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邓玉娇爷爷代政府发出的第三份通报/严少雄
(博讯2009年05月31日发表)

    
    昨天,湖北主流媒体以《邓玉娇爷爷:“相信政府一定会依法处理此事”》为题刊发记者对邓玉娇爷爷的的采访报道。看了报道,我如鲠在喉,手握鼠标发呆了好一刻,心里只落得敬佩构造和谐的功力胜过降龙十八掌。
     (博讯 boxun.com)

    我不知道邓玉娇的爷爷的职业是农民、工人,还是政府官员、政法领导,我在网上搜索也没有找到答案。但是,《邓玉娇爷爷:“相信政府一定会依法处理此事”》的报道里,除了一句话是像邓玉娇爷爷说出来的话外,而其他的言语更像是当地政府发言人的话,又像是专业的政法干部在亲自办案。
    
    报道中透露邓玉娇爷爷个人信息只有一句话:老人年事已高,又患有心脏病。我们一起来品味“年事已高”的老人却极富时代气息的语言:
    
    邓正兰称,案发后,由于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了邓玉娇治疗抑郁症的药品,是家属方提出要将邓玉娇送恩施州优抚医院观察和鉴定。
    
    邓正兰表示,“警方当时答应了家属的请求,也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关心”。
    
    由此看来,以前媒体、网友质疑警方把邓玉娇送到精神病医院是冤屈了警方的“人道主义”,是邓玉娇的家属认为自己的女儿应该接受“精神病”鉴定,是邓玉娇的家人怀疑邓玉娇有精神病——在杀人案件后的焦急、烦乱中,邓玉娇的家属尚能厘清以精神病的缘由来减轻女儿的罪行,这要么是邓玉娇的家属是公检法,要么是受公检法高人的指点。令人惊喜的是,如果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是一个农民或工人,而且还是一个年事已高的农民或工人,那么我们惊喜:属于人权范围的“人道主义” 理念如今竟也形成“昔日王谢庭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局面了。
    
    对于网友质疑邓玉娇母亲为什么要解除与北京两位律师的委托合同,为什么是巴东政府来宣布邓玉娇母亲解除合同,邓正兰向记者表示:两个律师没有按照委托人的授权,在他们的职责范围内调查、搜集邓玉娇无罪、罪轻或免予刑事处罚的证据;而是虚构事实,把简单的案情复杂化了。邓正兰表示,去看守所探望时邓玉娇并未反映被强奸的情况,律师无根据的说法,没有恪守律师的职业道德。
    
    有几个人能说出邓正兰如此专业水准的话呢?精通律师专业的邓正兰爷爷难怪要解除律师的委托合同,邓正兰爷爷就是一个好律师吗!但是,北京两位律师即便是像玉娇爷爷所说“虚构事实,把简单案情复杂化”,那也是两位律师在千方百计救邓正兰的孙女玉娇,是在为玉娇进行无罪推定,爷爷怎么会指责自己孙女的救命人呢?更何况两位律师是千里迢迢的自愿援助啊!邓正兰与两位律师,你们到底谁是玉娇的至亲亲人呢?!邓正兰大义灭亲的义举已经胜过邓玉娇举刀抗暴的壮举了。什么是“简单案情”?没有强奸的简单案情就只能是故意杀人了,故意杀人的结果似乎与家属要求鉴定精神病的初衷一脉相承。一边有精神病,一边没有强奸,各得其所,相得益彰,和谐之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5/2009053115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