只能是制度设计者的过失了,他们给了人民一个无法保护自己生命和健康的制度.即使受害人请来了法律专家,也难免听到立法空白的悲叹,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专家认为,由于至今我国环境与健康立法仍属空白,(见[水污染突破人类承受的底线之15----6岁女孩死于GDP追求政策]).
    
    于是,人们看到了似乎是悖论的现象,垄断了一切权力的政府,却不能向人民提供最基本的公共服务.而一向被当权者污蔑为"素质低"的人民,却在耐心的等待着,往往是媒体不来报道,受害者无法组织起来,没有民选议员的协助,也缺少医疗机构来提供医学上的索赔证明,有时为了打官司要花上数年时间.医疗费用常常使受害者破产和背上沉重的债务.
    
    我们由于缺少民主政体对当权者的制约机制,不满的人民无法利用选票把腐败或无能的官员赶下台.这种积累了多年的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正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爆发.必将对近期未来产生巨大的作用,政府和学者都要密切加以注意和追踪.
    
    请看以下三篇报道:
    
    
    陕西凤翔村民围堵锌厂抗议污染
    
    8月8日 自由亚洲电台 记者冯日遥报导
    
    陕西省凤翔县两条村逾百名儿童血铅超标,村民怀疑食水受一家大型锌冶炼厂的排放物污染,周日曾将锌冶炼厂围堵抗议,要求厂房关闭。而有关企业则否认制造污染的指控。县政府目前仍在追查污染源头。
    
    凤翔县长青镇孙家南头村及马道口村共有138名儿童,上月底接受身体检查时,被检出血铅量超标,其中40多人更被列为轻度铅中毒病例。马道口村村民黄先生,周五接受本台访问时指,村民怀疑附近锌冶炼厂的排放物污染地下水源,造成众多儿童的血铅量超标:
    
    “附近那间锌冶厂排出来的废水,废气污染地下水,表面上是无色无味的,但铅及锌都是有毒的,用了污水来种植的农作物,例如玉米,小麦等产量都减少了,铅及锌对人体的影响是慢性的,会影响孩子生长,甚至令人不育。”
    
    五年多前地方政府以发展经济,引进了宝鸡东岭集团凤翔锌冶炼公司来建厂,但工厂祇距离两条村约300米左右。黄先生说,工厂投产后,对周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包括空气被严重污染,工厂周围的村民都闻到阵阵恶臭。村民曾经多次向县政府反映,都不获理会。黄先生说,地方政府包庇企业,眼中并没有老百姓:
    
    “政府部门都不理会你,地方官员受了企业钱,祇顾把房子拆掉,要我们离开,根本不理你死活。”
    
    黄先生又说,工厂曾向村民承诺搬迁,但其后却不了了之。有部份情绪激动的村民周日清早曾将锌冶炼厂围堵,事后遭凤翔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前来阻止。
    
    锌冶炼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周五向记者承认确曾有村民围堵厂房抗议,但事件很快被平息,对公司运作未有造成影响。工作人员否认厂房排出废水,污染居民食水:
    
    “当日围堵对运作影响不大,祇有轻微影响。至于污染居民食水这事应该是没有的,因为环保局每年都对企业排放的废水做检测,结果全部附合标准更获发证明书的。”
    
    至于厂房与民居接近,工作人员指当初建厂时,当局已作了环境评估,及安排有关的拆迁工作,但部份居民一直拒绝搬走。
    
    凤翔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向记者指,专责小组仍在当地调查,至今未有任何消息公布。工作人员又指,受影响的孩童人数没有增加,他们亦正接受治疗:
    
    “这些孩童正在接受治疗,人数没有增加,事件仍在调查,详情你都是问宣传办那边罢。”
    
    马道口村的村民指,早于今年3月,村内有一名6岁儿童,因经常肚痛求诊,结果验出是铅中毒性胃炎,其后多名村民纷纷带子女往医院求诊,陆续发现孩童血铅超标。有村民在互联网上透露,家中已有两名孩子经体检后发现血铅超标,当中包括一名一岁多的婴儿。
    
    铅锌冶炼过程中会有粉尘泄漏,若排放措施做得不好,人类有机会透过空气或食水,摄入这些有毒粉尘造成慢性中毒。中毒症状包括血铅超标,患者会出现呕吐、胃炎等情况。若女性铅锌中毒可能会不育,早产甚至令胎儿死亡。铅锌更会造成儿童生长迟缓及影响智力发展。
    
    据东岭集团的网页资料显示,该企业从事钢铁、铅锌、焦化等生产为主,拥有80多亿元总资产,有1万4千多名员工。年产铅锌量28万吨,全国排行第四。集团去年总收入176亿元,是陕西省最大规模民营企业,是“中国500强企业”之一。
    
    
    -----------------
    山东临沂化工厂偷排污水致50万人受影响
    
    2009年8月07日 中国广播网 记者杨守华 江苏台刘浩邦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6时53分报道,山东临沂一家化工厂趁汛期偷排化工废水污染南涑河流域,有毒废水严重影响流域内50万群众的生命健康和生产生活。
    
     邳州市邳城镇的城河闸是本次砷污染的最严重的地方,记者在这里看到,这个闸俨然成了一条黑水河,民工们正在把大包大包的黄色粉末通过4根管道不断地注入闸内。河面上泛着黄色的泡沫。
    
     周围的居民告诉记者,这种水碰到皮肤会起红疙瘩,浇地会使庄稼枯死。
    
     记者:没有污染的时候这是什么样?
    
     市民:没污染的时候水都是清澈的。
    
     记者:里面有鱼虾吗?有有都有。
    
     市民:污染之前是清水,是很清的水。
    
     记者:这个水你们会用它吗,这个怎么用?
    
     市民:没办法用。被污染了对身体有害。谁还敢用呀?
    
     据了解,此次污染事件由山东省临沂市高新区一家名为亿鑫化工有限公司的企业引起。该厂4月份私自安装了有机反应釜,生产一种饲料添加剂,产生了大量含砷废水。7月下旬,这个企业乘汛期偷派废水,导致了这次跨省水污染。
    
     目前,国家及江苏省内的专家们已经到邳州处理此事,邳州市环保局党组书记贾传迎:现在正在治理,正在投药品。
    
     这么多有毒的废水对邳州的水环境有多大的破坏?50万群众何时才能摆脱废水的困扰?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
    重金属污染事件,北京方面只顾逮捕记者,不顾中毒者安危
    
    2009/08/07 北京 (亚洲新闻/通讯社)
    
    近6年来,该化工厂掩盖生产高利润,剧毒金属的事实,没有生产许可证,却有地方政府的包庇。地方政府想方设法阻挠村民组织更多的抗议活动,却不关注遭受毒害的村民,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
    
    上万名警察被派往了遭受重金属污染的重灾地区镇头,由于湘和化工厂向当地排放污染物,造成了农田和居民重金属中毒。警察试图阻挠村民们组织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当地居民表示,政府并不关心他们的医疗救助资源和生计问题。
    
    自从事故发生以来,有报道显示,已有500多人重金属(铟和镉)中毒,其中5人死亡。根据对周边1200平方米地区的2888个村民的健康检查数据推断,死亡人数还将继续上升。事实上受污染的实际范围更大。受污染的农田无法再用来耕种,村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
    
    然而,当地政府没有积极解决受污染问题,而是一直试图掩盖事实。至少有8名跟踪调查该事件的记者被警方带走。
    
    周一,浏阳市市长和乡镇领导看望了位于湘和化工厂的双桥村村民,劝说他们不要举行抗议活动。他们长时间的劝说和利诱暂时起了效果,抑制住了群众的抗议活动。但是村民们仍旧担心,他们会慢慢被政府忘记。
    
    几年以来,湘和化工厂声称他们只生产硫酸锌,但实际上在大批生产粗制滥造的铟金属,一种用于制作液晶显示器和太阳能板的重要原料(例如电脑,电视,手机等显示屏)。
    
    这种金属有剧毒,其生产过程要求配备严格的废物处理特殊许可,方可进行处理。当地环保部门从未对其生产进行过任何干涉,而且声称该厂仅在2006年短期生产过铟金属,2007年,该厂接到警告后,已经停止加工此种金属。
    
    然而,该厂工人的说法却大相径庭。他们告诉《南华早报》记者说,自2004年到今年6月被勒令关闭以来,工厂一直秘密生产铟。该厂工人解释道,工厂管理层两星期前已经接到停产调查通知,因此有足够的时间销毁曾经生产铟的证据,转为其它生产项目,以做掩盖。
    
    原镇头镇副镇长熊赞辉因涉嫌收受该厂法人代表的10万元贿赂,帮助该厂掩盖真相,而被逮捕。湘和化工厂法人代表骆湘平和其他四名相关负责人均被刑事拘留。
    
    当地居民表示,几名官员无法掩盖如此大面积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他们曾经多次就污染问题,向当地政府投诉。然而该工厂只支付了20万元罚款,承诺将采取改进措施,而没有被关闭。
    
    环保局最后的一封信件中仍旧包庇该厂,上面写道,工厂已经耗资700万元建设新的废物处理设施,周边水样调查显示“没有任何污染迹象”。
    
    全世界大约30%的铟产于中国。铟金属价格也从2003年的600美元/公斤上升到2006年的1000美元/公斤。正是看到价格上幅的趋势,湘和化工厂扩大了生产,其产量提高到每月300公斤,工厂法人代表每月从中获利7000元(1000美元)。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8/2009080900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