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幸福的悖论:不丹在改变世界还是被世界吞噬?/许知远
(博讯2009年06月23日发表)

    
     蒙古包形状的外观,铺著印花布的四脚木桌,黑窗棂,速溶的雀巢咖啡,金黄色的鬆糕,一个懒散的星期五的上午,Swiss Bakery中只有我一个客人,连女招待都进到巵房里休息了,时间近乎静止。手上的两份本地英文报纸Kuensel和Buhtan Observer已被翻来覆去的看过,只剩下招聘栏了。
     (博讯 boxun.com)

     隔窗而望,是本市最繁华的十字路口,这个国家唯一的交通岗亭谦逊的矗立在路中央,蓝色制服、身材瘦小的警察,挥舞著双臂,以充当红绿灯的作用,他的白手套总是乾乾淨淨,也总有两三隻狗,安心地睡在路中央,丝毫不理会来往的车辆,警察随时和过往的司机点头微笑,人人都彼此相识……
    
    
     这是廷布市,不丹国的首都。在历史进程中绝大部分时刻,没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这个喜马拉雅山中的国家,夹在辽阔的中国与印度之间,北部是茫茫雪山,南部是茂盛的丛林,只有七十万人口,分散在山谷和丛林之中。它的面积与瑞士相仿,但这里既不产钟表,也没有卢梭所讚扬的日内瓦精神。
    
     它建立于一九零七年,但一直到一九六一年仍是封闭的前现代国家,国王是最高统治者,佛教为普通人提供精神上的慰藉,人民耕种、放牧,自足和谐,正如詹姆斯·希尔顿描绘的神秘的香格里拉。「喜马拉雅的隐士之国」,它偶尔被人这样提及。
    
     一直到过去的十年里,它才赢得更多的外界注意。一九九九年,它承认了电视的合法化,引入了互联网,二零零八年举行了民主选举,成为君主立宪国家……对于很多人来说,它像是个突然进入现代世界的活化石。
    
     印度的肥皂剧、好莱坞电影会衝垮原来的宁静吗?新的城市建设会摧毁从前的家庭与社区感吗?交通拥挤、噪音、焦虑感、污染、高犯罪率,都会伴随著城市化而来吗?民主所带来的党派争吵会打破从前的和谐吗……当隐士之国敞开胸怀时,是不是所有昔日的神秘,都最终会烟消云散,它不过在重演每个社会变化的故事,只是在时段上滞后些。
    
     在很多方面,它仍如大多数旅行者描绘的那样神秘而富有魅力,像是这个被消费文化、经济利益主宰的世界的鲜明对比。在帕罗的山谷中,我看著涂著橙色龙的飞机摇摆著从绿色两山间穿过,像是一个大型的遥控玩具;穿著Gho(一种连身及膝短袍)、长袜、黑皮鞋的学生们下课了,他们拥挤在街头,夕阳正到来,把这些少年人裹在光晕中;
    
     寂静午后寺庙中喇嘛,他们抬手扬起红色袈裟,惊起的地面上灰色鸽子掠过高大的白牆;还有这里的人民,再没有见过比这里更友好的国民了,他们总是彬彬有礼,不用担心抢劫、盗窃,丢失的东西也能轻易的找回,你也可以随时推开知名学者、报纸出版人的办公室,和他长谈一个下午然后离去,他既不感到意外、又始终兴致盎然,他们自觉的抵制著现代世界的教条……
    
     但这种抵制能持续多久?这个国家正向世界宣扬它的理念----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它是对GNP(Gross National Productivity)的对抗。经济发展只是人类通向幸福的手段,而不应是目的。经济、环境、文化和政府治理,这四项的均衡发展,才会通向一个幸福的社会。
    
     当它的第四任国王Jigme Singye Wangchuck在七零年代末提出GNH时,世界正处于一个经济爆发的前夕,没有太多人倾听。但如今,世界被卷入另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GNH似乎引发了人们的真实兴趣,它能将我们从不可救药的物质迷恋中解放出来吗?
    
    
     这真是讽刺性的一刻,对于世界和不丹都是如此。前者准备从这个长期被忽略的小国中汲取智慧,看起来它已经在所谓的悤大、繁荣、进步中迷失了自身;而后者因长期拒绝西方的游戏规则而获取了平静和幸福,如今却准备用西方的规则来证明自己的幸福。不丹的研究机构用七十二个指数来构成GNH,每个调查者要花上六个小时,来完成那些没完没了、经常是不知该怎样回答的问题,最终证明自己的幸福值到底有多高。是不丹在改变世界,还是它不可避免的被前者的规则吞噬?
    
     昨夜,我在离交通岗亭不远的电影院看了一场不丹电影。不用说,一句对白我也听不懂。但是画面和情节,却不难猜测。一个传统与现代衝突的故事,一个英俊青年,最终抛弃了城市的繁华,去寻求他在乡村的淳朴爱情。电影的製作是粗劣的、表演也僵化的,但是一种单纯的尝试精神却瀰漫其中,而观垄的笑声和忧伤,都那麽真实可触。
    
     很多时刻它让我想起了一九八零年代初的中国电影和观垄们。这两个不同的时段、情况迥异的国家,都在睁开眼睛,努力去理解世界和自己,去接受各种涌来的衝突……
    
     纯真年代终将过去吗?我们希望不是。梁朝伟在不丹童话般的场景中迎娶了刘嘉玲,但所有婚姻中的摩擦和龃龉,它们总是随后而来。
    
     许知远,二零零零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现为《生活》杂志的联合出版人,也是《金融时报》中文网的专栏作家。他最近的一本书是《醒来》。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2316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