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卫金桂:许广平为什么如此恶搞鲁迅?
(博讯2009年07月24日发表)

    
    许广平为什么如此恶搞鲁迅?
     卫金桂 (博讯 boxun.com)

    
    
    许广平于1966年发表的《毛泽东思想的阳光照耀着鲁迅》一文中说,毛主席是“最了解鲁迅的人”,“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在全国燃起了文化革命的燎原烈火,震动了整个世界。鲁迅要是能够活到今天,亲眼看见这一切,该是多么兴奋啊!” “我深深感到,无论在过去和今天,最关心鲁迅,最了解鲁迅,对鲁迅作出最正确、最全面、最深刻的评价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最最敬爱最最伟大的领袖毛主席。”“鲁迅对我们最敬爱的毛主席是无限地崇敬和无限地热爱。”……
    
    关于此文,评价甚多,今人作为事后诸葛亮,讥讽许广平者甚多。笔者不熟悉1966年的情况,但若稍使光阴推后几年、就自己能记事时的情况和一般中国人的惯性而言,许广平说这些,乃理所当然,也是真情表露。
    
    许广平前文的基本出发点,是压倒一切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这种神灵地位从延安整风中确立,到中共七大上毛泽东思想被定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写入党章,再经过50年代的反右、整风,在一个只有党纪没有国法的时代,遵从毛泽东对事物的判断标准,成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语言习惯、行为模式,由被动和强迫转变为“自觉选择”。那个年代的人歌颂毛,几乎百分之百是真诚的,信以为真的,而不是溜须拍马,许广平也如此。一方是教主,另一方是教徒,只有重复教义的义务,没有怀疑和探究教义的意识和权力,因为这是罪恶,为教规所不容。所以,鲁迅在文学史上的正宗地位只有与毛泽东对他的评价高度吻合时,才能确立;也只有这种高度吻合,才显得有价值,说明其伟大和正确。
    
    许广平先是中共的朋友,后是体制内的高官,而非单纯是鲁迅的妻子,甚至可以说,在发表这篇文字时,一位逝去丈夫30年的遗孀,对爱情的记忆远不及对既得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的记忆深刻。早在1946年,许广平就受到中共资助,整理出版了《鲁迅书简》。接着秘密北上,会见了中共驻北平办事处的叶剑英等人。1949年9月她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10月被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为政务院副秘书长。从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以来,她一直担任人大常委会委员,还担任过全国妇联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妇委会主任、中国民主促进会副主席等职。1960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个丈夫去世30年的人,先是执政党统一战线内的骨干人士,后成为执政党的高官,在当时的情况下,新中国给了她这些,也就等于毛泽东给了她这些,她的颂歌唱的丝毫不会别扭。以与主流政治高度一致的口吻评价鲁迅,乃再平常不过。
    
    许广平在本文里梦魇了似的说:“鲁迅一生所遵奉的命令,是革命人民的命令,是无产阶级的命令,是党和毛主席的命令。他努力学习和掌握毛泽东同志制定的党的方针政策。”全然没有受毛泽东此前所说的鲁迅要是活到现在不是闭嘴就是坐牢的判断。在这一点上,许广平是成熟老练的,不愧是注意吸取历史教训的人物。她经过五四启蒙以后国民党文化专制急剧加强的时期,又见证过50年代对知识分子的严酷思想和肉体洗礼,对读书人在中国的命运有基本的前瞻,纳贡称臣则昌,背离意识形态则亡。将鲁迅说成是毛泽东的红小兵,是保护他和他的作品、思想及许广平本人的惟一选择,绝不可能有第二条道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2411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