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巴克:挟持中国政权者已都是流氓
(博讯2009年07月10日发表)

    
    要说中共当局的成员都是流氓的组件,他们自己也不觉得奇怪,并不感到有什么不舒服,在现实社会里,他们那玩世不恭、又很无耻的架势,很流氓,再看他们对普通老百姓的姿态,十足的流氓。任何时候,事实胜于雄辩,流氓就是流氓,谁也否定不了,凡是能在中国大陆走一遭的人,从各个阶层调查了解,就不难看清楚,凡是制造大型事端者,几乎都是中国政权挟持者的人,而受害的一准是平民百姓。
     这是什么原因?仅仅的这些人是人文上有所缺失吗?或者是爹妈没有调教的关系?还是中国文化质量有问题?使这样的害群之马总屡屡犯事?不只是的,主因还是独裁制度在做大温床,使这样的人更多的百无所忌,这一点,胡锦涛这个土皇帝也没有多少权威制止得了,到不是他愿意做这群不伦不类的保护伞,实在是他个人的能力与时间毕竟有限,控制不了他的手下人“山高皇帝远”的胡作非为,再加上他有多少精力去做这么多的事?再就是他本人就是这号人,虽然他做了独裁皇帝也不是随便杀官的皇帝,必须依靠流氓法律地熬时间,到头来,裙带的关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不得不纵容亵渎法律者前仆后继地攀比谁更会做坏。 (博讯 boxun.com)

    现在的中国官吏,没有民主制度就不可能改变群体的腐败与无耻,也没有从上对下的监督的自然条件,到是群体监督个体还可以到位,但这样实际效果在独裁制度里独裁者明知道也不会尝试或利用,因为民主制度不利于官匪掠夺民脂民膏,强奸人民,而今天的胡氏流氓集团,挟持国家权力就是为了掠夺民脂民膏,强奸人民,所以,他们才不屑实行民主制度。
    在河北省鹿泉市安树国的制下,有一个镇书记叫王彦龙,他在对付请愿群体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平民脚踢拳打,并被人用相机拍了下来,那个姿态,即潇洒又流氓,还无赖,那个安树国书记,面对拍照者还进行恐吓斥责,可王彦龙、安树国这样的人为什么就能做党委书记呢?因为他们首先具备流氓的血统,否者,他不做流氓,不有流氓的血统,他就当不了党委书记。在中国大陆境内,事实就是这样,所以,对弱势群体暗下口的流氓们就是需要王彦龙这样的小流氓做他们的同类,这叫物以类聚嘛!
    如今的中国,已经没有了公理,在浙江温州的千万富翁文小武能一夜赤贫,被公检法司保护着的人明火执仗地抢掠,不得不到天安门去喊冤,原因就是流氓之间为了掠夺,总要采取一切办法,这就难免使那些没有官匪背景的文小武似的的国人遇到这样没有公理的事。昨天,同仁发了个短信给文先生,再次提醒他不要对政府有太多的希望与奢求,今天我的另一位同仁又给其电话,询问一下结果,其结果是:东西已经归还,但超市已经开不成了,不得不关门大吉,也就中了对方的诡计,因为每天的几万元的收入使官匪勾结的“合法团伙”能不垂涎欲滴吗?最可悲的是,文小武先生还在奢求对方赔偿损失,对方也答应赔偿,可事实是:事拖这么久了,到今天也没有赔偿。
    凡是牵涉到官匪的利益,受害者没有不是弱势群体的人,文小武先生原以为官匪害怕暴光,害怕世界人都知道,准会投降认输,却不清楚,我们中国这样的事件很多了,没有一次是弱势群体得利的,总是官匪勾结后的利于官匪的结果。这一点,是一般认识的老百姓都能认识到的了,可在局中的文小武先生却不清楚,仍然耐心地等待原本是他的那部分利益。事实上,在中国境内的不少人依然不清楚,对流氓当局还抱有一些希望实在是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
    总之,对流氓讲道理,未免是对牛弹琴,用道理衡量流氓行为,实际是用道理衡量的人首先自己就错了,之所以称呼其流氓,就是这种人根本就没有道理,也就更不会讲道理,他们的内心世界就是如何舒服,可以牺牲或摆弄他人的一切,这样的人,用道理去衡量有用吗?这不是麻痹自己的神经吗?结果会是怎么样呢?
    河南驻马店的文物局局长与文物所所长私通,局长的夫人用短信斥责这个女所长是第三者时,这个所长回短信嘲笑她道:“你没有本事,看不住自己的男人,他对我很好,我们在一起时很开心,很浪漫,你的男人怎么就不上你的床?你没有女人的魅力,你的男人怎么就不要你了?他很好,很会伺候我,我很刺激”等等,而且还唆使他的姐姐专门在公共场合与局长夫人挑衅,并羞辱其的色相差了没有文物所长有色相,所以“也就不要你”。气得局长夫人不得不提出离婚,最后以离婚远离。
    山东省龙口市法院的流氓竟能在北京把到北京上访的龙口妇女李淑莲、李春华一丝不挂地拖出临时租住地,原因就是上访找清官,并且所带的钱也被洗劫一空。这样的事即使是在清朝谁能做得?而今天能做这样的事你说他是流氓他们自己也会笑我们没有见识,因为他们不屑你这迟到地看法。再就是“我是流氓你们能怎着”地蔑视群体的斥责,我们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反击。
    现在已经到了诞生陈胜、吴广的时代,那是我们这样的文弱书生千呼万呼也没有用的时代的结果,我们想用和平、文明来说服我们的流氓长官不要流氓没有用后的必然演变法则,任何人恐惧暴力革命也没有用,到是流氓者因恐惧暴力在他们的圈子升级而更无人性的杀戮也是必然的。但是,历史的进化决不会容忍流氓当道时间过久,弱势群体也会用自己的能量来改变这样的尴尬,我们也有义务促之。
    2009年6月9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1022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