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余秋雨的伤痕文学/王沁林
(博讯2009年07月12日发表)

    
    余秋雨先生的显山露水和凋零式微,都与伤痕文学垃圾有关系。
     (博讯 boxun.com)

    余秋雨先生显露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其时整个中国文坛几乎都在忙于搞伤痕文学垃圾,中国文字界一时哭哭啼啼,阴云惨淡,哭声四起,据说连一位个中老人也看不过去,“哭哭啼啼,没有出息”。余秋雨超然于文字界轰轰烈烈、乌云翻滚的拨乱反正、反攻倒算,一头栽倒故纸堆,以及海外逸闻轶事的收罗感叹中,以不伤痕文学的面目出现,一时赢得异样的喝彩。
    
    捧起余秋雨,对余秋雨的喝彩,其实是对当时横行文坛的张贤亮类的伤痕文学垃圾的否定。余秋雨先生兴高采烈、忘乎所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有这样估计过。
    
    随着伤痕垃圾文学的逐渐力竭声销,没有市场,余秋雨的文字再没有出现比八十年代更大的反响。余秋雨后来也出了一些文字,其中除了炒冷饭,没有超出老文字,也没有超出老反响。而炒冷饭,据说是为了版费收入。还据说,余秋雨先生还要对八十年代的文字再修改,再借机出版,还是炒冷饭,赚版费。可见一斑。
    
    余秋雨是以学术面目,加以华丽文字,以及一些看似新颖,却难知所云的句子包装出现。对余秋雨的议论,很巧妙地绕过余秋雨先生的华丽虚无的包装,从所谓的学术上的“硬伤”开刀。直接打击余秋雨的虚荣心和成就感。
    
    你余秋雨不是自以为饱读经书吗?就打你饱读经书。这是所有轻浮,不老实的知识分子的痛处、软肋。夸夸其谈的华丽于丹,也类似遭遇。
    
    “硬伤”一词,似乎是和余秋雨先生同时出现,为余秋雨先生量身打造的,并注定会跟随余秋雨先生至永远。看到“硬伤”,就想起余秋雨先生;想起余秋雨先生,也想到“硬伤”。
    
    作为一般读者,没有资格异议余秋雨的学术,只是在百家讲坛出现,有学术和没学术的一些人,都纷纷登坛表演一番的时候,最早以学术面目出现的余秋雨却还没有真正表现,有些失望。但是余秋雨先生也没有甘于寂寞,偃旗息鼓,而是在一些几乎来不及补文化课的歌男歌女高高兴兴的场合,给一些可怜兮兮,只是想乘机借歌喉乐一下、秀一把的少男少女触霉头,搞一些云山雾罩的游戏东东。看余秋雨先生装腔作势地给哪些诚惶诚恐,还不太谙世事的歌男歌女修理硬伤,余秋雨先生确实有点硬伤。
    
    关于余秋雨先生,央视异数主持人阿丘有点睛之作。在阿丘接待余秋雨先生作嘉宾的央视一期节目中,恰好看到阿丘念了一段余秋雨先生的文字,然后问一位中年人和一位大学女青年,听懂什么意思吗?两位一脸茫然。阿丘毕竟是阿丘,既能接待对伊拉克之战预测99%准确的军中精英张召忠,还能接待没有硬伤的学界精英余秋雨,游刃有余,主持自如,颇有风度。而阿丘据说没有太高学历,真是一物降一物。
    
    去除余秋雨先生的硬伤和华丽,剩下的似乎只是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了。
    
    余秋雨先生,有别于伤痕垃圾文学,是因为脱离社会现实;余秋雨类似于伤痕文学,也因为脱离社会现实。
    
    余秋雨先生与伤痕文学垃圾最根本的共同地方,就是没有思想,没有追求,不知道为什么写文字,为什么要出书。就算有思想,有追求,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欲言又止,于是晦涩艰深,如鲠在喉,其难受、难看、难堪,势在必然,命中注定。
    
    这在余秋雨最近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一文中得到最新表现。余秋雨怎么劝告呢?一求助于“*华势力”,搞吓唬;二求助于“和尚菩萨”,搞蒙骗;三求助于“过程危急”,搞体谅。为什么就不能先体谅一下死去的孩子呢?为什么就不能先体谅一下失去孩子的父母呢?
    
    没有思想的力量,没有起码的良知,没有基本的逻辑,还一副盛气凌人,欺负弱小的样子,拉*华势力,和尚菩萨,复杂过程,危急现在等等做虎皮,包住自己,去吓唬死去孩子的父母,可谓不择手段,穷凶极恶,淋漓尽致。
    
    要劝告,就劝告当地的政府、法院、警察。政府要斩钉截铁地发誓,一定严惩腐败,严惩豆腐渣,为死去的孩子申冤除恶,报仇雪恨;法院要雷厉风行接案、立案,立即着手收集调查证据,不要等到一片汪洋了再来;警察就不要“温和”了,直接放行,引路开道,就不会有“激烈”。再说,死了那么多孩子(不是余秋雨轻描淡写的“一些”),就是激烈一下又如何?请求一下,请愿一下都不行,什么王法。至于堰塞湖,法院又管不着。余秋雨替法院急什么急。
    
    伤痕文学垃圾,仅仅为了仇恨,为了发泄,为了报复,不择手段,招摇撞骗,诬蔑不实,伪造假冒,无所不用其极。这一点张贤亮最老道,就是本来应该最真实无误的,作为“个人记录”的《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一文,张贤亮也不惜多处假冒伪造,可想而知其“文学创作”会“创作”到怎么下三滥。
    
    余秋雨先生则脱离现实,无病呻吟,云山雾罩,不知所云。为文字而文字,就像一个披着华丽外衣的衣服架子。没有灵魂、没有思想、没有内容,就更看重外表、更看重形式、更看重包装。
    
    这不是余秋雨先生一个人的毛病,不是太少人感觉一些所谓的精英的文字难读懂,不仅行文造句难懂,还喜欢生造一些新词糊弄人、咋唬人。这些人本来就不想让人读懂嘛。
    
    也不是都不能读懂,能读懂的地方,一定空洞无物,没有内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1220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