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京平定新疆骚乱背后的隐性危机
(博讯2009年07月11日发表)

    
    来源:世界日报
     (博讯 boxun.com)

    新疆七五骚乱事件震惊中国,也震惊世界。理由很简单,这次骚乱事件的规模是上千人,但死亡人数达到156人,伤者逾千人,焚毁车辆达250辆,可见暴力程度相当激烈,远远超过北京奥赛会之前的西藏骚乱,更超过了汉人地区频频发生的群体事件,那些骚乱即使卷入的民众有数万人,但伤亡与乌鲁木齐骚乱比较,却微不足道。不仅如此,这次骚乱不是发生在维族人为主的南疆地区,而是新疆发展最快,经济最为繁荣的首府乌鲁木齐,从而再次敲响了汉人与维吾尔族人之间族裔矛盾的警钟。显然,从骚乱的远因来讲,广东韶关玩具厂的汉人维人械斗确实是一个因素,对当地两名维吾尔人死亡调查的不满就是这次乌鲁木齐骚乱的导火索,但根本的原因还是出在当地,至少从暴民对汉人下手之狠的角度来看,乌鲁木齐维吾尔族人对汉人积怨已深,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没有人会怀疑,在全球化发展和反恐反东突斗争的大形势下,新疆地区的民族矛盾有日渐深化的趋势。高技术新经济的兴起,让维吾尔族人逐渐成为远离现代化经济发展的边缘族群,与内地汉人的贫富差距拉大。而在乌鲁木齐市内,由于汉人占多数,且掌握经商的优势,这种汉维差距更大,而且城市中落魄的维吾尔族人,比从事传统农业与畜牧业的维吾尔族人,更容易产生沮丧情绪和暴力情绪。
    
    除此之外,乌鲁木齐的年轻维吾尔族人因为粗通汉语,也是维族出外打工的主力,他们在内地经历的挫折可能更多,因此遇事反弹引发骚乱的能量也巨大。不仅如此,由于历史与宗教文化的影响,他们坚信新疆属于他们,从而产生了他们没有分享到作为主人应该得到的能源产业发展的利益分配,加深了对汉人的仇恨。这些因素,当然成为这次骚乱扩大的「干柴」与「浓油」,使「偶然」事件被分析成「必然」的结果。
    
    北京在骚乱发生的第一时间,就指控这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境外蓄意密谋指挥的骚乱,而前新疆女首富热比娅就是「幕后黑手」,这是最简单快速的处理事件手法,但也隐藏着很大的危机。针对乌鲁木齐的打砸抢骚乱,北京需要在第一时间加以平定,防止蔓延,那就要把「定性」拉高,在国家安全的高度,用霹雳的手段稳定局势,如果优柔寡断,把事件与广东韶关的劳工纠纷挂钩,反而可能引爆更多的骚乱,而一旦陷入「维人是弱势族群」、「汉人没有与维人分享资源成果」之类的社会学争论、分配不均衡争论,那事态的收拾就遥遥无期了。但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可能隐藏着致命的危机。北京把世维会和热比娅视为「黑手」,正好给他们壮大创造了条件。本来,「世维会」不是西藏流亡政府,热比娅不是达赖喇嘛,他们在新疆维人中绝对没有类似达赖喇嘛在藏人中的宗教领袖地位,如今,北京把一场在汉人占多数,警备森严的乌鲁木齐爆发的罕见骚乱「发动者」地位,「封」给了「世维会」与热比娅,无形中就是提升了他们的能见度和影响力,也使国际反华资源迅速向「世维会」集中,这对北京未必是一件好事。
    
    对付「打砸抢」的骚乱,政府应该依法铁腕处理,而国外舆论也不必幸灾乐祸,因为从北京短时间迅速重建秩序的情况来看,北京对新疆的控制还是相当巩固的。但是,对于民族矛盾和宗教问题,中南海则必须「软处理」。
    
    北京应该看到,乌鲁木齐骚乱事件的发生,使中国民间社会、私营企业对维族的成见和戒惧心理加深,分散在各地的维人日子可能更不好过,产生摩擦的可能性也更大,政府要正视这些问题,要缓解大到新疆一地,小到一个老民的汉维矛盾,就要下更大的功夫,不然,把维人「赶到」北京不喜欢的那一边去,局面难以控制不说,一直难以成气候的「疆独」也可能就此壮大,「藏独」、「疆独」如果连成一气,采取「烽烟四起」式的暴力攻击,危机就严重了。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1105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