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美国教授:我有亲戚在乌市,这次新疆骚动已不是意料外之事(图)
(博讯2009年07月16日发表)

    
    来源:多维月刊
    中国新疆骚乱引发国际间的指责,土耳其政府称中方的做法是“民族杀戮”,基地组织分支也扬言报复中国。美国丹佛大都会州立学院(Metropolitan State College of Denver)历史系教授田宪生认为,做为外国政府,直接干涉中国事务只会激怒汉人,不过,在新疆骚乱事件上,田宪生认为中方不该屡次将矛头指向外部势力,而是应稳住情势、检讨可改进之处。
    
    田宪生说,这次的新疆骚动已不是意料外之事。“我有亲戚在新疆乌鲁木齐,他们对维汉之间的关系一直不抱太乐观的态度。毛泽东时期的民族政策是比较倾向维族等少数民族,但经济改革开放后,许多维族人觉得他们的地位越来越低。”
    
    田宪生解释,经济开放了,就不太容易兼顾到少数民族的利益,比如石油工业主要是汉人掌握,不太顾及到维族人,一些做小买卖、开店的,也都是内地来的汉人,使得维族人感觉自己的生活和权利被剥夺了,对汉人的态度也渐渐不友好。
    美国教授:我有亲戚在乌市,这次新疆骚动已不是意料外之事
    
    美国丹佛大都会州立学院(Metropolitan State College of Denver)历史系教授田宪生。(资料图片)
    
    此外,将大量汉人移居到新疆也是一个因素。“50年代有大批的劳改犯过去,再来是建设兵团,建设兵团把好地方都占了,在维族人看来,就是本来不属于这里的汉人都过来了,还把资源、石油都拿走了,小偷也振振有词,认为偷点钱不算什么,因为你把我们的石油和矿产都抢走了,使得对汉人的仇视加深。”
    
    不过,这种不友好的态度不只是单向的。田宪生表示,汉人对维人也有很多意见,例如过去政策比较偏向少数民族,维族人犯了罪后,惩罚不会特别严重,“此外,汉族人本来也不是太团结,在新疆受维族人欺负的事情也经常发生,所以民族关系并不好。”
    
    田宪生指出,在广东发生的汉维群殴,也是事出有因。“当地维族人就业情况不佳,就组织劳工到外地去工作,结果维族人感到不痛快;我在家里不能干活,为什么要把我送到广东去工作?我从网上看到的录像,汉族工人拿棍棒围攻维族人,就不单是一个小问题了,有点是民族仇杀的意向,而且100多个伤者中,80多个是维族人,死亡的两名也是维族人,很明显,少数者吃亏了,而且800多个维族工人中,绝大多数是女孩子,男孩子占少数,估计男孩子都挨揍了,看在新疆维族的眼里,肯定不是一般的事件。”
    
    现在北京官方的报导,若细读的话,田宪生表示,与去年314西藏骚乱时发表的言论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称境外有组织、精心策划,只是把达赖集团换成热比婭。“新疆当地政府官员的责任不好推卸,肯定做得不对,因为几小时内有这么多人死亡,1000多人受伤,他们到哪了?中央离那么远,也管不着,因此新疆官员的责任肯定很大。民族矛盾一直在那,非要掩盖它就不对,应该有待进一步调查,我们也希望民族和谐生活在一起。”
    
    田宪生举例,美国也有优惠少数民族的政策,代表这样的政策其他国家也推行,还是该有,但一旦发现问题就必须解决,不能只是掩盖。
    
    田宪生指出,维吾尔人中有比较温和的,例如最近被逮捕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伊力哈木•吐赫提,由于创办“维吾尔在线”网站,被指煽动新疆骚乱而遭逮捕。田宪生认为,网站上谁都能发表意见,只因有些意见与政府相反就抓人,做法不明智,否则伊力哈木•吐赫提可以做为一个桥梁,建立汉维两族的交流。
    美国教授:我有亲戚在乌市,这次新疆骚动已不是意料外之事


    
    7月8日下午,乌鲁木齐市天气凉爽,几位邻里老人在街头席地而坐,聊天纳凉。
    
    骚乱发生后,引来国际间的不满声音,虽然一些国家也有民族问题,但中国受到的批评似乎比这些国家更多,田宪生认为,这个问题牵涉到的是意识形态,在中国周边的国家,很多是民主国,一直不欣赏中国的一党专制,当然这些国家在民族问题方面也有做得很差的纪录;不过,当这些国家在批评中国的时候,中国也没有少批评他们,例如中央电视台,只要外边发生这样的坏消息,都是第一时间报导。
    
    至于与维吾尔人同渊源的土耳其,则公开谴责中国平息骚乱的做法是“民族杀戮”,基地组织分支甚至扬言报复中国。田宪生说,报复这词不好,做为外国的政府,直接干涉中国,起到的效果不太好,只会激怒更多的中国汉族人,所引发的力量会相当大,所以这不是个解决办法,还是应该通过更多对话、互相了解。
    
    田宪生说,要解决新疆的民族问题,中央政府应采取一些措施,想办法缓和冲突、平息两边的敌对情绪,先稳住阵势,再检讨哪里可改进,而不是简单将问题归结到境外的策划。“境外怎么可能一瞬间将这么多人煽动起来?把一些维吾尔人和组织说成是恐怖份子,也加剧维吾尔人的愤怒,这当中有些人是到阿富汗受了训练,但大部分维吾尔人不会加入恐怖组织,各民族都有少数人会做极端的事,不能把整个族群都划进去,要不然就麻烦了。”
    
    田宪生研究中国与东亚历史、美国外交历史、美、中、台关系、二次大战时的中美关系等,曾任教于河南大学,曾任美国华人人文社科教授协会执行副会长、美国华人历史学家协会委员。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1605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