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卫金桂:能写出中国信史的将是谁?
(博讯2009年06月12日发表)

    
    能写出中国信史的将是谁?
     卫金桂 (博讯 boxun.com)

    
    当代人不修当代史,或至少可以说,当代人修的当代史可信度差,因而极少被认可,已经成为公论,许多观点,充满着掩耳盗铃、此地无银三百两、捉襟见肘、甚至欺世盗名的荒谬。但后代写的,实在也没见好出多少,因为史学具有立言、传递、影射、比对,导向、褒贬等客观功能,于是,成活了的史书,便成为官方期许的样子。保障这种效果的达成,先是言论管制。
    
    自古及今,官方认可和允许流布的大史,从来就被阉割成衣冠楚楚的政治宦官,乏味、单调,用体例和思想的整齐划一,来掩蔽你死我活刀光剑影的血雨腥风;拿消毒水浸泡透的格调,将无耻和卑鄙定格在高尚的纪念碑和锦旗之上,再通过叫做教育的途径,强行植入人的脑海。官方史学中的许多所谓历史事实,就是历史笑话。官史的最后一道关口甚至是对史学没有基本了解的官衙领袖,这才是最后的大笑话,而这个大笑话,却被确定为官史编纂和出版史上的保留剧目。
    
    史书失实,还在于依据的史料失实。
    
    官史来自档案和会议记录、官方媒体等。除了部分没必要篡改的客观事实,史料的可信度,已经达到了跟相信鬼一样的程度。比鬼不如的是:鬼起码不会强势地逼人这样说而不许那样说;这样是对的那样是不对的;鬼也是不可能让你因言获罪丢掉饭碗的,大不了要你性命,或报应你,用灾难折腾你。言论人烧香磕头,破财免灾,鬼就会高抬贵手。而官方却不会如此心慈手软,其政统法统的重要性唯此为大,修史的挑战这个,就等于向自己的生命挑战,让你按什么说就得按什么说,否则——不想活了?
    
    历史发展到今天,虽然父母生给我们一张嘴巴,不知何故,总有人在无理更是无耻地剥夺它自由表达的权力;谎言更弥漫、更赤裸裸、更无耻、更卑鄙,甚至连说谎本身的动机都不作起码粉饰:我就要说谎,而且你必须跟着说,咋地?所以,官方史学和史书继续流氓化、垃圾化,变得隐隐绰绰,人没人样鬼没鬼样。但是,有一种人,将来能写出这个时代的信史,那就是网管。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哪些人被哪些原因戕害过;是什么理由导致了他们的出局;是什么部门在给他们指示;原因是什么;自己受到过什么样的威胁和处罚;一些事实发生过什么样的蜕变;哪些人应该被记入历史的光荣榜和耻辱簿……
    
    看夏业良教授被删除的所剩无几的帖子,有一个仅仅这么写道:“贴我自己的照片也不行吗?再贴一次,谁删谁做噩梦,并且会一直做下去......。”帖子内容仅仅一张照片,再无文字,想必被删过多次了。直到最后,学富五车的夏老师拿出了农村泼妇的“全家死光光”的恶搞把戏,网管才手下留情。
    
    这难道不是很经典、而且流传百世的生动史料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1211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