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持续对谢福林兄弟一案表示关注及再次分析/张子霖
(博讯2009年07月28日发表)

    谢福林兄弟被以“盗窃罪”刑拘,目前,仍然关押在长沙市看守所。对此案件我最初如下分析:
    
     一、谢福林兄弟因为其餐馆用电没有装电表,自去年8月份收回房屋,9月份餐馆,到目前已经十个月了。然而这十个月以来电力公司多次表示要剪电,但是因为芙蓉区政府和浏正街街道办事处及浏正街派出所出面协商,而没有允许其剪电。为什么这些政府部门要出面协商呢?既然是偷电的行为就应该早就阻止了啊? (博讯 boxun.com)

    
     二、为什么谢福林兄弟提出要装电表,而电力公司为什么不允许其安装电表呢?究其原因是因为没有产权,而只有房屋所有权,而产权所属环卫处,既然不允许安装电表,又为什么允许其使用电呢?原因是芙蓉区原政法委书记刘建新(谢福林兄弟一案后立即调离了)对谢福林提出电力公司不给安装电表一事时,这位刘书记当即表示你们先用着。可谓答应的干脆利落。既然被允许使用电,那么后来又给其用电行为定为盗窃呢?
    
     三、谢福林兄弟餐馆的电表属于环卫处,那么和电力公司构成合同关系的应该是环卫处而不是谢福林兄弟。既然和电力公司构成合同关系的是环卫处,那么电力公司表示高达十一万的违约金应该向环卫处要,而不是谢福林兄弟。谢福林兄弟只应该缴纳其所使用期间的电费。
    
     四、既然定谢福林兄弟“盗窃罪”,定其用电行为时偷电,那么为什么现在谢福林兄弟两人的家属要求安装电表,(并且有浏正街派出所出具的相关证明)。在原来答应可以安装的情况下,突然改变主意?是什么因素在左右?为什么在明确其现在使用电的行为时“偷电”那么为什么在“案发”后继续让其偷电?并且是主观上要求其偷电,因为其家属要求安装电表,并表示可以缴纳其使用期间的电费?为什么遭到无理的拒绝?为什么不允许其安装电表,而在没有安装电表的情况下使用电的行为为“偷电”行为?那么电力公司的所作所为是主观上要求其“偷电”。那么所造成的结果应该是电力公司承担,而不是谢福林兄弟和其家属承担。
    
     五、为什么在谢福林兄弟一案发生后,负责此事的相关人员被突然调离?造成了了解此实际情况的人不在位,而在位的人又不了解实际情况,于是出现了“中国式”的处理手段,即“踢皮球”的行为,互相推委,此表现为明显的不作为。
     谢福林兄弟因为其用电的行为被定为“偷电”行为,那么是谁造成了这所谓的“偷电”行为?明眼人一看便心知肚明。真可谓用心良苦啊!非得想个罪名给控制起来。这是悲哀,我们的悲哀、社会的悲哀、人性的悲哀、政府的悲哀、国家的悲哀!
    
     对于此案我想表达的我所能表达的除了愤怒!还有更多的无奈与失望!对中国司法的失望,对法律公正的失望.因为法律成了某些人的玩物,任意践踏和蹂躏.对此案继续关注!继续分析!继续声援!
    
     张子霖
     2009年7月28
     于长沙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2800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