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梁京: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博讯2009年06月03日发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二十年前,邓小平派军队和坦克冲入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对平民和学生大开杀戒,突破了现代文明的一切道德底线。二十年过去了,人们不禁会问,爲什麽这麽多年了正义还得不到伸张,平反六四还要等多少年? (博讯 boxun.com)

    
    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很难完全冷静和客观地看待这场悲剧,因爲六四不仅给所有中国人带来太大的心灵创伤,而且,中国社会至今仍在爲当年少数人的决定付出极大的代价。
    
    不过,毕竟越来越多的当事人和知情人,开始把真相告白于天下。他们对历史负责之举,让我们有机会更深刻地理解这场悲剧,理解我们这个多难民族的命运。
    
    除了赵紫阳的秘密录音,最近还有两个有关六四的重大文献,一个是当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之一封从德出版的《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另外一个就是前新华社新闻部主任张万舒在香港出版的《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一书。这些文献的作者尽最大努力,不用自己的道德立场来涂抹历史,从而给我们更多机会看到历史的真相,理解中国的历史逻辑。
    
    今天,尚有许多真相未被披露,我们恐怕永远也不可能得知,当年不同政治势力是如何策划于密室的,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六四的最大悲剧,就在于这样一个事实:极少数人的权力欲,就能够绑架整个中国社会,把无数人的生命和财富置于万劫不复的危险之中。赵紫阳的录音告诉我们,连邓小平的家人都认识到,他对学生上街的反应过了头,但是,邓小平不能认错,因爲认错就等于放弃权力。而封从德的“六四日记”则告诉我们,李禄,这个权力游戏的天才,是影响学生与邓小平进行“千年对决”的关键人物。
    
    一万年以后和一万年以前一样,还会有邓小平和李禄这样的人物,因此,仅从道义上谴责人的权力欲,对改变中国的命运无大帮助。赵紫阳认爲自己如果起而抗命,只能流更多的血,因而选择独善其身。真正该问的,是爲什麽中国社会更容易被少数人的权力欲所挟持?
    
    正如我的一位新朋友让我认识到的,早熟的中华帝国,从未给社会成熟的机会。而只有不成熟的社会,才会给权力欲如此荒唐的表现机会,才会让如此多的生命成爲如此少的人权力博弈的筹码。
    
    “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据说是中共太子党当时的口号,当然也完全可能是政敌的谣言。不管事实如何,这个口号不仅体现了当时邓小平的思维,更可悲的是,直到今天海内外仍有许多中国人相信这个逻辑。他们认爲没有当年邓小平的屠城,就没有今日中国的崛起。
    
    历史的逻辑果真如此吗?在我看来,真正救了中共,救了邓小平的,是海峡对面中共的难兄难弟和老对手国民党。作爲“2.28”事件的过来人,国民党最理解邓小平的难处,国民党治下的台湾人也最善于利用六四后中共的处境。六四后,正当西方资本全面从中国撤出时,王永庆不失时机地赢得了中共的信任。
    
    事实上,没有台湾和海外华人资本对沿海开放经济战略的支持,中国大陆经济不得不回到计划经济的死路,没有沿海对外经济带动中国经济复苏,邓小平的南巡无从谈起。
    
    不过,六四后的中共并没有像失去大陆的国民党那样,认真汲取教训。他们依然不给中国社会成熟的机会,江泽民迫害法论功,胡锦涛打压NGO,青年人的精神和思想自由在校园遭到全面阉割。因此,“六四”是比台湾“2.28”更具颠覆力的不定时炸弹。正因如此,中共绝不敢给六四平反。但问题是,拖之越久,爆炸的破坏力就越大。
    
    有意思的是,两岸政治关系的发展,揭示了二十年前难以想象的可能性。中国大陆社会危机和政治僵局的加剧,吸引了青年人对台湾政治民主的向往,中共越是硬顶不平反六四,国民党就越有可能成爲号召大陆新政治秩序的旗帜。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0310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