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屠杀20周年后,李鹏也快死了
(博讯2009年06月06日发表)

    六四屠杀20周年后,李鹏也快死了
    
     (博讯 boxun.com)

    傅芮岚评论文章:1989“六四”天安门屠杀20周年之际,除了中国大陆,全世界的主流媒体都纪念报道了这个当年震惊世界、引发苏东剧变、导致第三波民主浪潮的屠杀事件。20年来,在中共用军警、坦克、监狱和封锁审判着异议学生、知识分子之际,亿万的中国人则用心(悼念六四)、用脚(移民海外)、用行动对这个屠杀自己民众的政府,进行道义的审判。
    
    
    一个崛起中的强国,却拦不住滚滚海外移民潮;一个自信的政党,却心虚得用网络封杀人们的“六四”纪念。“六四”,这场民族的悲剧,仍然昭显着时代的意义;死难者们的在天之灵,仍然渴望着历史的公正;刽子手们的历史罪行,也亟待历史的最后审判,即便邓小平死了、杨尚昆死了,李鹏也快死了。
    
    “六四”的最后审判,将是对“六四”所有责任承担者的审判,它不仅包括了对胜利者屠夫邓李杨的历史审判,也包括了对失败者学生领袖和赵紫阳的责任追究。一场历史的惨剧、数千无辜的亡灵、几十年的政治停滞,是对六四全体责任人员审判的原因所在。
    
    “六四”20年纪念之际,寂静的中国之外,有一场别样的有关“六四”的审判,正在展开。根据美国之音的报道,淡出民运圈多年的“六四”学生领袖、原天安门总指挥柴玲,于2007年协同丈夫共有的公司Jenzabar以诽谤和侵犯商誉为名,向法院起诉影响世界的记录电影《天安门》制作方Long Bow Group,2008年8月美国法院撤销了诽谤案,但侵犯商标案仍在进行中。
    
    
    除了在美国法院打官司之外,双方也在互联网上展开了签名比赛,为此,柴玲从淡出海外民运多年之后,高调亮相开始纪念“六四”20周年,并在5月28日,由其前夫、原学生领袖封从德拟就一封《致纪录片《天安门》制片人卡玛 ·韩丁和理查德 · 戈登的公开信》,职责《天安门》电影制作方断章取义和史实错误,号召他人签名。目前所知的签名支持者主要来自于六四相关的15名学生领袖和政治异议者,但不包括最著名的学生领袖王丹、政治异议领袖魏京生。
    
    可是,在电影《天安门》制作方Long Bow Group的支持者名单中,则云集了来自于世界各国的大学教授、博士、记者、作家的签名者,以声援民主世界的基石---言论自由。为此,签名人之一撰写了文章《神化天安门运动是我们的心魔 ——我为何在《天安门》制作人的呼吁书上签名》,表明他对于“必须允许对天安门运动的反省”的立场。
    
    柴玲的这起官司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将在“六四”20年纪念期间和之后,继续发酵,引发人们进行深入思考:除了屠夫刽子手的罪行之外,那些不惜牺牲学生和民众姓名的学生领袖,将会如何受到历史的审判?如何看待“神化或圣化”六四天安门运动及其学生领袖?如何理解言论自由、以及言论自由之下对于“六四”学领的批评?
    
    柴玲在美国状告电影《天安门》的官司,无意间打开了“六四”最后审判的大门,自前国家副主席王震说过“杀20万人,保20年安定”这席屠夫言论之后,20年过去了,中国面临着变局,而“六四”的所有责任人也面临着历史审判。
    
    因为“六四”死难者的在天之灵,尚未瞑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0600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