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邓玉娇案:打了折扣的公开审理/朱孝顶
(博讯2009年06月16日发表)

    
     2009年6月16日举国关注的邓玉娇案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结束。合议庭当庭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
     (博讯 boxun.com)

     邓玉娇案09年5月12日凌晨在新浪网上发布,笔者第一篇评论文章于同日中午十二点半前发表在博客中国上。因该案当时尚未经侦查机关侦查,案件法律真相更是无从得知。发表的目的的仅仅在于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仅仅在于通过舆论监督使这些刑事案件得到公正、合法地侦查,得到公正、合法地审判。
    
     而今该案一审已经尘埃落定,公正与否,全国网民自有定论。
    
     至今,我们应该可以看到该案的完整判决书,记者的报道对于公众了解案件审理情况相当必要。但遗憾地是,从该报道中,我们看不到该案审理究竟是公开审理还是不公开审理?下文仅从该报道出发作些推测: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
    
     邓玉娇刺死官员案,第一不涉及国家秘密,第二不涉及个人隐私。不涉及个人隐私这一结论依据在于巴东县公安侦察阶段就已经排除了“强奸”的可能性。既无强奸,当然不存在个人隐私问题。
    
     那么该案到底是公开审理还是秘密审理呢?
    
     先看一下《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任何公民包括与该案无关的法院工作人员和被告人的近亲属都不得旁听”。而该案的审理情况却是“据《财经》记者了解,巴东县法院一号法庭能容纳50余名旁听人员,但庭审仅有新华社、人民日报、湖北卫视、恩施电视台、长江巴东网等八家媒体被允许旁听”(以上资料来源于《财经网》巴东专稿,记者王和岩;如无特别注明下述引文同样来自该稿)。显然,既然有八家媒体被允许旁听,可知,此案不符合不公开审理的法定情形,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是,该案为公开审理。
    
     既为公开审理,何以其他媒体其他要求旁听的人员无法旁听?!
    
     我们得到巴东方面的解释是:“对其他媒体的旁听申请,巴东县有关当局以旁听证已经发放完毕为由婉拒”,“从早晨7时许,巴东县法院门口就开始有人群聚集。至庭审结束,大约有四五百人在法院外围观。巴东县有关部门特意在法院门口及街道两旁,布置了警力维持秩序”,“据旁听人员介绍,庭审于上午8时30分在巴东县法院第一法庭开始进行”。由此上午八点半开始的庭审,七点就开始聚集要求旁听的人群,不可谓不早,为什么这些人不能进去旁听?!
    
     公开审理是人类文明的表征,与之相对的是秘密审理,不公开审理或者没有审理直接宣判。不得不说,邓案毕竟没有“被某些人代表人民直接定罪直接处决”,这应该已经算是重大进步了。仅仅三十年前,大陆范围内“被某些人代表人民直接定罪直接处决”的惨案还比比皆是,广为流行的“样板戏”以及现在翻拍的“红色大剧” 仍然可以觅见痕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1621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