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海超“开胸验肺”
(博讯2009年07月29日发表)

    
    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凸现出我们制度的不尽完善。维权者可能遇到的不仅是某些在其位不谋其政、遇事只知敷衍推诿的工作人员,而且包括某些自相矛盾的法律规定和逻辑不通的地方政策。有这些极不合理的依据在手,企业的侵权行为和职业病鉴定机构的不作为更加肆无忌惮,很多职工的维权之路则陷入了“死循环”,无论是怎样努力都难以摆脱困境。由此,也就需要填补相关制度漏洞,把张海超们无奈的个人被迫自救,变成具有制度性保障的依法“他救”,切实维护劳动者的合法利益。在用人单位不愿“自证其罪”的情况下,如果由政府相关部门或司法部门介入调查其罪,或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并接受社会监督,使职业病患者及时进入法定诊断程序;对不严格依法开展诊断工作,害怕承担责任、回避矛盾,甚至恶意“误诊”的职业病诊断机构,予以公开问责。……
     然而,据报道称,让农民工感到寒心的,不仅是制度的冷酷,还有人心的冷酷。职业病防治所是职业病鉴定的法定机构,理应成为维护职工健康权益的“娘家人”。然而,在“开胸验肺”事件中,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表现却是冷若冰霜。由于证明材料不全,张海涛始终被拒之门外。在有关政府部门的协调下,在市长为他“开后门”之后,才获得职业病的鉴定资格。其实,根据卫生部的规定,在企业拒绝提供相关材料的情况下,职工在打工企业的胸牌、出入证、工资条、工友证明等,都可以作为职业史证明。而这个至关重要的“维权利器”,不知为何竟然被束之高阁,任凭农民工孤立无援地一个人奋战。同时,当农民工无法靠自身力量和企业抗争时,政府部门也无人出面交涉,而是袖手旁观。 (博讯 boxun.com)

    更不可思议的是,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鉴定结论是“无尘肺0+期(医学观察)合并肺结核”。这个貌似客观而专业的术语,令人如堕云雾。从字面上看,似是而非,若有若无,如同天书。该所负责人的解释是,该诊断并没有排除尘肺,属于医学观察期。医学观察时间为每年一次,连续观察5年。人们不尽要问:一个尘肺症状如此明显的患者,是否可能熬过5年观察期?即便5年后确诊为尘肺,命若游丝,维权还有多大意义?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不管这样的诊断多么符合“科学标准 ”,都是冷酷而绝情的,因而也是荒唐的。难道有关监管、职能部门都是冷血动物吗?!在企业生产过程中,有关监管部门,对企业的劳动保护措施也疏于监管,甚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于和一些企业沆瀣一气,权大于法,以权压法,对劳动者的职业安全麻木不仁,只要不出人命,就不当回事。正是由于这堵制度的“高墙 ”,无数维权者被挡在门外。
    法律的缺失。对于构建一个和谐、完善法制的社会来说,这些事件都足够引起警醒,从而从法律及执行层面予以反思与修正。按照我国《职业病防治法》,劳动者依法享有职业卫生保护的权利。然而,一个职业病受害者,若想拿到一纸诊断,往往难于上青天。根据法律规定,申请职业病鉴定者,必须出具由用人单位提供的职业史、工作场所、健康档案等。但是,如果让一个污染企业出于良心,自证其罪,为打工者提供有关材料,无异于痴人说梦。而对于拒绝提供证明的不良企业,法律竟然没有任何惩罚措施,从而给不法企业以可乘之机。其实,解决这一问题并不难,关键是如何完善法律。例如,企业拒不提供证明者,政府和司法部门可介入调查,或者让企业实行“举证责任倒置”,这样就可以大大改善农民工的维权境遇。最近出台的《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2009-2015年)》已提出,要将职业病防治列入政府绩效考核体系。
    公民维权的孤独与无奈。作为个体的普通公民,在面对那些诸如“得了职业病,还得单位开证明才能诊断”之类的“铜墙铁壁”时,就显示出他们的孤独与无奈。我们的法律是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那些靠纳税人养活的国家有关的职能、权力部门,其出发点都应该是最大限度地维护公民权益,打击各种侵害公民权利、扰乱社会生活秩序的行为。然而,类似的个案为什么时有发生?为什么自救者时常走投无路,不得不采取极端方式?为什么原本由全社会担负的自救成本,却要由一位孤苦无助的农民承担?“在人类还没有完全放弃‘以暴易报’的思维前,人们在张海超身上也看到了一种‘让人含泪的暴力’,一种并不施害于他人,而是加诸自身的暴力。为证明自身清白(得的是职业病而非普通的传染病)而‘开胸验肺’,又何尝不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残’?” 一个劳动者罹患职业病,不仅自己要承受着巨大的病痛,也给自己的家庭和家人造成了精神痛苦和经济负担。通常他们都是壮劳力,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如果一人不幸得了职业病,又维权无门,那不仅会损害了他们的身体甚至是他们的生命,也破坏了他们家庭的正常生活,毁灭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2918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