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间谍门”中,阿忆副教授把自己写进了反面教材
(博讯2009年06月16日发表)

    
    来源:中国青年报
     阿忆副教授把自己写进了反面教材杨禹 (博讯 boxun.com)

    
    方静“间谍门”正喧嚣尘上的某个下午,我与阿忆副教授在一个双人沙发上并肩坐了两个小时。阿忆的手机不停地闪烁,他说这都是正在奋力寻找他的媒体记者。在席间众友人“绝不外泄”的眼神承诺下,阿忆欲言又止、欲说还留地透露了一些“内部情况”,其信息含量控制在既能适当满足在座者好奇心、又不至于让大家一举辨清黑白的尺度上。
    
    副教授的神态还是从容的。我想他无非是把自己写进了自己的教材。这场“间谍门”的起承转合充满戏剧张力,并有望填补我国高等院校新闻传播学教材的空白。此前我对国内高校的新闻学教育一直不太看好。现在有了阿忆副教授这样的献身者,我的成见,怕是要改一改了。
    
    若干年来,“新闻无学”论,一直被其他学科的一些饱学之士挂在嘴边,泛着狗不理包子那般亦香亦臭的迷幻滋味。广大新闻学教育战线上的老教授、教授、副教授们,对此大为光火,却也无可奈何。我等躬身耕耘于一线的新闻人,更无闲暇与之辩驳,于是奉行小平同志“不争论”的思想,以及胡总书记“不折腾”的要求,埋头做事为先。你给我一包子,我掷还一馅饼,何其纷扰,不利团结。
    
    曾几何时,北有人大、南有复旦,祖国的新闻学教育也是你呼我应,立了不少学说,出了不少人才。后来电视兴起,新闻学教育的一线阵营里,又多了委身京东郊外的广院,虽不乏后起者的稚嫩,却也味道新鲜。这“2+1”的清爽格局延续了N年之后,那革命的火种,不知怎的,一夜间撒遍大江南北。各高校的新闻系、新闻学院,像被袁隆平施了魔法,噌噌地生长起来。且都于“新闻”二字之外,增加了“传播”的名头,茁壮而时髦。
    
    譬如阿忆博士,时下就是北大新闻传播学院的副教授。海淀镇南北,仅弹丸之地,就呈现人大、清华、北大三所新闻学院鼎足之势。不明就里的高三家长,定以为现在各新闻媒体,还辕门大开,广揽新闻传播专业的毕业生呢。
    
    山头与学问,不是同比增长的。我国新闻学教育的痼疾----学术与实践的脱节,过去尚能藏拙,现在则随山头的膨胀而膨胀,进而显现,进而漏洞百出。从事新闻学教育的一茬茬教授们,多数未曾在新闻一线经受历练。他们从课堂到课堂,无非是从面向黑板,转为背对黑板。他们对新闻学的概念与历史倒背如流,却说不清一份报纸如何走完流程,一个记者如何掌握平衡,以及如何把握新闻背后那些永远写不进教科书的种种。
    
    阿忆算是新闻教授里的另类了,多少有过些新闻实践。但仍属于浅尝辄止,略见皮毛。这些新兴的学院们,也多少网罗了一些一线人才,却受制于各大学为“教授”设立的门槛,新锐师资始终凤毛麟角,于事无补。风起云涌的立山头浪潮,更进一步透支了新闻学界有限的实践基因,其对师资的需求增长,最终被用于让更多的书本博士找到谋生的饭碗,而失去了调整教学与研究力量结构的契机。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1609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